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周末,张悬(焦安溥)出现在女巫祭现场,潮水箴言后她暂别舞台,离开“张悬”的名字后,她期待能回到“焦安溥”做她一直想做的声音实验。我们想念的张悬,因为念旧、因为情意,力挺女巫店回归。以焦安溥开启后张悬时代,无论你喊她焦安溥、张老板、张悬,她都只是自己而已。非偶像、也不是时代 ICON, 安溥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好的朋友。(你会喜欢:

我们喜欢像焦安溥这样的女子,就像深爱一个能让你成长的朋友一般。她自我察觉、也向环境发掘,她说改变很难,但我们不要再苟且于悲哀。太阳花学运期间,安溥因为直言不讳被媒体造神,她潇洒的对社会说,我现在说的每句话,请你们都思考质疑。

作为一个偶像,她是很失职的,不哗众取宠、不多举办大型演唱会。安溥曾在《A Book ISSUE》专访说:“我不赞成别人羡慕我,我只希望我的那些歌,可以陪伴他们变成一个可以发掘自己、喜欢自己的人。一个懂得喜欢自己的人,一定知道怎么爱别人。想要怎么被对待,也一定可以好好对待别人。”


(图片来源:来源

人生里最好不要有 Role Model,安溥不是偶像,她是安静而倔强的灵魂、她是谦卑哼歌给生活的人,把真诚的音乐献给时代,献给人生在世的孤独与迷茫。做一个自己也喜欢的人,是她对世界最厚重的祝福。关于安溥,你总是喜欢不完,漫漫长夜,除了有她的好歌,还有安溥谈起的那些话,那些她自嘲的废话连篇,是我们在迷路时的指南针。(你会喜欢:最好的,永远在路上!与自己不散不见的单身旅行歌单


(图片来源:来源

当我很低潮或是感到孤独的时候,我会明白说,其实我更靠近生命赤裸的那一面,这时我的心反而会平静下来。

焦安溥

在《LEZS》专访中,安溥谈着孤独,把一份孤独留给自己,才能在各自靠岸的时候,让蝴蝶纷飞。还有什么事,能比亲近自己更重要?孤独,更接近生命的核心意义,你与自己辩证、对话、和解。(推荐阅读:二十岁末的流浪:在城市间成为更加孤独却完整的人

这样喧嚣的日子里,好在我们都能保有完整的孤独。


(图片来源:来源

“找到肯定自己的方向或位置,用自己喜欢心安理得的态度去承受自己。”

写在〈Love,New Year〉后,安溥说这首歌送给对这个世界依然有盼望,只是不知道现在要去哪里的人。温柔承接自己的美好与丑恶,学会原谅迷失。因为你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听歌会流泪、想起往事会后悔,我们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世上,努力用心的去经历这个人生,别为难自己成为一个社会期盼你成为的人。你舒适的位置,只有你知道

“让泪掉下来,然后转头;把话说出口,我们错过 ,任好坏开花结果 。”——〈Love,New Year〉


(图片来源:来源

状态好的时候追求完美 ,状态不好的时候追求完整,这才是人生啊。

焦安溥

完美是追求一种好,完整是好与不好都要,更贴近“爱”的形状。人生的颠颇起伏,都成为独一无二的明朗或阴暗,她说:“人生岁月不论发生很好或很不好的东西,你可以感觉得到一个东西的极限,比如说极痛苦、极悲伤,或者是莫大的喜悦,这就是生而为人的福分。”

身而在世,可以为一个人专心流泪、欢笑,多麽可贵。


(图片来源:牡蛎音乐)

我的朋友曾告诉我,认识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抱希望地去爱他。后来我说,认识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抱任何希望地去爱一个人。包括你自己。

焦安溥

安溥的歌,我们在想爱的时候听、失去爱的勇气时候听,那是一首首真挚的情歌。不小心回首的一字一句、刷扣或旋律,让心情或眉头漫天铺地的舒展开来。

安溥的歌词里总是原谅、理解、慈悲。关于离开、悲伤、来不及的故事,她都带着笑意珍重再见。她心里那片海,温暖而宽厚。不抱希望的爱,是最谦卑的爱,在人来人往里,为爱上的人真诚奉献,即使有天必须真诚告别。(同场加映:经痛手记:《百日告别》身体爱过痛过的痕迹


(图片来源:来源

“年轻人太容易被社会恐吓,告诉你说想得美、不可能,但活越久的人越知道,好的事情本来就不容易做,所以那么多人才放弃,不是吗?”

成功的路上总是不拥挤,因为很少人能耐心地走。安溥一直被年轻人喜爱,她用我们懂得的语言说着:你可以不满、争取、抗争、挑战。如果有人告诉你,你太不一样、显得奇怪,你可以自信地告诉他,差异是美好的,我们永远都不用当同样一种人,这样我们才有机会感受不一样的彼此。


(图片来源:来源

“一件难忘的事,就像一个一辈子一定要爱的人一样。所以我们永远,永远把握住他。”

写在〈玫瑰色的你〉后,这首歌谈许多社会议题、对安溥来说相对是实验,能说出那些幽暗里的渺小,她珍惜这种弥足珍贵。想要改变倾斜的社会,不是优越批判,而是用更多更多爱,去包容不甚美好的肮脏。

安溥关心社会议题,她记得一次有个年轻人对她痛骂:“一个国民党高官的女儿什么都不懂。”从此,她对每个关注的议题都深入理解,社运激情过后,她没停止用功,花更多力气去理解社会结构的不健全。

记得安溥声音里的铿锵,我们所深爱的、纯粹坚韧的玫瑰色,每个人心底最干净热烈的一抹红。


(图片来源:来源

“不论你的假想敌是谁,或者这个世界要你和谁比较,在你尽力发光发热的一瞬间,你就只是你自己而已。”

谈起“做自己”,她认为这个文明社会,做自己很容易,社会能够负荷我们标新立异、染个发表示与众不同、穿着最吸精古怪的服装,那好像都是“做自己的”图像,她觉得最难的不是做自己:“做自己不是每个人勇气的问题 ,甚至不是个问题。‘愿意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才是最难的事。”

你愿意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善良的路上,你可以忍耐吗?你懂得孤独吗?你能看见并且承认自己所犯下的错吗,安溥用一首首歌,把思考权交回每个想成为自己的人身上。(推荐阅读:最好的爱,会让你成为自己的第一顺位


(图片来源:来源

青峰说:“跟我一起的时候,你总是会看到月亮,但你没有发现你就是月亮。 寂寞在黑空里开花的时候,当然,我深深需要你,淡淡收留你一辈子。 ” 
安溥说:“我是一只牡蛎,我有过想要和你在一起,但我知道应该永远都不要尝试去那样做。 我不能丢下我的壳,但你可以拥有我的被子,当你需要被温暖的时候。”

有人说,有一种友情叫张悬与青峰。

牡蛎就像我们无助的时候,我们有个内在小孩被藏进最不易触碰的地方,小小的,却充满不愿变质的骄傲。那是自恋的孤傲、也是柔软的自卑,用来抗拒这个世界,不要轻易的改变我们。

青峰与安溥,他们懂得彼此的骄傲与软弱,安静做对方想逃跑时的渡口。

写在女巫祭后,褪去旧的身份,焦安溥执拗走来、依然是我们熟悉的张老板,这样一位朋友,让我们懂得如何不卑不亢的活着,如何保有不被驯化的坚定与心的柔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