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记得《百吻巴黎》的计画吗?作者杨雅晴拍下 100 张吻照记录巴黎的文化地景,这一部少女猎艳记在当时引起许多正反讨论。女人迷作者施舜翔曾在全球欲望城市中的阴性恶魔一文中提到,杨雅晴之所以会成为舆论的矛头,是因为她象征着脱离父权控制的自由女体。让我们也听听杨雅晴在 TEDxNCCU 的现身说法,女人握有情欲为何会让社会如此焦虑?(推荐阅读:

我是雅晴,很多人问我说,妳为什么要拍这一百张照片,妳是有特别想要去冲撞什么?或是受到什么启发吗?其实都没有,只是突发奇想而已。

我之前在巴黎念书的时候,某个晚上我突然就想:“如果我跑去亲一百个人,然后跑去问一百个陌生人愿不愿意亲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他们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我也不知道会怎样?”我越想越兴奋,然后就跑去找一个学摄影的朋友商量这件事,他觉得可以做,我也觉得可以做,于是我们两个就上街去开始亲人了,其实就是这样子而已。

其实百吻对我来说,真的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有新闻价值,我也没有想过这件事情能引起这么大的讨论,更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愤怒。

我的事情被登上报纸头条之后,我当时的无名小站一天之内就涌入了十万人次,一篇文章底下就有两千多篇的留言,其中大概有一千五百篇都在骂我,骂什么呢?就是⋯⋯

“无耻的荡妇!丢脸丢到国外去!”

要不然更狠一点就是:“我觉得妳连妓女都不如,妳下体早就烂了吧。”

要不然就是说:“妳就承认妳性欲很强,我还看得起妳一点。”

好,然后又有另一批人,他们来到我的部落格为我反驳。

他们的说词是这样:

“雅晴的创作是艺术,不是情欲,你们搞清楚!”

或者是说:“演员也会拍吻戏啊,他们都是为了工作好吗,雅晴本身是很纯洁的~”

当我看到这些吵来吵去的内容,其实我觉得很尴尬,好像我如果带着一丝情欲去亲这些人,我的作品就脏掉了,然后我这个人就脏掉了。但是,怎么可能没有情欲?我今天上街去亲这些人,总不会是带着金属探测器上街,然后专挑那种身体含汞或身体含重金属的男人亲吧?我今天是找顺眼的、我觉得喜欢的、看得顺眼然后他们让我心动、我觉得帅的,我是这样找人的,所以这不是情欲,什么才是情欲?所以呢,百吻巴黎它其实就是一部少女猎艳记,从头到尾都是情欲,不用为我辩解。(推荐阅读:

当我发现大家在吵的是情欲和性之后,我就一点都不难理解为什么我会被骂得这么惨了,因为我们的社会对性和情欲其实是很压抑的,大部分的人对性都有强烈的罪恶感和羞耻感,所以呢,他们无法消灭自己心里的那种罪恶感,他们就消灭眼睛所看得到的有关性跟情欲的迹象。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我的部落格每天打开来就看到一大堆的器官、脏话、羞辱,然后我的照片跟我的人和我的名字永远跟什么“台湾女人很好上”还有“死西餐妹”、“哈洋屌”这样的文章连在一起,我就非常郁闷。(同场加映:

更惨的是,我结束了巴黎的学业回到台湾之后,我不但要面对网路的酸言酸语,还要面对面对面的指责,我要承受面对面的指责。那其中谁最会施行面对面指责?就是我阿嬷,就在我家,我的外婆。我阿嬷会说:“拜托妳出去不要说妳是我孙女,妳真的很丢脸,妳真的很脏,妳亲过那么多人,没有男人敢要妳,妳嫁不出去了!妳嫁不出去妳嫁不出去妳嫁不出去⋯⋯”她就一直跳针,用“嫁不出去”这件事情来威胁我。

我听到真的很不爽,好像我人生唯一的目的就是想办法把自己销出去,而且我更不爽的是,我如果想要找到好的买主,我就必须保持贞洁。但非常不幸的是,我之前已经亲了那么多人,所以我已经不贞洁了,所以对我阿嬷而言,我就是一个没有选择权的滞销品。“人家肯要妳妳已经要偷笑了,妳不要挑了,有人想娶妳妳就嫁了吧。”

然后呢,我从我阿嬷的逻辑里面,去看到,原来我亲一百个人,会这么多人生气,不是只是性压抑而已,是性压抑的对象主要是“女人”。

我开始回想我自己,我从小到大的情欲跟性的那些想法是怎么建构起来的?那些片段到底是什么?

