挑剔小姐吃货笔记,继单身日记之后,女人迷的第二个短篇单元!吃货,是谓爱吃有理,懂得品吃的人天性善良,盘点各路餐厅食谱与美食故事,食物是我们品味生活的途径!上一篇我们喝茶岁月静好,这一篇我们与六张犁的咖啡店苔毛短暂地互相拥有,想念起吉本芭娜娜。

“在成份极度浓稠的生命汤汁里面,不管多么粗糙或细致温柔的事物都同时发生。”——吉本芭娜娜

台北人慢慢地不喜欢待在家了,我们想要更广博自由的空间,行走的同时向往归途,于是台北成为新生的咖啡店丛林,百花齐放。我们在咖啡店聊天、读书、叙旧、工作,又或者什么也不做。

咖啡店做为家的延伸,人们在咖啡店先来后到抢下座位,木桌上放上茶、咖啡、甜食与电脑,宣示这是我的一方土地喔。我们要的从来不多,只是这么小的一个位置而已。

我想要的咖啡店空间,要不侵犯我又豢养我,不哗众取宠也不遗世独立,像吉本芭娜娜的字,黏附我既有的生活,苔毛是这样的地方。(同场加映:一定有你喜欢的,八间必去的台湾咖啡店

苔毛 Taimo:最奔放的是植物,最自由的是光线


photo credit: Jenny Lee

近来咖啡店变形比解释名词推出的速度更快,多数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定义咖啡店的风格,是工业风还是北欧风呢,对于苔毛来说,好像不这么重要。

位于六张犁巷弄里的苔毛 taimo,有城市少见的空旷前院,室内与室外的界线模糊,两层楼的空间,混凝的墙面和地板、木质桌、无色彩的空间里颜色最奔放的是植物,最自由的是光线。

人的重要性降低了,像空间里的造景。你舍不得喧哗,静看每个位置自转成一个宇宙。

苔毛的空间不逼人,留给人们占有空间的安全和自适,各自珍惜自己微小而忙碌的存在。


photo credit: Jenny Lee

“其实道路总是定好的,是由每天的呼吸、眼神、日复一日的岁月自然而然地决定了的。这绝非宿命论,于是才有了现在的我。”——吉本芭娜娜

从下午坐到晚上,我觉得自己像浅浅生根的树,苔毛的位置短暂地拥有过我,我短暂拥有过一杯模里西斯红茶与柠檬蛋糕,柔软过彼此,互不相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