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是展望性别的一年,放眼望去更多名人为性别发声的这年,因为差异,所以我们才拥有与众不同的美好。

2015 年,美国 51 州通过同性婚姻法案,而后沸沸扬扬谈着堕胎、薪资平等、种族议题。身在台湾的我们,望梅止渴地庆祝多元成家,眼巴巴看着西方重视平权的大跃进。可是,台湾人从不妄自菲薄,我们没有停。金马 52 把电影产业女性弱势议题搬上典礼台、公众人物大方谈论出柜、阳光注记带来的一点曙光⋯⋯

性别已然是公众议题,爱的自由,是那些曾死在性别霸凌下的亡魂超渡社会、是那站在镁光灯下被猎奇批判的公众人物用真诚战斗。在《韦氏大字典》公布的 2015 年度代表字中,女性主义(Feminism)骄傲入榜,不只带着两性平权,更一同牵进同性恋、酷儿、种族议题。人权就是身份,在不明确的性别百科里,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拥抱“其他”的可能。2015,从一月到十二月都充满了性别的震撼宣言,与你分享十二个不能错过的性别时刻。

一月・手天使:每个人都该拥有情欲

“我常常做春梦。更怪的是,在我大部份的梦中,我不是身障者。从小到现在我一直被人触摸。我想我需要为了感受快乐而被触摸,而不只是为了生活起居。”—— 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病患 Laetitia Rebord


(图片来源:手天使

今年一月,《壹周刊》刊登了一篇报导〈善良正妹想帮残障人士打手枪〉,手天使议题在台热烈发酵。事实上 2013 年初台湾就出现“手天使”服务,免费协助重障人士满足欲望。至今他们仍遭遇许多现实困境——家长的不理解、法令的限制。

手天使服务备受争议,有人嘲讽从事性服务的志工,也有人深入讨论身障者与智能障碍者的“自主界线”,他们对自己的情欲可以掌控到什么程度?哪一条线会让人感觉被侵犯?台湾法令的不友善、公家社福团体的拒绝、父母的不愿理解都是身障者追求情欲的高墙。

生理不便,不表示社会有权剥夺他们的心灵空间。我们需要还给身障者更友善的人权环境,而非以保护之名剥夺讨论性的场域。情欲从来不肮脏,身障者应该拥有建立情欲讨论的管道与模式,或许,我们能因此更靠近理想的性别流动世界一步。(推荐阅读:

二月・派翠西亚艾奎特:女人,为自己而战

“致所有替这个国家生育的女性,所有纳税人与公民,我们已经为他人奋力争取过了平权。现在该是我们一劳永逸地拥有薪资平等,以及美国女性平权的时候。”

第 87 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结束,讲台上出现了一段让人惊艳的演说发表,来自《年少时代》的女配角——派翠西亚艾奎特(Patricia Arquette),说完这段得奖感言,梅姨起立鼓掌。

2015 年,派翠西亚艾奎特做了优秀的先锋示范,这份掌声给所有为自己拼搏的女人。女权不是潮流,不是跟着流行喊声,我们需要真正的落实,真正了解身为女人、其他弱势面临的社会处境。不只赞扬,更挺身而出!(推荐你看:

三月・国际女人日!艾玛华森:你应该要是女性主义者

艾玛华森:“女性主义不等于厌恶男性,这绝对是两回事。如果你相信性别平权,你就是个女性主义者。”

3/8 是国际女人节,联合国妇女署亲善大使 Emma Watson 在这一天于脸书直播谈论女性主义,与社群读者有了相当具时代意义的对谈。在 3/8 晚上的讨论中, Emma Watson 重申去年九月演讲的核心理念,清楚指出女性主义从不等于厌恶男性,举凡相信平等的人,都是女性主义者。(同场加映:

艾玛华森企图以更有社群力的方式接近群众,包括今年有人质疑艾玛华森的“白人女性主义”,她虚心受教并且继续努力。今年十一月她参与《马拉拉:改变世界的力量》现场直播,申论女权与人权议题。

我们向往的世界,男人与女人不因性别划界,我们同处于这个世界之上,都握有让世界更好的力量。Emma 呼吁更多人加入 HeforShe 行动,每个人都可以是身处环境里的性别行动大使。

四月・#FreeTheNipple:我的情欲与身体,干社会何事?