我相信大部分的女生都跟我一样,最早你很快就会发现,你穿裙子脚不能开开,如果你穿裙子脚开开,大人就会很紧张很难为情,叫你赶快把脚关起来,女生坐要有坐相,下面不要给人家看到,羞羞脸。

那跟我同年纪的男生,他们在干嘛呢?就是我的邻居,他们没事就在我们家(我住乡下),就在我家附近的树那边乱尿尿,还会比说看谁尿得比较高。

等我再大一点,我记得有一次,我穿了一件短裤,还有一件领口大概开到锁骨下面一点的衣服,要出门,我阿嬷就不让我出门,她站在门口说:“妳穿这样太露了,妳这样很丢脸,妳出去人家会指指点点。妳去换衣服,妳这样不行,坏女生才这样穿。”

好,那跟我同年纪的男生他们在干嘛呢?他们早就已经在看裸女图,偷偷在讨论打手枪的事情。男生他们都已经在同样的年龄,知道要怎么让自己爽了,结果我却连穿短裤、短袖的衣服都不行。

等我年纪再大一点,我有喜欢的男生了,所有人都说:“不要倒追喔,很丢脸,女生要矜持(指),不要倒追喔。”好,等到我好不容易交到男朋友了,大家又会说“ㄟ你不要太快跟人家上床喔,这样他会觉得你很随便。”

从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男生,他们去探索,随着年纪去探索自己的身体、去探索自己的情欲,甚至去跟一样性别的人,去竞争自己的性能力,都是很合理的。但女生在成长过程中,不论是什么阶段,女生的身体、女生的性欲、包括各种有关这方面的事情,都是被压抑的。每当女生如果对于这种事情表现得兴致勃勃,很想知道的时候,总是会有人冲出来跟她讲说“不行,你这样不行喔,你这样很丢脸喔。”去谴责她。

是谁?总是会这样冲出来,第一个冲出来跟我们说“你不行喔”?就是我们的妈妈,妈妈最关心我们。妈妈如果看到儿子在打手枪,抓包会怎样?不会怎样。妈妈搞不好偷偷觉得“有点开心,我儿子长大了。”妈妈为什么不会怎样?因为妈妈知道社会是接受这样子的事情,所以妈妈很安心,她完全不担心。

但妈妈如果抓到女儿自慰,抓包,会怎样?我们直接来看看曾经自慰被抓包的少女现身说法。

噢,我的粉丝一号,她说她幼稚园就会自慰了,而且还有高潮,真的非常开悟。她说她被妈妈发现之后,妈妈的言语跟表情,让她觉得自己很脏很贱。

粉丝一号信件内容:我小时候,幼稚园就会自慰了…那时因为下体痒痒的,用手一直抓痒处,不知不觉就很舒服,那是我第一次高潮。后来试了几次,被妈妈发现,她用表情和言语,让我惊觉自己的行为在她眼中有多不堪多脏多贱⋯⋯

好,粉丝二号。她也是很小就会自慰了,她妈妈抓包之后一直打骂她,而且还说:“你自慰是跟谁学的?”

粉丝二号信件内容:我小时候有一次自慰(我很小就会)被我妈抓包,他非常生气且难过的不停打骂我,骂我怎么可以做个这样的女人(我那时候才小学==)!!!而且一直逼问我要我回答自慰是跟谁学的!

我们看到这两个妈妈都很激动,都修理了自己的女儿。为什么妈妈要很激动修理自己的女儿?因为与其让女儿这个样子出了社会被别人打死,还不如我现在先断她的脚、断她的手、封她的嘴,让她知道要收敛,免得以后出去更危险。

其实我见过更极端的例子,就是少女被邻居强暴之后回到家跟妈妈讲,结果也是被妈妈痛打一顿,妈妈说:“你千万不可以告诉别人,因为很丢脸,而且以后会没有人要你。”

好,让我们来看看这些被妈妈修理过的少女,之后怎么样了。

刚刚的粉丝一号,她说她每次自慰完就会用妈妈骂她的话骂她自己。即使现在已经不那么批判自己了,但是想起小时候那么沈迷自慰,还是觉得很羞耻。想到妈妈的眼神、妈妈的辱骂。

粉丝一号信件内容:我那时候很常边自慰边自我批判,每自慰完就用妈妈骂我的话骂我自己⋯⋯我现在二十几岁,自慰已不再是上瘾,是正常的舒解生理需求的范围!我现在早已不再像以前那么批判自己,但对自己曾经那么小就那么沈迷自慰还是会觉得羞耻⋯⋯想到母亲的眼神、母亲的辱骂⋯⋯依然代表了当时的自我价值。

好,我们来看看粉丝二号,她长大怎么样?想到我妈竟然觉得自慰要跟别人学,就觉得妈妈好可怜喔。难道我不能无师自通吗?干。

粉丝二号信件内容:

想到我妈竟然会认为自慰是需要跟别人学的,想到她一辈子大概都从没享受过情欲,就觉得好可怜哦,但却偏偏是这些没享受过情欲的女人喜欢来剥夺自己女儿的情欲自主。

这件事已经超过 10 年了,但是我只要想到她一直逼问我自慰是跟谁学的就还是觉得很生气难道我不能无师自通吗⋯⋯干⋯⋯

其实像粉丝二号这种这么开悟、这么幸运的少女很少啦。大部分的女生呢,她们被妈妈修理过后,都会对自己的身体、对自己的性欲产生一种很强烈的罪恶感跟羞耻感。从那一刻起,只要她的情欲一冒出来,她就会自我批判,而且当她看到别的女生在展现自己的身体、展现自己的情欲的时候,她就会发动攻击,去批判对方。因为她认为这样才是女生应该受到的对待。

