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剧《伪装夫妇》讨论了日本的同志文化。许多人因害怕被社会打压隐瞒自我性向、背负家庭期待,娶个不爱的人,害了两人的人生。

文/陆希

最近我收到一位男性友人发来的讯息,问我过得如何,有没有遇到合适的伴侣。在得到了我否定的回答后,友人再次回覆道:“其实想想形婚也挺好的,两个人互不干涉,有自己独立的空间,还可以堵住‘那些人’的嘴。”

在这里我的男性友人已经对形婚的概念理解泛化了,没有仅仅停留在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结婚组成家庭这件事情上。形婚的英文是“Marriage of convenience’,如果从字面上翻译是“方便的婚姻”,男女双方为了达成某种目的而结为夫妻,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身份,而无实质内容。

最近日本电视台(NTV)在播出一部名叫《伪装夫妇》的电视剧,播出八集来的平均收视率超过 12%,属于中等偏上的收视水准。该剧讲述图书馆管理员嘉门寻(天海佑希饰)外表看上去总是笑容满面、稳重自持,作为“理想女性”形象被众人羡慕,实际上 45 岁还保持单身的她内里却是讨厌与人交往、毒舌金句不断的吐槽女王。

嘉门封闭自己内心的理由与大学时代真心倾慕却遭其被抛弃、实际上是一名Gay的恋人阳村超治(泽村一树饰)有关。多年后,因为阳村的母亲华苗(富司纯子饰)命在旦夕,嘉门接受了阳村的求婚,二人成为了同寝共食却貌合神离的“伪装夫妇”。(《伪装夫妇》百度百科,2015)

这部戏我看了几集,每一集都看完都会发出无奈的叹息。第一集中男主角欺骗母亲说女主角已经怀孕,这让身得绝症的母亲仿佛看到了活下去的动力。传统的家庭观念中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一定要成家,成家一定要生养下一代,这是为自己的家族延续香火,是对自己父母尽孝的方式。在社会当中虽然大家口口声声说着生育是一种权利,但大多数的人却把这项权利等同与义务。大家脑中“完整家庭”(父亲、母亲和孩子)的概念还是如此根深蒂固。(推荐阅读:

剧集向后进行,伪装夫妇和母亲因为是否要办婚礼而发生分歧。男女主角本来就不是因为爱情结合和的伴侣,而是形婚,所以自然对举办婚礼不感兴趣。这时候母亲跳出来反对,而反对的理由则是需要给女孩子一个交待。“难道你不想看到她穿上婚纱的最美丽的样子吗?”母亲的观点可以理解为,男人可以不要婚礼,但女人都渴望浪漫的婚礼。

母亲的观点再次让我们看到社会对于婚姻的建构是多么可怕和可笑。如果女性穿上婚纱的样子就是最美的,那么不结婚的女性岂不是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自己最美的时刻。这让我联想起“7-11单身教我的七件事”系列广告中有一个故事也是说,一个女生不结婚却自己去拍了一套婚纱照,说是要留住自己最美的样子。为什么不管是真的要结婚还是不要结婚,大家都把女性穿着婚纱的样子看作是最美的,为什么不是校服、工作服或者干脆是裸体?

因为大家把婚姻当作是女性的必修课,拥有一场浪漫的婚礼就是在必修课的第一堂就表现的很出彩。浪漫的婚礼会成为相爱的人美好的记忆,但是婚礼是否真的必需,女性身着婚纱的样子是否是最美的时刻,还有值得讨论的空间。(进一步阅读:将“伴侣关系”还给相爱:结婚不是爱情的唯一解答

在婚礼结束的时候,男主角的母亲向女主角含泪忏悔,说自己其实是装病,为的只是让年过不惑的儿子赶快成家,并且也想验证自己对于儿子究竟是不是 gay 的猜测。听到母亲的忏悔,观剧的我和女主角一样内心已经崩塌,母亲还恳请女主角不要将实情公布出来。

这番忏悔,使得这场形婚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悲剧,因为男女主角原本约定了在母亲过世后立刻离婚。母亲对于儿子性取向的不安可以理解,因为毕竟不是每个人的性别观念都已经开化到了可以接受同性恋的程度,但是母亲犯的错误可能是很多人也都会犯的,那就是认为会与异性结婚的人就不会是同性恋。在他们的眼里结婚成为了阻隔同性恋的一种有效手段。(推荐阅读:

电视剧还在连载,我却实在看不下去了。无奈的情绪让我甚至产生了悲伤。剧中的“伪装夫妇”都有这么多问题了,那么我们现实生活中的呢?

回应之前不止一次的男性友人向我询问形婚的意向,我开始思考“形婚”有没有伤害到人?如果有,又伤害了谁?我的答案是有。

因为形婚是一种妥协,一种被迫接受传统社会价值观念的行动。选择形婚,也许是有苦说不出,但依旧是认可了婚姻是一种完美的亲密关系状态,拥有了婚姻关系,一个人将会更加坦荡,甚至在社会生活中会少遇到障碍。社会能不能拆除条框?人们能不能坚持反抗?“伪装夫妇”制造的“表面的和平”并不是长久之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