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1 日,是世界爱滋病日,台湾感染爱滋人数今年预估将达到史上第 3 高,爱滋病再也不是遥远议题,更可能发生在我们亲密朋友的身上。一起看看三个爱滋病例,让我们以人权为念消弭爱滋污名歧视。(推荐阅读:

12 月 1 日是世界爱滋病日,台湾感染爱滋人数今年预估将达到史上第 3 高,爱滋不再是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议题,而是许多人活着必须面对的难。爱滋病从广受歧视到喊着“零新增、零死亡、零歧视”的口号,走向平等还望着长长的路途,看看以下三个爱滋病患的故事,让我们多一份理解与宽容,世界就少一些孤独。

一、他不是怪物,他是我曾爱过的人

拍过《华尔街》、《机飞总动员》、《惊声尖笑》系列电影的 50 岁好莱坞男星查理辛(Charlie Sheen)今年十一月在电视上坦承自己被诊断出爱滋病毒,他因为染上爱滋曾被多次勒索,于是决定要亲自向大众说出来:“今天,我把自己从这个牢笼中释放出来。”消息一出许多谣传指出查理辛明知染上爱滋却故意不告诉性伴侣。他的坦承为他带来更多灾难,曾是好莱坞花花公子的查理辛在舆论中受到了最难堪的谴责,他过往的私生活被全盘托出。(延伸阅读:公众人物被撕开的私生活:私密照外流是性别暴力,不是丑闻

之后他的前女友娜塔莉肯莉(Natalie Kenly )跳出护航:“他不是怪物,他为人善良且十分懂得照顾他人,我并不觉得他会在知情(爱滋带原)的情况下让另一半卷进这种风险。”

查理辛表示公开自己的爱滋身份,是希望消除多数对少数的霸凌歧视,也许他的力量很渺小,但总要有人开口去说。查理辛只是全美一百万爱滋感染人数的其一,这一百万人几乎无声地生活着,他们被视为怪物,避之唯恐不及,然而,他们也都深深地被爱过。(推荐阅读:蔡康永谈演艺圈出柜的孤独:“我得努力证明,我们并不是妖怪”

二、爱滋第一村:活下去比名声重要

中国河南省有个文楼村,在 20 多年前因大规模卖血的交叉感染,成为大陆爱滋病感染人数最密集的地区之一,人们称它“爱滋病第一村”。当时中国偏远贫困的中原地区农村,成了便宜血浆的采集地,一人一针、快速兑现,不安全的卫生程序以致针头感染,让当时文楼村 3211 名村民中,被检测出的爱滋病携带者 678 人。

一位居民说:“爱滋病第一村的名声不好听,但活下去比名声重要。”

现在文楼村有幸存者一百余,他们带着十几二十年的病史蹒跚地活,安静在中国广袤土地的一隅呼吸,不敢惊扰谁。没钱了不能去大医院,就在镇上的小诊所挨着;没人敢踏进这村,居民甚至痛心把孩子敢出家乡。一位村民对孩子说:“你可以永远不回来了,也别告诉你身边的人你是文楼的,在外面找个媳妇好好生活吧。”(推荐阅读:以“爱”为名的排斥:没有爱,我们就无法对人好吗?

我们的世界存在这样一个地方,医生被困在农村里,顶着爱滋病污名活,他们彷佛错在穷,错在为了孩子冬天的棉袄,用血换取五十块钱的那一天。

三、不被爱的遗孤:爱滋宝宝

台湾关爱之家 30 年来安置超过上千位爱滋感染者,今年八月许多网友转贴分享“关爱之家文山育幼院 300 多名孤儿缺乏物资”消息,这个月该里里长向柯文哲提案建议将关爱之家迁走,以解决里民心理恐慌。关爱之家为非营利组织,收容多数为遭配偶感染爱滋的新住民、爱滋宝宝,因怀孕或罹病被解雇的外籍移工、无国籍儿童,这群被台湾弃养的遗孤被拒在法律之外。

“爱不能单独存在,它的本身毫无意义,爱必须行动,而行动就是服务。”——德雷莎修女

不仅台湾,全球约有 1500 万名爱滋遗孤,平均每一分钟就有一名儿童因爱滋病死亡,少于 5% 的爱滋儿童可接受医疗照护。不被关爱的关爱之家顶着爱滋污名,即便喊着零歧视,但许多人处理爱滋议题的能力还是只停留在恐惧与恐吓。我们必经的健康教育课本从来没教导真正认识爱滋,只有胁迫青少年远离“性”;对爱滋病患社会也还只是“同情”而非“同理”,于是又把爱滋病患者推向一个更边缘的弱势。(推荐阅读:以“爱”为名的排斥:没有爱,我们就无法对人好吗?

