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影《危机女王》是一政治讽刺喜剧,珊卓布拉克饰演一位帮参选人扭转局势的菁英管理团队其中一员。看作者 Google 的影评,从扭转选战局势的剧情中,对照出人们对政治的偏见与迷失。(推荐阅读:爱沙尼亚 Unified Estonia 剧场政治学:政客和戏子的一线之隔

今天去看了《危机女王》,订完票后才发现 IMDB 上面的评分是5.7的低分。所谓5.7分到底是多低的一个概念呢?稍微上网 google 一下,电影史上比较有名的5.7分,大概是绿巨人浩克(未重开机版)和惊奇四超人(呃),其它是一些我听也没听过的片。我想这样大家应该就有些概念了,所以我怀抱着一种壮士赴沙场、英雄泪满襟的心情壮烈的去看这部电影了。

意外的是,满好看的。


(photo credit:电影剧照)

故事开始于珊卓布拉克饰演的角色接受到一个工作机会,替南美洲国家玻利维亚的一位总统参选人工作,这位总统参选人15年前曾经当过两任总统,任内政绩相当不好,因此他也有着史上最低的支持率8%,比我们英明神武的9.2还要低,而这数字也与第一名有将近28%的差距。

她的工作就是帮助这位参选人扭转情势,赢得选举,难度大概就跟不可能的任务一样。而结果也跟每一集不可能的任务一样:她成功了。(马总统初访女性新媒体五亮点:用温柔力量开启理性沟通


(photo credit:电影剧照

电影的前半部用一个轻松快速、甚至有些娱乐的角度来描绘这场荒谬的选战。从参选人的失误作为转机,主角的团队成功创造出一个不存在的危机感,双方透过各种下三滥步数,抹黑、造假、演戏和谎言彼此进行激烈的交战。过程娱乐满点,整场电影欢笑不断,大概高潮在于珊卓布拉克像蜡笔小新一样露出她的屁股。

我们大家都像嗑了药一样,开着公车在乡间的公路上彼此竞速奔驰,甚至在悬崖上甩尾超车,危险而疯狂、欢乐而弥留,整场选战像是一个荒谬绝伦的黑暗喜剧,也像是一个盛大的派对,参加人是少数权贵,而会场的鸡尾酒,是人民。(推荐给你:真正能改变台湾的,是大多数人愿意做微小的改变

电影的中后段结束在这位参选人以纤毫的差距赢得选战,让人不禁感到悚然,28%的差距,他们做到了。

古埃及人曾相信人的眼界是有限的,我们没有办法看见真实,而埃及主神荷鲁斯的招牌印记,就是真知之眼。古希腊学者毕达哥拉斯相信人类需要开启第三只眼,才能直视生命本源。佛家也有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一说,他们相信人的眼界有限,无法看见真理。两千多年之后,科技发达,我们成就以往无法想像的事物,而我们的眼睛,依旧没有张开。


(photo credit:电影剧照

电影里有一幕让我印象很深,是珊卓布拉克曾对参选人说:“我们都是傀儡,每一个人都是。你是,我也是。”,人们成为偏见的傀儡,成为资讯的傀儡,而我们没有人知道,我们自己其实也是傀儡。

作者 H.P. Lovecraft 曾说:“人类最古老也最强烈的情绪是恐惧,而人类最古老也最强烈的恐惧,是对于未知的恐惧。”,但我认为,最危险的不是恐惧,也不是未知,而是我以认为我们自己“已知”。(#PrayForParis 巴黎恐怖攻击150人罹难!总统欧朗德:“面对恐惧,法国必须坚强起来”

民主社会的其中一项成就是在于 transparency ,中文翻作透明度,或资讯公开程度,也是第四权“知”的行使。在电视机发明之初,曾经有派学者认为这样大量传播的形式,会造成“洗脑”的疑虑。而随着科技发展,网路让每一个人有了发声权,我们也开始慢慢相信,我们是处在一个资讯透明流通,多元发言的社会。

但或许我们不是。

就如同有次我和一位朋友聊天,分享我看到的东西给他,他说已经看过了,发现大家最近所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像。我那时候笑着跟他开玩笑说:“那表示我们臭味相投呢?还是大家得到资讯的管道越来越窄了?”

很可惜,我没有答案。

故事的后期发展有些出乎意料,而我认为是这部电影的点睛之处,这里就不爆雷了。

但追寻真相的过程在于一次又一次的破灭,在于日日夜夜不断的反思,在于勇敢于踏向那些未知的第一步。

如同电影主角一样,我们都不是善良的人,做过各种狗屁倒灶的事情,但最后,希望我们都踏在前往更好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