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打绿《故事未了》演唱会结束了,这一次没有萤光棒、没有舞台特效、没有舞者、没有特别来宾、没有点歌、没有安可,只有音乐。一起抛下对苏打绿的既往印象,迎接崭新的苏打绿。(推荐阅读:用流浪的姿态去爱与恨!苏打绿写给你的冬天音乐日记


(photo credit:环球华语粉丝书

我们习惯了每一次不理解的声音,但这才会是理解的开始;我们不害怕,非常乐见。有些崭新,来自自我破坏的勇气。-青峰

12 月 11 日-13 日,是苏打绿一连三天的《故事未了》台北小巨蛋演唱会。如同第十张专辑《冬 未了》破天荒到德国以 LIVE 全程录制般,早在演唱会开卖时,苏打绿就在网路上温柔提醒:“希望把你对苏打绿过往的印象、想像或成见都丢下。唯有放下,才能接受全新的苏打绿。”

事实上,这场演唱会不只是抛开苏打绿印象,更颠覆了大家对一般演唱会的想像。11 日那一晚,我体验一场没有萤光棒、没有特效机关、没有华丽五感体验、没有特别嘉宾,只有苏打绿与 60 人的德国交响乐团 GermanPops Orchestra 为歌迷演奏也演唱的纯粹音乐。

还处在意犹未尽时刻,第二天夜晚青峰就在网路上写下一段严肃的发言:“先谢谢每一个参与、鼓励我们的观众。不过很抱歉要来说些丑话。这两天,我们一直希望大家不要录音录影,事实上,这是本来就写在票上的规则,而我们这个社会,老是对规则太‘宽容’。”

三场演唱会在昨夜画下完美句点了,但苏打绿演唱会与青峰的发言效应,还在持续着。让我们一起回顾苏打绿演唱会带给我们的三个震撼教育,翻转那些习以为常的认知。(苏打绿青峰十句生命语录:清楚自己是谁,就不怕别人定义你

翻转演唱会印象:回归音乐本质,好的表演不需要装饰

准备进场时,小巨蛋外的萤幕没有任何讯息,走遍四处也看不见任何演唱会的相关看板。“好不像我们对演唱会一往该有的大肆宣传、声光效果的印象。”我和友人讨论着。这是第一次,演唱会没有人叫卖着萤光棒,我们也不需要再掏钱买让人分心、干扰人的物品。

这次演唱会,比照演奏会形式,分上下半场,中场休息 15 分钟。整场演唱会没有萤光棒挥舞、没有手拍的吵闹声,没有特别嘉宾的桥段、华丽出场与舞台特效,更没有舞者、点歌安可、惯例的青峰聊天时刻。或许对很多人来说,那是从没见过的苏打绿模样(可其实就连苏打绿自己也没见过这样的自己),更可能是观众从没体验过的演唱会模式。

但这何尝不是为将来的演唱会开启另一种可能?当我们选择把“附加”的一切做到极简,所有最好的都归还给了音乐,一场“没有多余”的表演,只要专注音乐,这样单一的力量简单却饱满深刻。


(photo credit:环球华语粉丝书

“他们一定没想到吧!来自那么遥远的乐团,竟然有那么多人等着听我们唱歌。”青峰话一说完,全场欢呼。也许这是第一次,台湾人展现高水平一面,没有冲上前的歌迷,青峰在台下、席间走来走去,没有人离开座位,只是坐定朝他微笑。一万三千人,一起享受三个小时的纯粹音乐,只用耳朵与眼睛,记住美好的片刻。

“能够这样做音乐,真的很幸福。”

谢幕时,苏打绿向观众深深鞠躬,青峰感性说完这句话。身旁的阿龚,一手包办乐曲里每一个音符的他早已泪流满面。这一场将德国交响乐团带回台湾的演唱会,非常任性,非常辛苦,可是非常幸福。跨界音乐家苏子茵:如果人生成长的只有薪水,就不会有活着的感觉

当美好就在眼前发生,“快速复制”也无法取代

当然,有些文化的形成不是一夕之间就能改变。不一样的模式,也产生碰撞期。尽管青峰笑着说:“刚刚有录音录影的人,请把它收好喔。”但对于多次屡劝不听还责怪工作人员的观众,他说了重话:

