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友软体的盛行与现代人对于关系的定义,全盘改变了我们如何看待暧昧、交往与出轨。身在个人主义旗帜大张的年代,你认为交往之后,我们还有透过交友软体交友的权益吗?作者 Jeffrey 提出另一种观点,或许我们不该在忽视“欲望”在关系里扮演的角色,欲望不用被妖魔化或干净化,而该一起承担。(推荐思考:

这个时代的交往关系


来自新加坡的交友软体(图片来源:《Paktor拍拖》脸书

“你可以接受在一起后,另一半还在用交友软体吗?”
“我会叫他删掉吧!无法忍受继续用耶!”

无论是异性恋或同性恋,越来越多人通过交友软体认识朋友,单身的、交往中的、冒充单身的,有些人想在交友软体上终结单身、有些人不避讳的将交友软体当作约炮神器,只求一晚或多晚不谈感情的温存。在这个数位时代里,即便不是高富帅、白富美,靠美图秀秀或天天P图也能一键轻松变帅变美变上相,在交友软体里被关注。

因为担心另一半又遇见更多“潜在交往对象(或潜在性伴侣)”,许多人无法忍受在正式交往关系里交友软体出现在另一半的手机里,彷佛这样就是“不忠”、“出轨”,某些人更因此主张要“适时检查另一半手机”,还说“如果他还爱你,他就会配合你”。说到这里,很多人可能已经心有戚戚(不论你是去检查另一半手机的,或是偷偷用交友软体的那个),但先别急着替别人贴上不忠标签或为自己的行为解释,我们不妨先重新思考在交往关系里什么是不忠/背叛/出轨。(推荐阅读:交往中但保有交友空间?从音乐、电影谈开放式关系

为什么“忠贞”?

Esther Perel 在 TED 的演讲《重新思考不忠:给所有爱过的人》给我们对“现代社会的不忠(背叛)”一个很好的思考起点:看色情影片、使用交友软体或网站、跟别人传咸湿讯息,另一半有哪些行为会让我们觉得自己被背叛?每个人答案可能不大相同,但如果这些行为都被视为不忠贞,那可能这个社会大多数人其实并不是我们想像中的那么“道德”,与其“幻想另一半纯真”或“假装自己清纯”,我们可以想想为什么“忠贞”重要?

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谈,婚姻制度在不同文化里有不同的社会意义。婚姻可能牵涉财产、政治力量的所有权与继承权、亲子关系的认可等,基于这些差异并维系社会稳定,而发展出独特的婚姻制度。一夫一妻制(monogamy)事实上和爱情不见得有太大关系,而是男人靠女性的忠贞,确保后代确为己出、确保由他的孩子继承遗产。

然而,婚姻的社会意义是一直在改变的,社会越来越在意个人的经济、身体和思想的自主性,婚姻-爱情-性-家庭,逐渐发展出更多元的可能。许多人大概认同“过去,我们结婚,并且在婚后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现在,我们结婚,然后停止和其他人发生性行为。”婚姻在现代社会,是单一性伴侣(忠贞)的承诺,是以爱情为基础,为未来幸福快乐做担保的仪式。(推荐阅读:看不见的背叛

现代人为何不忠?另一半用交友软体是背叛自己吗?

我们都想得到童话故事里王子与公主的幸福快乐,害怕打破这个幸福的原型就要孤老终生。童话故事的爱情是忠贞的、故事里也没有告诉过我们开放式关系会幸福。但同时,我们显然也知道童话毕竟不是现实,这个幸福原型不大存在于现代社会,我们太害怕那些“潜在对象”,另一半用交友软体就无法忍受、指责对方不忠、为对方贴上“心灵空虚”、“玩咖”、“不值得爱”、“骑驴找马”的标签,事实真的只能如此吗?

现代的不忠,并不是因为这个时代有更多欲望,而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更认为人需要实现自我渴望事物的时代,我们值得满足个人欲望而过得更快乐。过去,我们因为不开心而离婚;而现在,我们离婚是为了追求更快乐的生活。过去,离婚是羞耻的;而现在,如果我们可以选择离开、可以过得更好却选择留下,则同样被认为是羞耻的。如果骑驴找马确实让自己过得更好、更快乐,那么我们仍然只能骑着驴子吗?(如果你觉得这样“很不道德”,那别忘了我们其实对不同社会位置的人有着不同的道德期待,我们的道德观是弹性的,例如对20和30的女人。)(推荐思考:《追婚日记》三十课题:爱情、婚姻、事业面前,我们能做自己吗?)


(比较林依晨二部电影可以理解社会对女人道德期待的差异)

有人可能会问:“另一半已经这么好了,为什么还要去认识别人?”但一段完美的关系,是对方提供我们需要的一切?或是让我们随时心系对方吗?假设一段再好的关系,仍然有它欠缺的东西呢?与其指责用交友软体不忠、只是想“讨拍”,其实更要去正视的,是个人的欲望/渴望。因为这里的“不忠”对你而言是背叛行为,但同时表达另一半的渴望和失去──一种欲望的表达,无论是追求新奇、自由、自主、性。

共同正视欲望:建立诚实与信任关系,并放下清纯的童话想像

许多被另一半“抓包”用交友软体的人,或许会对另一半觉得内疚,但可能不见认为自己“使用交友软体”是有罪的──我们对“不贞”的标准不大相同。

即便有另一半,我们还是会渴望获得注意、渴望变得独一无二、渴望感到自己是重要的,这类“渴望/欲望”甚至比起“性”在“背叛”里更为重要,我们不见得因为想跟另一个人上床而去认识别人,而是我们可能不大容易让同一个伴侣一直需要自己、甚至两人可能会对彼此厌烦,但在不忠的关系里的暧昧空间里,却能让人的欲望得到某种程度上的满足。

“说这么多都只是为背叛的人讲话啦!”可能有人是这么想的,但若社会的“道德价值”让社会“去欲望”了,那么使用交友软体也不会被视为是感情里的背叛,而让“欲望”在开放和信任的关系里被共同面对,或许不失为另一种选择。

不需要“清纯化”交友软体、也不需要在自我介绍栏位标记“希望找到一个愿意跟我一起删除软体的另一半”,更不需要对欲望恐惧或试图将欲望用清纯包装。如果害怕失去,又无法放下欲望,何不二人共同面对“不忠”呢?(推荐给你:从影集看人生, 爱情里是否必定有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