“追求‘真正女性的’情欲模式应该是去虚心认识每个具体的女人在真实生活中的情欲存活方式,以多元开拓的自我创造发明实验,向着不断重新定义的‘女性’前进;而不是充满焦虑,预设立场的检验排斥别人的情欲实践,自以为义的要求人人都像自己那样‘正确的’认识和体验情欲吧!”——《呼唤台湾新女性》 


图片来源:《Lady's 尖头们Free the Nipple》

今年四月冰岛一名 17 岁少女 Adda Smaradottir 为了对抗 facebook 审议机制所上传的上空照,遭到网路霸凌,照片被强迫下架,引来更多人不分男女的声援。他们上传自己的上空照,并标签 #FreeTheNipple 来表达性别平权。

有人讽刺“#FreeTheNipple ”追求的“像男人一样”这种女性情欲的表现是在模仿、学习、靠近男性欲望。女人从来没有真正要“像男人一样”,那是因为“像男人”俨然成为一种“自由”的图像。(同场加映:

“裸露”背后的结构,是男性凝视女体的观点、父权对性感尺度的拿捏修剪。如今我们不再做一个脱下衣服才知道你是谁的人,不再甘愿被动地被社会裹上层层糖衣。当我们争辩女星裸照外传、波卡与王大陆的屁股蛋,我们更想进一步思考的是在当代社会里作为一个女人代表的涵义是什么。

五月・叫我凯特琳!活过半辈子我终于成为自己

1976 夏季奥运,美国运动员 Bruce Jenner 夺下一面“男子”十项全能项目金牌,而2015年的现在,已经65岁的他,决定变性成为“她”。没想到这样的勇敢,竟然在风气自由的美国遭到不少冷嘲热讽。五月初的时候,美国诞生了一位全世界最有名的变性人——Caitlyn Jenner。

Caitlyn Jenner 的出现振奋了许多人的心,因为“两性”以外的其他可能,原来也可以如此被祝福。她宣布舍弃 Bruce Jenner 这个名字,拥抱 Caitlyn Jenner 的新身份,人们纷纷视他为跨性别族群的代言人。尽管 Caitlyn Jenner 近期谈论“真正的女人”备受争辩,我们依然肯定她的发声。(推荐阅读:

写在 Caitlyn Jenner 之后,社会真正需要的不是族群 Icon,而是社会如何想像性别,当“变性”成为性别认同显学,还有“不变性”的跨性别族群,需要每个人理解与拥抱。

六月・美国51州同志婚姻合法:相爱值得庆祝!

“他们的愿望,是想要脱离如诅咒一般孤寂终身的命运,不再被公民社会的传统制度排除在外。他们希望,在法律面前拥有平等的尊严。而宪法,同意他们拥有这样的权利。”——美国大法官 Anthony Kennedy 

2015 年 6 月 26 日,每个人都该记住这个日子,因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让这个看似平凡无奇的一天,成为历史性的一刻。欧巴马发表:“所有人生来平等。每份缓慢而坚定的努力,都可能换来如雷电般的正义。今日早上,最高法院作出了决定,婚姻是所有人共有的平等权利,无论他们是谁,以及他们爱谁。”欧巴马的语气平稳且坚定,道出二十一世纪性别平等的里程碑。

在那之前,蔡康永于中国节目谈出柜历程,一句“我们不是妖怪”引起震撼,背负镁光灯的非战之罪,他一路近十年孤独且矛盾地走,蔡康永的赤裸告白与美国宪法通过同性婚姻发生在接近的时间,脸书纷纷出现了彩虹大头贴,所有人庆祝着相爱。爱并不容易,因为难得我们更不退让人权应该拥有的相爱保障。(推荐你看:

七月・珊卓布拉克谢绝“年度最美女人”

珊卓布拉克:“当他们颁给我这项‘殊荣’时,我笑了,我想如果我可以颁这个奖项给谁,我心中的‘美丽’绝对会给那些总是无怨无悔照顾他人、努力工作的女人。”