“还是有那么多人录音录影,完全对台上的人、对这些作品需要的尊重视若无睹、听若罔闻,今天甚至有很多工作人员,他们克尽己职,对于一些录音录影的人认真劝导,但是却遇到很多人,完全不予理会,被劝导时暂时放下,工作人员一走开又开始录音录影。当工作人员多次劝导,旁边的人还嫌工作人员烦⋯⋯我想温柔而坚定地对那些屡劝不听,还理所当然的‘复制者’说,如果这是你们的态度,你们真的跟苏打绿合不来,请你们以后别再来了,因为苏打绿需要的,是知音,不是花钱就觉得自己是大爷却完全不懂得尊重的观众。你们,同时羞辱了自己与我们的努力。”

那一晚,我偷偷观望四周,拿起手机相机的人是非常少数。我绝对相信没有要恶意复制或不顾着作权的观众、认为花钱就是大爷的人。录音录影的习惯,来自我们被科技绑架、纪录分享文化的养成吧。青峰话一出,引起许多歌迷的可爱反省:“录音后发现,怎么样也无法重现现场的好音质。”、“其实只是想与没能来到现场的人分享这一个难得的片刻”、“其实只是想要为自己保留一些回忆。”

青峰也隔日再度发言:“为什么希望大家放下相机呢?因为活生生的生命在你眼前上演时,却不用眼睛与内心去观看,而透过镜头的分心,实在太可惜了!我们也想看见你们的双眼,而不是被手机相机挡住真诚的眼神啊!”

这个世界存在着很多语言,但音乐却常是最直通人心的一种。

什么时候感受美好的事物,我们不再透过耳朵眼睛,而是手机与相机?这次的演唱会是一个很好的经验,就学习记住那一刻交会的眼神、记得当下渴望传进你耳朵与内心的声音,别再分神拿起任何科技产品,就让眼睛耳朵成为最好的记录器。(推荐给你:眼睛看到的风景最高清!荷兰博物馆提倡画画代替拍照


(photo credit:苏打绿官方粉丝页


(photo credit:环球华语粉丝书

十一年来每一步都是自己:做对的事,就走在最好的路上

“我们的初衷很简单,但要一直做到初衷不简单:做出自己真心想做的音乐,唱给任何真心想听的人听。”

《未了》歌词写道:“推着上山巨石,亲爱,薛西佛斯;不知道第几次,命运,被他坚持。”那是描写神话中的薛西佛斯努力推着石块,每一次向前,都是逼迫自己抵达无限,专注在推送巨石时的力与美。还有普罗米修斯因为看见人类生活的困顿,盗火给人类使用,却也因此触怒天神,被惩罚:让鹫鹰啄食他的肝脏,但每晚会长出新的肝脏,隔日再被啄食­。

“你的生活,有没有什么事,是冒着被啄食肝脏的后果,也想不顾一切去做的呢?有没有什么­状态,像是负着巨石,却乐于从其中找到美好呢?”苏打绿说,我们有,就是做音乐这件事。


(photo credit:苏打绿官方粉丝页

一连三天的演唱会,苏打绿为台湾带来另一种娱乐以外的可能;当人们说着音乐越来越难做了,音乐没有市场了,可也只有回归音乐价值本身,才能激发更大的火花;十一年来,苏打绿每一次都在推翻过去,毕竟我们一开始,就是被音乐吸引其中。

同时,也让我们知道,有些事值得坚持,就不要怕碰撞;愿意碰撞,就有可能带来改变。当你清楚自己是谁,清楚自己做什么、要什么,你就不怕任何事。无论你是不是身在现场的人、无论你是不是歌迷粉丝,我们都该练习突破自己,成为更好的人,并学习看见听见事物最纯粹的样子。蔡依林演唱会重读曾恺芯:你不会知道做自己需要多少勇气

“At the end of the day, it’s all about MUSIC.”

在这个乱哄哄、速食的时代里,我们期许有更多这样的演唱会,不热腾惹眼,而是守住初衷与本质发着静幽的光芒。


(photo credit:苏打绿官方粉丝页


(photo credit:环球华语粉丝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