爱滋不只是医疗问题,更是人权议题

世界对爱滋病患的歧视与污名不胜枚举,以法律制度拒绝爱滋病患,譬如台湾对爱滋孩童领养法令的缺失、同志捐血禁令。爱滋是病,不是罪,爱滋病复杂的法律与人权的议题,牵涉病患在经济、家庭、就业的基本生存能力。我们面对爱滋的方式不能只停留在医学出发的“防堵”,其中介入爱滋病患一生的是幸存其后,世界是否能打造更友善的生存空间。

台大医院感染科主治医师谢思民表示:“HIV 感染已经如同高血压一般,是可以用药物控制的慢性病,不再是 20 世纪黑死病;患者只要定期服药,也可以跟你一样追寻梦想、活得很健康、有很好的成就。”

恐惧爱滋从来与道德无关,我们缺乏接受相关知识的途径,自古让爱滋推罪于同性恋者原罪、滥交者天谴说。活在 21 世纪的今天,社会还能集体狩猎爱滋病患无疑是将人权放至最底层。让道德就归道德,疾病归疾病,一个病患,仍然享有生命的所有基本权利,他应该欢笑、忧愁、可以感受阳光,如你我一般。

【爱滋科学】你一定要知道的五件事

(资料来源:爱滋感染者权益促进会

一、HIV 病毒的传染途径共有三种

(1) 不安全的性行为:与爱滋病毒感染者进行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性行为是目前最主要的感染途径,体液的交换和性器官的直接接触是其中的要素。
(2)输血、共用针头和针筒:输入感染爱滋病毒的血液,或是与感染者共用针头、针筒时,病毒直接进入人体就有感染的机会了。
(3)母子垂直感染:也就是感染爱滋病毒的母亲,在怀孕、分娩和哺乳时,将病毒传染给婴儿,因此和所谓的遗传是不一样的。

二、高危险群没有特定族群

一般人误以为同性恋者、性工作者、静脉药物注射者等是爱滋病毒感染的高危险群,这是错误的。因为任何人只要从事可能造成传染的危险行为,即有可能感染,并不仅仅局限哪些族群。请记得,只有危险行为,没有危险族群!

三、亲密接触与爱滋的关系

与爱滋病患的亲密接触,全程安全性行为(保险套)可以保护性伴侣免于被感染的危险。如果性伴侣同为感染者,那更要注意安全性行为,因为两个人的病毒来自不同株,或者其中一人已产生抗药性病株,即有可能造成交叉感染,对免疫系统更是个重大打击。

另外手淫与口交则要看有没有伤口,如果你的手上会口腔有明显伤口,接触到对方的性器官分泌物或手淫接触到精液时,就有机会感染。前列腺液的病毒浓度并不亚于精液,因此有伤口的肌肤接触可能造成感染。至于拥抱、牵手,则不会传染爱滋病毒。

四、爱滋病友也是你的朋友

爱滋病毒不会藉由空气和饮食传染,也不会经由日常生活的接触而传染,因此与爱滋病感染者共同居住或接触没有太大的危险。共餐、共用食具或是共用家俱、卫浴设备没有感染的疑虑,但仍需注意一些事情:

(1)个人用品如牙刷、刮胡刀等保持一人一套。
(2)避免伤口直接接触感染者的血液和脓液,以及被血液污染到的衣物器具时。
(3)女性感染者使用过的生理期用品可以包装后再丢弃。
(4)如果有感冒或感染的症状,要避免传染给爱滋病人,请记得,感染者的免疫力较低。

五、如果我有爱滋病疑虑

目前台湾地区有几家合格的医院和检验所提供血液的匿名筛检,如果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进行筛检,可以前往这些医院检查,不必透露个人的基本资料。

相关匿名筛检的讯息,可上台湾露德协会的网站查询匿名筛检单位,同时,别忘记既然是采取匿名筛检的方式,就不需要留下任何可辨识的资料,在填写相关的问卷时,要保护自己的隐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