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anghao 的时事性别观察专栏,继公共空间里的情欲同志之间的“厌女”情节,让我们谈谈生活中经常出现的“租屋限女”状况。许多人觉得租屋限女是女性的“特权”,而男性通常在这样的前提下,会觉得自己的权益被剥夺了。让我们深入讨论“租屋限女”的原因,更或许一切都是性别刻板印象作祟!

对于一个外地人来说,在台北生活久了,会越来越觉得,如果可以自己拥有一个小套房,不需要看人脸色,会是一件多麽幸福的事情。


(图片来源:玖楼facebook

找房子,真的不容易。很多房东,一间公寓隔成好几间,出租给刚出社会的新鲜人、学生,窄小、采光跟隔音不佳,也没有消防逃生设备。好不容易,把预算提高一点,找到条件好一点的房子,结果发现房东设立了“限女”的条件,此时此刻,就会有一把无名火,干在心里。

“限女”已经成为全台湾租屋客男性的梦靥。很多人抱怨,为什么要设下“限女”的条件?台湾不是很讲求“性别平等”吗?其实“限女”是台湾社会长期悬而未解的性别议题,并非三言两语能解释得清楚,它涉及了很多面向。

“限女”是一种对男性的歧视?

首先,很多男人觉得,房东设下“限女”的条件,是对男性的一种歧视。因为,这些房东预设了:“男生比较臭、比较脏、比较不爱惜房间、折旧率高、生活复杂,而女生永远是香喷喷,又比较爱干净、整齐、比较爱惜房间、生活简单”。这种两性二元对立的刻板印象,大概就是房东设立“限女”最主要的原因。

有趣的是,在这样租屋市场的条件下,很多男人开始发现:“原来我们也可能是被压迫的一方”、“男性不是永远都是既得利益者”。所以,男人们会说:“干不干净,跟性别没有关系”、“明明很多女生才很脏吧!”等论述提出反驳。

没错!这些针对性别的预设,都是一般社会大众对性别的刻板印象,可是过去这些刻板印象,总是跟着女性一辈子。很多女人,终其一生都在对抗“不合理的性别刻板印象,衍生出来的性别歧视”。但是,难道我们这个社会没有对男人的刻板印象吗?当然有,可是很多时候,加诸在男人身上的刻板印象,并不构成太大的问题,也不构成压迫,因此男人们也都不太有感觉。

当“限女”成为一种对女人的“优惠”时,身为男人的相对剥夺感被凸显出来,男人才能真正感受到“性别压迫”。所以,虽然我赞同,房东选择房客不应该有性别差异,因为房客的好坏跟性别没有关系,但是“限女”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性别议题。言尽于此,我相信男性们,应该可以感受到“性别无所不在”。男人们平常一定要更关心“性别不平等”的议题,想办法去化解性别权力关系的不平等,或者至少尽力地消除性别刻板印象。(推荐阅读:从生物心理学研究性别印象:女人间的“斗争关系”从何而来?)


(图片来源:JD Hancock@flickr,CC

为什么这个社会觉得“限女”没有问题?

再来,我们要继续探问,为什么我们这个社会,会对“限女”这种性别门槛没有感觉?当我去问身边的女人,为什么会想要选择“限女”的套房或雅房,她们都会觉得“限女”的集体管理,“让女生可以免于暴露在异性的环境,而得到安全感与保护”、“女生一起住,比较方便”。

这种论点当然有几分道理。因为,性骚扰案件中的加害者,的确是男性偏高。但是,退一步来说,曾经骚扰过女性的男性,我想大概也会是男性中的少数。很多男人会开始急于区分“自己”与“性骚扰者”之间的不同,认为性骚扰者只是少数男人,跟自己无关,何以要受到牵连?这样想法,就是标准的“只想到自己”,却没有感同身受“集体女性对于性骚扰的恐惧”,以及性别权力关系不平等的问题。

不过,其实女性不是只会受到“异性”的骚扰,也会受到同性的骚扰,同样的,男性也是。“限女”,意味着我们这个社会,只承认女性会受到骚扰,只想处理女性被“异性”骚扰的问题,预设了男性是潜在的加害者,并且充满了异性恋中心主义。

我们不应该预设男性是潜在的加害者,也不该天真地以为同性之间不会有性骚扰的问题,但是无论如何,我们看见了“性骚扰的多元样貌”,仍然不应该转移性骚扰议题中,男女不平均的真实分布状况。这也就是为什么,在“集体女性对于性骚扰的恐惧”的前提下,“限女”的集体管理观念还是无法有所突破。(同场加映:无所不在的性骚扰文化!当一位男子当面骚扰我13岁的女儿)

“限女”对女性来说,是好还是坏?

第三,很多女生觉得,房东设下“限女”的租屋条件,是对女性的一种“优惠”。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对整个社会来说,我们依然不挑战“限女”的正当性,是因为普遍而言,我们依然觉得“女性就是弱者”、“女性就是需要保护的对象”,所以“限女”变成是房东对女性的一种“体贴”与“优惠”。可是,这种体贴与优惠,背后预设的除了对女性就是“干净”、“乖巧”、“单纯”的刻板印象之外,当然还有对女性就是“需要受保护”的性别歧视。(推荐给你:“一个女生好勇敢喔”的保护魔咒!香港女生的台湾观察)

“限女”也意味着“男宾止步”的“单性”区隔。我相信有很多男性都曾经有过“男宾止步”的经验。例如:因为“限女”的关系,顾及其他房间进出的女性房客,所以很多男生也不太能够去女性友人家作客;很多住在“限女”房间中的女生,也不太方便带男朋友回家,所以只能去男朋友家住,复制了“女随男”的男性霸权逻辑。

可是,“限女”当然也有很多好处。对于移居城市的女人来说,“限女”降低了女人离开原生家庭的门槛。女人住进“限女”的房间,便可宣称“安全”,脱离家长的掌控,也说服自己“逃家”,寻求一个新的自我。

因此,虽然“限女”有着性别歧视与性别压迫,但是它却提供了女人逃家的策略,提高了女人寻求自我的可能。女人开始有权自主选择“另类家庭”。很多“限女”的公寓分租套房,由于公私领域的界线并不明显,女人之间容易形成互助的网络,突破传统家庭的界线与管制,进而形成“姐妹情谊”。除了互助群居,女人也可以选择单身、同性恋家庭、稳定交往却不婚住在自己的“限女”套房⋯⋯等各种新型城市家庭类型。(同场加映:在欲望城市之前:海伦葛莉布朗的单身女郎传奇)


(图片来源:Alba Soler@flickr,CC

我谈了那么多关于“限女”的性别议题,无疑是希望男人们,你们要知道“性别”并不是一件跟你们无关的事情,更希望男人能够理解女人在这个城市中,所遭遇的现况,以及女人们之间,理解“限女”对于女人的限制与可能在哪里?唯有透过更进一步的讨论,我们的性别现况,才有办法改善。(推荐给你:当《明日的记忆》成为今日的性别问题:男性有没有柔弱的权利?)

至于,我觉得最好的居住形式,当然还是混居。只是在性别权力关系尚未改善的前提下,“限女”还是会普遍存在在这个社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