美国杂志《People》的年度美女肯定一向是殊荣指标,50 岁的珊卓布拉克被《People》评为 2015 年“全世纪最美的女人”,她大力反击这项冠冕。珊卓布拉克谈论迷恋年轻、崇尚青春的媒体如何大肆对女星的年纪与外表公开发表评论、羞辱女性:“此类现象越演越烈像是公开狩猎季,猎物是女人。女人被攻击或批评不因为她是什么样的人,而全然因为她的长相以及年龄。这让我感到非常震撼。”

《People》选出的年度最美女人,珊卓布拉克耸耸肩说谢了、把美丽的定义规则还给我。她卸下《People》“授奖”的美丽,把美丽还给世界上每一个认真生活的女人。(同场加映:

八月・波多野结衣:AV 女优能不能做慈善?

波多野结衣:“只因为我是 AV 女优,就不能参加有善意的活动贡献社会吗?”

8/26 悠游卡公司找来日本 AV 女优波多野结衣行销悠游名人卡,分别以白衣露事业线及黑衣露背装扮呈现天使与恶魔版本,引来各界质疑“有违善良风俗”。波多野结衣的身影从男孩们在青春里细细珍藏的谜片成了弃如敝屣的“猥亵悠游卡”。(推荐阅读:

从“#FreeTheNipple”到“波多野结衣悠游卡”,我们申诉的不再是“猥亵画面”,更多人愿意“下海”站在所谓猥亵一方,勇敢的为情欲上诉。也让人重新思考:脱掉的衣服,为什么一定要穿回去?

波多野结衣事件带来我们对性工作者的思考,一:性工作者是不是一项专业?二:在性工作里面是不是还有阶级存在?但愿那一天很快来,性工作者的身体与良家妇女的身体可以不必再对立,女人能享受展现欲望的过程,懂得在性爱中拥有欢愉是深刻的、脱下衣服的我们是舒服自在的、观看谜片的我们不必躲藏在漫漫深夜了。​

九月・堕胎成为全球议题:女人的身体自主惹恼了谁?

今年六月美国维持德克萨斯州堕胎法的主要条款。2013 德州堕胎法实施后,诊所关掉一半。如果门诊手术中心的标准生效的话,在主要城市诊所将减至 8 家。九月堕胎维护者诉请美国最高法院重新审理德州堕胎限制条款的争议,他们认为制定这些规定的目地是让诊所停业,而不是真正为了保护妇女的健康。

九月中美国国会驳回堕胎资金法案、欧巴马与教宗公开批判堕胎同时,美国作家琳达在社群网站发起“#ShoutYourAbortion(说出你的堕胎经验)”活动。堕胎议题谈论的是“人身安全”与“心灵安全”。除了“选择与生命”的道德之争,或许我们更该关心女性生理缺陷所带来的弱势处境。(延伸阅读:

当#ShoutYourAbortion 沸沸扬扬地在网路上发烧,有人出面反弹“流产有什么好拿来说嘴?”,同时一群女人仍奋力抵制羞愧,他们发声,不只为了身体自主权,更为远方因不健全医疗体系牺牲的妇女、因强暴盛行而早婚早产的女孩、为尚未准备好成为一位母亲的她。

十月・珍妮佛劳伦斯:女人不必委屈,自己的权益自己挣

“之前,提到女性主义的议题时,我总是保持沈默,或甚少发声,不平等的情况不会有所改变,我不想再继续讨好,我的声音能够为这件事情上带来改变。”——珍妮佛劳伦斯

珍妮佛.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身为奥斯卡影后、好莱坞第一线女星,并且荣获今年富比士女星收入第一名,在 Sony Pictures 资料外泄后发现自己已经是众女星收入之首,但片酬仍比《瞒天大骗局》同片男星低,她出面申诉好莱坞同工不同酬议题,同为圈内好友的布莱德利库柏(Bradley Cooper)一齐发声。

尽管许多电影界大佬纷纷以“贪相”、“真是不可爱的小女孩”、“聊钱很不上道”批评小珍妮佛,但她一概接收“不可爱”,不再讨好,就是她争取性别自由的第一步。好莱坞高谈女性权益同时,看向今年金马 52 影后颁奖前的女力影片,舒淇、林嘉欣、张艾嘉、宋芸桦、赵涛为所有电影界女性工作人争取权益,共同期待一个女人更有参与感的世界。(延伸阅读:

