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卫报上近日热门的话题“一位男子当着我的面骚扰我13岁的女儿”,是一位母亲给社会大众的信,性骚扰为何经常是女人的错?我们该如何与孩子一起思考性骚扰的议题?又该如何与自己的身体沟通?我们能不能不再因为他人恶意的评论而产生对自己身体的负疚?一起看看她的信。(推荐阅读:陈为廷袭胸事件必须讨论的八件事

几周前的晚上,我跟13岁的女儿前往伦敦南岸的国家戏剧厅看了简爱,那个夜晚很美好,我们赶上地铁,闲聊着今晚简爱的精神如何让我们动容,在那样一个女性总被要求符合保守规范的年代,简爱用自由意志与能力证明,女人有权为自己做出选择。

当时已经晚了,女儿坐在我位置右手边,就在几步之外,有位年约30岁的男子先是傲视车厢,接着大声地宣布:‘我要坐在这女生对面’,并示意坐在位置上的男子赶紧让座,他谈的是我的女儿。


Illustration: Clare Mallison

女儿的身子朝我靠拢,她牵起我的手,手心冒着汗,不敢置信男子就这么谈论并死盯着她。我对男子说:“我旁边有位置,如果你想坐的话”,男子坐来我身边,并且直接越过我对女儿说,“你叫什么名字?”,我女儿没有答话,他接着说“你好美,好美,好美”。

我不太开心,我直接了当地告诉他我女儿并不想跟他说话,希望他停止。而整个车厢一片死寂,没有人替我们说任何话,或起身协助我们。

这是我第一次,在我女儿身边看她经历性骚扰的过程。我内心有深深的负疚,我不知道过去女儿是否也曾遇上这样的骚扰,她会不会很害怕?她会怎么应对?我甚至脑海中闪过这样的记忆,好几个晚上女儿夜晚外出,穿着短裙露出幼细的双腿,作为一个母亲,我是不是该劝他换上长裤或是长裙?我内心有强烈的罪恶与羞耻感,而我甚至不是性骚扰的主要对象。女儿拉拉我的衣襟,问我,“我们可不可以提早下车走路回家?”

我们没有提早下车,但我们调整了自己坐的方式,并且小心谈话。我开始意识到,遇到性骚扰之后,比起检讨对方,我们总是先开始检讨自己每一次的选择。我们闪过“女人该注意她的衣着与言行举止”或是“调整预定计画(像我们会觉得自己该提前下车,走路回家)”的念头,一次又一次把压力放回了自己身上。

这是专栏作者 Liz Goodman 投稿英国卫报的内容,当女儿突然成了被性骚扰的对象,所有的童年记忆一路跟着回来了。

我们想起第一次有陌生人语带邪佞的说“你好美”的局促,第一次因为有人故意靠得太近心里闪过的不安,第一次我们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的负疚,于是岁月向前女权日张,性骚扰却世袭了下来,成了每个女孩女人都可能经历过的伤口。(推荐阅读:

青春第一关,我们如何看待“性骚扰”议题

“我想告诉我的女儿,别被他人性骚扰的行为吓阻,她如果觉得不舒服,可以理性地请对方停止,或是移开位置坐到可能让她觉得比较心安的人身边。而我又回想起来,我甚至不确定年轻时的我,有没有勇气这么做。”——Liz Goodman

青春或许是扬起的短裙、裸露的背膀、悄悄隆起的胸脯,我们明白身体走往成熟的枢纽,人们开始观看与肆意评论,我们目睹那些眼光,当有人语出骚扰,我们被教育第一时间重新检讨自己的身体,忍不住想我们是不是错了?

我们该如何看待性骚扰议题,其实也是我们该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

让我们对自己,也对未来的孩子说,“裙子穿得短”“长得漂亮”都不足以构成任何人骚扰你的藉口,我们无须因他人恶意的眼神检讨自己,我们不该对自己的身体感到畏惧或耻辱,而我们同样应该相信,世上有更多男人懂得用尊重的方式对待你。(推荐给你:

这是个人的问题,也是社会的问题。社会的淡漠与“检讨女性”的第一时间反应,让许多男人觉得自己的行为无伤大雅,他们可以轻易逃逸,并无需为自己的轻率行径负责。甚至多数时候,当女人抗议反动,往往会被贴上大惊小怪的标签,男人觉得自己明明是称赞,怎么女人都觉得这样是性骚扰?

我很美,而我知道:称赞与性骚扰的界线

“这些年来,我很少被骚扰了。我是个头发已经开始灰白的中年妇女,人们渐渐看不到我了,我感到自己心中时不时暗自期待再一次有人对我吹口哨,让我觉得我还是被人渴望的。而我的女儿,才正要走进这样的循环里。”

Liz Goodman 的话很诚实,称赞与性骚扰的界线始终是模糊的,当你被观看或被吹口哨时,你内心可能会有负疚或害怕,或许也会有被认可的神妙感受,我们能知道“我是被人渴望的”“我是美的”。(推荐阅读:

但是或许,比起他人眼光,我们也能做认可自己身体的人,无需让他人草率的观看与定夺,全盘决定了我们对待身体的方式。能不能是,我很美,而我知道?

谈论“性骚扰”议题,要谈的不是男女之间就该楚河汉界或相敬如宾,而是不该有任一性别可以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握有随意评论而不负责的权利,而若任一性别觉得“不舒服”,他都该有拒绝与捍卫自己身体的权利。

于是我们不再需要带着对身体异样的负疚前行,不再应该为了职场男上司那一句“臀部好翘”而深感困扰,我们不再应该为了公车或捷运上那一双悄悄放上你腰际的手不知所措,我们向潜伏的“性骚扰”或“强暴”文化抗议,因为我的身体,只有我最有资格评论。(同场加映:妳的美自己说了算!举起手,女人的腋毛摄影集

就像简爱里头那一句“我不是一只鸟,没人能够囚禁我,我是一个人,有着自由意志”一样,我与我的身体都是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