那我们从里面可以再一次的又看到,女生的价值跟她的贞洁指数完全成正相关,越贞洁的女生越有价值,像那些不贞洁的呢,就很廉价,就像我。那廉价的女生会有什么样的待遇?这些女生她自己都不好好对待她自己了,她自己都这样糟蹋她自己了,所以其他人怎么糟塌她都只是刚好而已。所以不贞洁的女生,她不管是被性侵、被羞辱、被骂荡妇、被骂妓女或是被骚扰,都是因为她自己有错在先,不是加害者有错,是这些女生自己有错在先。那其实我就是这个脉络底下的受害者,我阿嬷其实也是,包括那些会骂人的人,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为什么?(推荐给你:

因为他们一看到荡妇就会ㄎㄧ笑,他们其实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这么焦虑,但是,他们那股焦虑又会推动着他们必须去杀掉荡妇不可,他们其实也是受害者。

我看清楚这个状况之后呢,其实我真的是吓出一身冷汗。因为这个结构他让所有的人都在里面受害,可是它还是持续地在运作,大家还是无意识地在助长它,另一方面我也想到我自己,如果我今天没有经历这么多,其实我也会骂别人荡妇,因为我并不知道,在我嘲笑别人是花痴、骂别人是荡妇的同时,我已经助长了这个迫害女人的文化。我迫害到我自己、我也迫害到我妈妈、我阿嬷、我姊姊妹妹,甚至我也迫害到男人,然后我也迫害到男人以外的性别。

那因为我不想再助长这么荒谬的事情,我决定采取一些行动。首先呢,我希望能够取消荡妇这个词的杀伤力。因为太多人骂我荡妇了,我就很不爽,我就跑去查字典。我想要搞懂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有没有误会它,好,我就查字典。但我越查就越觉得事有蹊跷,这个词真的很瞎,它真的是专门拿来规范女人、专门拿来羞辱女人的一个很空泛的词。

那我看清楚之后,荡妇这个词就对我没有杀伤力了。但是我不要它只对我没杀伤力,我就是要它无法杀任何人,所以我就开始在我能力所及范围,包括我的百吻粉丝专页、包括我日常生活中我的部落格、我就开始大量去讨论情欲这件事情,而且口无遮拦,我就是要拓宽大家的尺度。当我阿嬷又在跟我讲说“天啊妳嫁不出去了,妳真的很脏你妳很丢脸”的时候,我就会跟阿嬷讲说“阿嬷,对,我没药医了,我是妖女,你放弃治疗我吧!”因为我知道对阿嬷、对那些会骂我的人来说,他们所做的事情他们觉得是对的,所以我不会去要求他们改变,他们不会轻易改变,那我所能做什么呢?

我就是唤起大家心中的荡妇,邀请大家跟我一起当一个自在、快乐、坦荡荡的荡妇,人人都是荡妇,就没有人可以再用荡妇来骂人了。

杨雅晴

我除了唤醒大家心中的荡妇之外,我也开始了百吻台湾这个计画,我也会在台湾拍一百张吻照。我目前进行到第十三张,我今天在这边给大家看看其中的四张我精选的。(播放照片:雅晴亲吻被绳子捆绑的少女、雅晴亲吻闺蜜、雅晴亲吻自己的父亲、雅晴亲吻一位布农族男生)我们可以看到,这四张其实它各代表了不同的情欲模式,女儿亲爸爸,你要怎么想都可以,也欢迎意淫我爸。或者是女生亲女生,或是最普通的异性恋女生男生亲,或者是我刚刚亲了一个,你们看到的,一个被捆绑的少女。那我希望在这个作品里面能够讨论很多不同的情欲模式,当然也非常欢迎的大家一起跟我意淫各式各样的台湾人。


(图片来源:影片截图)

我今天在这里分享我自己的故事,是希望能够透过我,希望大家能够透过我去看到那些我们一直以来都遵循着,可是其实让大家都身受其害的那些陈腐的观念。(同场加映:最恶名昭彰的伤口,时代厌女症 Misogyny

我特别想对女生说,亲爱的女生,你们要拿回自己的身体、拿回自己的情欲、拿回自己的权利,但不是从你妈妈身上拿,也不是从男人身上拿,其实妈妈跟男人并没有从你身上偷走什么东西,他们其实不是敌人,权利一直都在你自己身上,在你手里,只是有人骗你说没有,而且你从不怀疑。去把属于你的找出来、认出来,然后用它去创造出你想要的。   

环境不让我当荡妇,我就创造一个让大家都是荡妇的环境;环境不准少女自慰,少女可以去创造一个可以尽情自慰的环境;环境不让女人说情欲、说性,女人可以创造一个可以大讲特讲的一个环境。

杨雅晴

让我们一起创造一个更爽的环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