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匈牙利女摄影师用脚绊倒抱着小孩难民的新闻引起讨论。摄影,是为了传递真相,而非卖弄悲伤。摄影师 Magnus Wennman 拍下流亡中的小孩,他们在睡梦中的脸孔,是这世界最真实的沈痛。(推荐阅读:

2011 年开始,超过 400 万叙利亚难民因战争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其中有一半人数是儿童。曾获两次世界新闻摄影冠军的瑞士摄影师 Magnus Wennman 沿着难民从中东逃离到欧洲的轨迹,拍下小孩流亡的旅程。他捕捉孩子们在战火中睡眠的样子,有的人流着眼泪睡去、有人担心阖眼就遇上噩梦。

5 岁的 Walaa 在黎巴嫩的难民营

Walaa 说她曾拥有自己的房间,以前她从未在睡前哭泣。在这个难民营里她每天哭着睡着,她很害怕她现在枕着的枕头,Walaa 说:“这个枕头会为我带来噩梦,我总是梦到战争。”(推荐阅读:

6 岁的 Ahmed 在赛尔维亚

午夜后,Ahmed 独自在草地上睡去。大人们聚集在一旁,制定着逃亡计画。Ahmed 在长途跋涉中背着自己的包包,他的叔叔说这个小孩很勇敢,自从他的父亲被杀害后,他更不轻易哭泣了。

7 岁的 Ralia 与 13 岁的 Rahaf 在黎巴嫩的贝鲁特

这两个女孩来自大马士革,她们的母亲与弟弟被手榴弹炸死,现在跟着父亲住在街道上,一年以来她们都是这样蜷缩在纸箱上睡去。​

8 岁的 Maram 在约旦

八岁的 Maram 刚刚放学回家时,火药击中了她的房子。一块屋顶落在她小小的身上。Maram  的妈妈赶紧带她到邻近一家野战医院,她越过边界被空运到约旦, Maram 脑出血,下巴的骨头也碎裂了,十一天后,她终于有意识。(延伸阅读:

7 岁的 Shehd 在匈牙利边境

Shehd 喜欢画画,但是他的画纸上永远只有一个主题——战争,那是 Shehd 认识的世界。现在的 Shehd 忙着逃亡,他的画笔留在家乡。战争逼他成长为一个大人,比起画画,Shehd 更用心在寻找食物、低头看看路边有没有掉落的苹果。

5 岁的 Abdullah 在赛尔维亚

Abdullah 患有血液疾病,可是他的妈妈没钱医治他。他曾亲眼看见自己的妹妹被杀死、每天在噩梦中惊醒。“Abdullah 是真的累了,无论是他的心还是身体。”他的妈妈说。

2 岁的 Fara 在约旦

2 岁的 Fara 喜欢足球,他的父亲找了许多可以利用的垃圾做了球给她。每天晚上,Fara 都期待明天可以到一个适合玩球的地方。

2 岁的 Iman 在约旦

Iman 患有肺炎,这是他在医院病床的第三天。Iman 19 岁的妈妈说:“Iman 是个快乐的孩子,他喜欢玩沙、到处奔跑。现在他只是累了。”

6 岁的 Gulistan 在土耳其

Gulistan 很喜欢闭上眼睛,她常常假装睡着。只是假装着,因为如果真的睡着了就会有噩梦,但不闭上眼睛,Gulistan 又害怕看到可怕的景象。(延伸阅读:

一岁半的 Mahdi 在赛尔维亚

13 岁的 Mohammed 在土耳其医院

“战争好奇妙,它让我习惯了害怕。”Mohammed 说。以前他喜欢在自己的家乡站在高处看一幢幢的房子,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建筑师,现在那些房子都成了碎片。

5 岁的 Tamam 在约旦

5 岁的 Lamar 在赛尔维亚

9 岁的 Shiraz 在土耳其

Shiraz 在三个月大时被诊断为小儿麻痹患者。她的医师建议 Shiraz 的家人不要放希望在她身上。战争来后,Shiraz 的妈妈背着她走过一个个城市,Shiraz 日以继夜地躺在这个木制篮子里,什么话也不说。

5 岁的 Moyad 在约旦

5 岁的 Moyad 与妈妈牵着手走在菜市场,他们被预先放置的炸弹波及。妈妈死了,Moyad  被空运到约旦,炸弹碎片射入了他的头部、背部与骨盆。

1 岁的 Sham 在赛尔维亚

他们在匈牙利与赛尔维亚的边界,身后几公分就是欧洲了。他们拼了命想跨过去,但能通过这道门的人数有限,Sham 与妈妈来的太晚了,这里还有几千个像他们一样的人蹲在这里。(同场加映:

17 岁的 Abdul Karim 在希腊雅典

Abdul Karim 已经没有任何钱了,他把所有钱用来搭船到希腊,现在他只能睡在雅典 Omonoia 广场,这里每天都有数百难民流转,每天都有人口走私份子兜售假护照。Abdul Karim 会想尽办法借电话打给叙利亚的母亲,他说:“我不想听见妈妈哭,所以我会告诉他我在这里很好。”Abdul Karim 扑毯子准备睡觉,他最后分享了一件事:“我最近做了个好梦,我睡在一张床上,并且拥抱着我的妹妺睡着。”

我们多希望,孩子们能睡在安稳的枕头上,抱着软软的熊,沈沈睡去。

两百万流浪儿童何去何从?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遗失了心爱的礼物,在风中寻找从清晨到日暮。”——苏芮〈亲爱的小孩〉

13 日巴黎连环恐怖袭击案后,美国各州州长陆续发表声明拒绝接收任何叙利亚难民,因为他们担心有恐怖份子混入美国。一直对难民采宽容态度的德国与奥地利也开始更改政策,预备大幅度遣返难民。

200 万名孩子还在流浪,世界何去何从?不是只有一个被海浪无情灭顶的艾伦,不是让孩子与  C 罗上足球场就满足了。这个世界准备好陪伴这些流离失所、失去父母、没有家园、没有教育的孩子们成长了吗?(推荐阅读:

但愿有一天,他们可以无忧踢球、画下春暖花开,安心走上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