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崇尚“美”的时代,也是让人对于美丽定义不知所措的时代。怎么样叫做美?是不是一定得要白肤、大眼、细腰?曾参加亚洲超级名模生死斗的模特儿 Natalie Pickles 以自身经历出发,在竞争激烈的模特儿产业里重新思考美,Natalie Pickles 说“我选择相信自己”。(同场加映:女人,你可以定义自己的美

那一年,我总算豁出去做了一件我想做的事,报名了知名 Next Top Model 由超模 Tyra banks 创办的模特儿竞赛节目。我参加的是亚洲版本" Asia's Next Top Model" 代表台湾与12个亚洲国家争取头衔。

当初很紧张,我没有跟任何人讲,想说中的机率应该不高,再加上因为混血的关系,我的脸根本是西方脸孔,他们可能不会接受“我是台湾人”的事实。犹豫很久后, 我想就放手一搏吧!如果我再不做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我上网报名,制作自我介绍影片,接受 Skype 面试及考试,后来收到了一张电子机票要我隔天飞去新加坡现场试镜。整个过程实在很刺激,结果没想到我真的被选中了。(同场加映:

当上亚洲超级名模生死斗其中之一参赛模特儿的我,在一次公开场合被问:“请问入选这个节目的标准是什么?妳认为为什么你会被选上当台湾代表呢?”我相信好多人都有这个疑问, 世界上这么多的漂亮模特儿,为什么是我?当时的我很老实的回了:“或许是运气吧!”

我不认为是因为我够高,够瘦,够像典型模特儿所以被选中。则是因为我选择相信自己, 在对的时间,对的地方,碰到对的人得到了这个机会。

曾经我只想变得更瘦,现在我只想更懂自己

在学生时代的时候,我对模特儿界完全不了解, 一心想尝试看看这个圈子。 

大家常常会跟我说:“妳是混血儿,要当模特儿该很简单吧?”但当时的我很没自信,我的体重达到了65公斤,经常被笑“你好大只喔!”我不觉得自己胖,但当同学们跟我说:“你要是瘦一点,应该会比较好看。”我就觉得自己应该要瘦。我被笑过经典萝卜腿,没腰围,再加上皮肤不好被比喻成红豆冰棒。(推荐阅读:

当初,真的满羡慕那些瘦小皮肤又好的女同学们 。 看着杂志上的 Models 想着如果自己也能跟她们ㄧ样有多好?觉得每一位都散发着无比自信的笑容真的好美,就像个女神。当时我不认为自己可以变成她们,但我认定只要可以瘦下来或许就能变得更接近这些被大家赞许的女孩们。

法国化妆师对我说:“你应该去拉皮”

有一年,朋友介绍了一个很厉害的化妆师给我,这位化妆师去过法国,刚好在帮一位法国来的摄影师找 model增加作品集。 拍照的时候这位化妆师和她摄影师跟我说如果我想要成为一位成功的模特儿,那我不但需要减肥还要整一下脸。

说完后,化妆师马上拿了胶带把我脸的两侧贴了上去往上拉,她说:“妳看,这样好看多了!妳真的可以考虑去拉一下皮,这样眼神更有力!”我看着镜子反射着贴着胶带的自己,心理迟疑着“自己真的不够好吗?有差到需要去拉皮整形的地步吗?”虽然不想在意她的话,但还是觉得心情很差。

后来有一阵子好执着要改变自己,并不是因为自己“想要”而是认为“需要”。 人是会受旁人的观感影响的,尤其当我们还年轻的时候,对未来有所疑惑,时常怀疑自己不够好,听信他人的话 。(推荐给你:

但我很庆幸自己没有照那两位大师的意见去做,要满足所有人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何必跟自己过意不去呢?我也不想这么的看不起自己,内心的我不断的跟自己打气,叫自己要更爱自己,要拿出更多自信来。

这是我的人生,何必满足所有人?

我相信每个人的人生当中都有被嫌过,无论妳是太胖太瘦或太黑太白等。模特儿界里更是变本加厉,第一次见面的人就可以不客气地去嫌妳。这种被要求改变的事,连国际名模也不例外。

但审美观是会变的,每年的流行也都不太一样,妳为了赶时潮逼自己,以为会快乐反而却糟蹋自己。然而,残酷事实的后面是妳今天就算变成妳认为模特儿该有的样子,也没人能保证妳会成功。所以我真心认为开心的做自己就好。除非是妳想要改变,不然不要为了别人而变。(同场思索:

大家应该都听过“有自信的女人最美”这一句话,但妳认为要如何才能更有自信呢?随着年龄经验的成长,我领悟到了自信是要从内在来做改变的。一个没有自信的人不管外表如何改变,都还是会认为自己有部分比不上人家。(推荐阅读:

一个有自信的人懂得对自己好一点。 当妳懂得爱自己, 就会觉得自己变得更美,心情也会快乐。自然旁人就会感受到那充满光彩的自信,照亮着妳美丽的笑容。所以千万不要认为自己不够好, 没有人是完美的 。

一位出色的模特儿并非有那虚幻梦想的23寸小蛮腰与九头身,但她拥有了那份令人佩服,相信自己是最好的自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