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周,世界在讨论什么?上周我们追踪了赫芬顿邮报的热门议题:胖女孩给世界的告白,这周我们跟卫报一起看瑞典如何大力响应女性主义。奈及利亚女作家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的 TED 演讲“我们都该成为女性主义者”整理出书,呼吁创造“把人权还给女人”的文化,瑞典政府也立即宣布,每位 16 岁的瑞典孩子都将拥有一本 Adichie 的新书。(同场加映:六场 TED 演讲让你成为更不一样的自己

“2003年,我写下着作 Purple Hibiscus,当我在奈及利亚推广小说时,有位男性记者走向我,他劝告我,‘你最好不要说你是女性主义者,因为女性主义者都很忧郁,因为他们没有人要。’好,所以我决定自称,‘快乐的女性主义者。接着,另一个奈及利亚女学者说,女性主义非但不是我们的文化,也跟非洲无关。我之所以自称女性主义者,是因为我被‘西化’了。好,既然女性主义不‘非洲’,我决定自称‘快乐的非洲女性主义者’。”

她是奈及利亚旅美作家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她的 TED 演讲“我们都该做女性主义者 " we shall all be feminists"”,在 2013 年获得许多回响,她诚实刻画女性主义者背负的所有“政治正确”,我们总得再三澄清我们并不讨厌男人,我们也擦唇彩,也看言情小说。

Adichie 同时提出性别政治的矛盾现况,女性主义总染上“夺权”的污名,但女性主义的精神已经存在已久,我们之所以抗争不仅只是为了受压迫的女性权益,更是为了见证更好的平等世界。(推荐阅读:女性主义老是要求特权?当女性主义成为负面标签

“性别,从不是轻易的话题。谈及性别,可能让人不舒服,甚至感到厌恶。其实男人与女人都在极力避谈性别议题,或假装性别议题并不存在。想到要改变既有的运行架构,从不是一件舒服的事。许多人问我,为什么用‘女性主义’这个词汇?为什么不直接说我们相信人权就好了?对我来说,这样的论述是不诚实的。女性主义,当然是人权的一部分,但若我们用模棱两可的人权去涵盖现况,我们会忽略特定的性别问题。我们会假装无视女性这几年来被屏弃在外的性别现况。”

“许多男人觉得‘女性主义’的存在是威胁。我猜,这样的想法源于男孩被养育的过程中,他们被反覆教导‘男人该是什么样子’,而当‘女性主义’出现,他们觉得男人握有的东西正受到威胁。”

“人并不受限于文化,人创造文化。如果把人权还给女人,还不是我们的文化,那我们应该创造这样的文化。”

“我的外祖母,是个女性主义者。她从他不想嫁的男人逃跑,并且选择自己爱的男人。每当她感到自己因为‘身为女人’而权益受损时,她拒绝或大声抗议,那时还没有‘女性主义’这个词汇,但不代表她不是。”

“我对女性主义的定义是,无论你是男是女,你意识到‘这世界有许多性别问题,而我们必须着手处理’。所有人,不分男女,我们都可以做得更好。”(推荐阅读:“如果你相信平等,你就是女性主义者”艾马华森十句精彩的性别宣言

那已是 2013 年 4 月 12 日,Chimanmanda Ngozi Adichie 的演讲,让生活中反覆经历的性别痛痒成了关注焦点,我们不见得要熟记女性主义经典才能成为女性主义者,我们眼见某些性别现况皱起眉头,于是卷起袖子不再愿意忍气吞声,那一刻,我们都是女性主义者了。(推荐给你:拥抱女性主义的乔瑟夫高登里维:“别让性别定义我们是谁”

至今,Adichie 的演讲已累积两百万次浏览人次,今年 Adichie 的同名新书 We Should All Be Femminist 也在 12/1 出版,透过书写身为非洲女人的个人经历,对性别政治与性别权力架构提出反思,Adichie 呼吁全球共同为女性主义展开行动。

常年关注性别议题的瑞典首先响应,透过出版社与妇女组织串联协力,瑞典政府宣布,每位十六岁的瑞典孩子,都能拿到一本“我们都该成为女性主义者”新书。目前已有超过十万册发放,瑞典妇女署也计画将书籍纳入未来课纲的讨论范畴。

“当我十六岁时,我压跟不知道‘女性主义’是什么意思。”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说,“不过,当时我已开始实践‘女性主义’的精神了。” Adichie 得知瑞典响应后笑着说。“对我来说,女性主义关乎正义。我是女性主义者,因为我们值得活在更公平的社会。我是女性主义者,因为我要活在不因性别而受限我所做所为的世界。我想活在男人与女人都更快乐的世界,我们都不再受限于性别的框架。我想活在男女真正平等的世界,为此,我是女性主义者。”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的演讲至今仍给我们许多力量,我们这一两年眼见性别框架时有松动,性别教条从不理所当然,性别的进展是 Sheryl Sandberg 的那一句“如果你不怕,你会怎么做?”;是世界女性领导人逐年上升的比例;是好莱坞检讨男女薪资不平等为何成为常态,也是 #FreeTheNipple 掀起衣服后,终于被看见的女性情欲。(推荐给你:争取的不只是上空权!#FreeTheNipple 不能避谈的“欲望”议题

性别的进展是一条所有人都该参与的长河,为此,很骄傲地说,我们都是女性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