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乌地阿拉伯首次开放女性投票与参选,尽管登记投票女性只占一成,但不合时宜规定的松绑让整个世界朝向民主和提升女权又迈进了一步!接着,沙乌地阿拉伯还有更多性别议题需要面对。(推荐阅读:


多年来致力让沙国男女平等的女权人士法希,投完票后比出大大的赞。

沙国女性等最久

BBC、《美联社》、《半岛电台》综合报导,周六(12),沙乌地阿拉伯首次开放女性投票和参选,也为这个男女不平等的国家写下历史新页。在沙乌地阿拉伯,女性不能开车,在公众场合必须穿着全身的罩袍,当地也是全球最晚给女性投票权的国家。(同场加映:奈及利亚作家 Adichie:“我是女性主义者,因为我们值得一个更正义的世界”

而在这一次的地方选举中,总共有 978 名女性参选和 5,938 名男性同场竞争。根据官方调查,登记投票的女性大约有 13 万人,仍远远不及男性的 135 万人。而周一(14)选举结果出炉,总共有 20 名女性成功当选进入当地议会服务。

要找男性代打

回顾竞选期间,女性参选人不能在大庭广众下公开演讲,必须要有东西隔着才能发表政见,要不然就得请男性代表上台帮忙向大众拉票。大部分的女性参选人干脆在线上发表政见,利用社群媒体的力量发声。

男女都不准露脸

而沙国选举委员会为了让穿戴全脸面纱的女性参选人和男性站在同一起跑点,禁止男女参选人在传单、看板或网路上露脸,也不准上电视宣传自己的政见。

“这是新的一天”

周六(12),第一个登记投票的女性拉希德(Salma al-Rashed)在接受 BBC 访问时说:“投票的感觉真的很好。”、“改变不容易,但选举是保证我们真的被代表的方式。”

沙国女权人士法希(Hatoon al-Fassi)也来投下神圣的一票,地方政府也特别为女性设置了专属的投票所。法希说:“这是历史性的一刻,感谢老天我真的很享受。”法希为了这天的到来已经努力超过 10 年。

法希也提到多少名女性候选人当选不重要,她说:“我不担心数量,或是女性会不会赢。”、“我们能参与这样的程序才是真正重要的。”

同时,法希也在Twitter上发文写道:“这是新的一天,沙国女性的一天。”

另一名参与投票的女性哈里尔(Najla Harir)说:“我行使了我的投票权。我们对沙国女性光明的未来很乐观。”

外媒只报坏消息

在开票前,几名接受《半岛电台》访问的沙国妇女表示,她们很兴奋女性可以参政,也希望可以透过公共事务领导人的多元化得利。

一名女性参选人苏莱曼(Lama al-Sulaiman)说:“女性在这个社会上并没有不存在,在这里妇女是医生和工程师。”、“国际媒体有时报导偏狭,他们只报导坏新闻。我们有坏新闻,我们有缺点,每个公民也都在经历挑战,这些不应该被轻视,但认为一半的人口都在经历那些挑战也太可笑了。”(推荐阅读:年度影响力女人年历:小威廉斯、佩蒂史密斯、小野洋子

当不当选不重要  有投就值回票价

担任媒体顾问的苏莉门(Mona Abu Suliman)指出,即使女性在这次选举落败,光是经历这样的投票过程就值回票价了。她说:“在政策决定上承认女性的一票是迈向平等的一步。”

“有人认为女性投票和参选是迈向西化,他们不喜欢看到女性面向公众,但我不认为这些人是多数,大多数人不是中立就是接受女性参政。”

史上第三次选举

其实,不只女性投票和参政在沙国很少见,就连选举本身也很罕见。周六的地方选举是沙国立国以来第三次举行选举,而在 1965~2005 年这四十年间沙国一次也没有举行过选举。

已逝国王大改革

这次女性之所以能投票和参选和今年初去世的国王阿布杜拉(King Abdullah)有关,他宣布改革,指出女性证明了自己表达正确意见和建议的地位。他在世时更让 30名女性进入沙国最高谘询机构沙乌地阿拉伯协商会议(Shura Council)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