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真实故事改编的《踏血寻梅》甫入围第 52 届金马九项大奖,一件少女谋杀案勾勒出的孤独与边缘,爱的嗔痴让人抓狂与心碎。到头来,无论是凶手或被害人,都让人可怜。这世上有多少孤寂的王佳梅与丁子聪,无数个寂寞灵魂。(推荐阅读:

“如今自己继续每日制造我热热闹闹的一生,但在美梦里又渴望再做个简简单单的人,回头问问这天空,这人生可轻易吗?”——郑秀文《娃娃看天下》

《踏血寻梅》的电影开头,便在女主角王佳梅轻哼这首歌的镜头里缓缓开始了,电影分为四个章节,分别是“寻梅”、“孤独的人”、“踏血”与“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就像是从一件残忍血案里,抽丝剥茧参透在血案之外的细腻故事,如果说踏血寻梅是一部追寻真相的电影那绝对是对此部电影最大的误解,踏血寻梅寻的从来就不是谁是杀人凶手的真相,寻的一直都是这世上最复杂而难解的情与因,全片刻画的是欲寻背后原因的臧 sir,和死的看似不明不白充满冤情的王佳梅与以近几残忍的杀人手法却一脸淡定的丁子聪。

王佳梅是一个长得清秀漂亮,从小有着模特儿梦的少女,而丁子聪是一个运输司机,外表胖、丑,对自己自卑而经常压抑情绪的男人,这两个人说来素昧平生,但《踏血寻梅》却以不同的篇章诉说他们同样悲惨的生活,欲求爱而不得爱、欲求生而不逢时,王佳梅转而求死,而丁子聪转而顺从王佳梅的欲死之心。(延伸阅读 : 城市边缘的牧民 : 流亡是为了回家 )

“你害怕死亡吗?”
“不怕。”
“活着会痛、活着会恨、活着要想着如何过的比昨天活得更好”

王佳梅与未曾见面的丁子聪隔着电脑萤幕这么谈论着死亡,像是死亡只是日常不起眼的一角,而活着彷佛才是令这两人苦不堪言的最大原因,聊着聊着天亮了⋯⋯

“天亮了。”丁子聪说着。
“天亮了,代表这世界还是继续着。”王佳梅淡淡的说着。

这个世界遗弃了他们,王佳梅的一生从没有当过一刻模特儿,却真实地当了一名援交少女,而丁子聪深爱的女人没有一刻真正爱着他,即便是在女人在外被有着妻小的男人抛弃而后回头时,在与丁子聪交欢时,脸上挂着的都不是满足的笑容,而是最痛心的泪水,原本王佳梅是因对物质的欲望与母亲说着“妳就是穷”的恨意与不甘心成为援交少女,但做着做着不经意萌生的爱却也被男人过分地利用与挥执。

王佳梅与丁子聪就像是带着空洞眼神游走在世间的两具躯壳,他们的灵魂受伤了、迷失了,一个对物质有很深的欲望,另一个则是对爱有很沉的想望,但他们最终都被欲望与现实狠狠地摆了一道,现实就这么恶狠狠地要他们知晓这世界上终究会有一些人得不到幸福、过不上好生活、就连真心都会被无情践踏。(推荐阅读 : 离别教会我的事 : 我们不能选择命运,但能选择如何面对命运 )

“因为你的母亲在你年轻时,全家一同出游的路途中车祸丧命,因此你恨女人,是吗?因此你才会残酷杀害王佳梅。”臧 sir 对着已入狱的丁子聪这么问着。

“不,我一点也不恨女人,我恨的是人。”丁子聪缓慢而坚定的回覆臧 sir 的疑问。

究竟是什么让丁子聪这么恨生而为一个人,最后更是说出在杀害王佳梅后,还残忍无情的分尸是因为不希望王佳梅再是个人了,在他眼里,人是无情、不善良、理应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物种。

爱失能的两人,虽是《踏血寻梅》里令人最痛心的故事主角,但他们最终也许都不认为自己可怜了,相反地,剧末他们像是双双获得解脱般,得以抛下在世界上盲目追求的渴望,《踏血寻梅》要谈的是寂寞,谈这世上究竟还有什么方式让苟且生存在人间边缘的两人得以平静地看待他们所受的苦痛,抑或是说,他们还能有什么选择能够让自己有一些选择。(延伸阅读 : 会痛会受伤,不代表你不值得再拥有爱

说到底,这世上存在着无数个脆弱、孤寂的王佳梅与丁子聪,片刻想望创造热热闹闹的一生,回过头来在午夜梦回时,念的却是简简单单、平平凡凡的一生,愿作的不是个暴露在镁光灯下的大明星,而是个能够自在依偎在爱人身旁享受幸福的人,就像街头那些相拥说着情话的情侣们,以及和亲爱家人舒坦欢聚的美好时光。

“哪有那么多真相,真相只是用来检控。”

《踏血寻梅》用一部电影的时间告诉观影人,真相的终结,是人性的伊始,真相的指称不仅是真相的结论,而是真相背后所装载的沉重情感,很沉很沉地,如魔鬼般使人畏惧却又令人垂怜地,原来,邪恶是如此平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