性别平权不该再是假议题,美国主流票房数据显示我们世界的主流电影维度缺乏性别流动,除了女性薪资仍居弱势,在故事表现上仍以父权观点为主要文本。因为女星们的发声,每种音量都造成旧有体制或多或少的撼动,丢掉批判与标签,一同期待更友善的职场文化

十一月・两性产假之争:当马克·佐伯格请产假成为模范父亲

脸书执行长马克·佐伯格(Mark Zuckerberg)霸气向公司请了两个月的产假,写在奇摩执行长梅尔(Marissa Mayer)“节省产假”后,他对家庭的大器显得更有性别意识?这样的讨论在社群上争辩着“女人能不能更在乎工作”、“谁的决定更政治正确”。(延伸阅读:

当所有人都赞扬马克·佐伯格是新世代好男人,我们肯定他的决定,同时也想捍卫梅尔对工作的选择。女性执行长被高道德审视,她们要有游刃有余的手腕,强势但不能“吓跑男人”;要有领导人的企图心,但最好具备“女性的柔软”。产假该请多长?请长了被归罪女人职场弱势,请短了被家庭正义画叉。

做为一个新生儿的准父母,马克·佐伯格在性别平权的文化下尊重“父亲身份”值得赞许,不表示梅尔就该挨骂,相信若是马克·佐伯格只请一周产假,相信不会有任何人大肆责骂他。逃出模范母亲框架,我们该还给职场女人更多选择的自由。

十二月・杨雅晴:一起当一个自在快乐、坦荡荡的荡妇吧!

杨雅晴:“站在公领域,我刻意让自己以‘阴柔’的样子出现。我要让社会看到阴柔也可以,女人不见得要阳刚才有余地说话。我就是要穿洋装,要大红唇,我后来看录影,还懊悔怎么没拍到我的乳沟...”

十一月底,《百吻巴黎》作者杨雅晴在 TEDxNCCU 的现身说法,女人握有情欲为何会让社会如此焦虑?十二月开始,社群上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位“情欲女孩”。《百吻巴黎》是一部少女猎艳记,她拍下 100 张吻照记录巴黎的文化地景。

景框来到台湾,好多人为她辩解这是艺术而非情欲时,杨雅晴说:“我觉得很尴尬,好像我如果带着一丝情欲去亲这些人,我的作品就脏掉了,然后我这个人就脏掉了。但是,怎么可能没有情欲?”(推荐阅读:

镜头来到杨雅晴居所,十二月我们进行了杨雅晴的深度专访,过程看见她更像一道光谱温柔照进世界,绝非推翻道德的左派。有人推崇她是少女情欲教主,我们知道,她只是尽自己所能,诚实地拥抱与亲吻。

回望女人迷从一月走来十二月的性别议题,我们企图更爱更爱所有世上的存在。我们要坦荡的情欲表述、要更自在正义的工作场域、我们要自己决定自己能成为的模样、还决心要拥抱两性以外的广阔宇宙。在这个世界还没褪去老旧皮囊前,我们会更尽情挑逗。

也许有人告诉过你,我们无需谈论性别,性别从来是美国、德国等强权国家的事;甚至他们会说,在性别之前,台湾眼前还有居住正义、医疗、长照⋯⋯。关心一件事没有优劣,如果你听见有人这么说,你应该勇敢地告诉他:你错了。无时无刻,我们都为性别受困,男孩被要求经济能力,女孩被勒索生育能力;你的姐妹、母亲、女儿,都可能因为一时放过的性别讨论错过人生。

这个时代,你应该谈论性别,无关阶级无关身份,你谈论性别是因为你在乎世界、在乎人的本质——无论美国还是非洲都会发生的童婚、无论发展中国家或是先进国家都有层出不穷的强暴案,无论是女人、男人、酷儿,我们都有自己的生命课题。我们用性别的观点去温柔看穿、去凝视软弱、去理解差异。

如艾玛华森所说,世界需要你,你应该做一个女性主义者。让女性主义为性别多元领路,那是一个缤纷绽放的光景,每一个人,都能选择你想成为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