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 I Do!”答应他的求婚后,烦恼好像也随之而来。面临婚礼与其说甜蜜,你却带着更多忐忑,甚至在午夜梦回梦见各种婚礼状况剧?让艾彼看看你的梦境,走入自己恐惧的潜意识。(推荐你看:

婚礼恶梦为什么偏爱找新娘?

前些日子参与了朋友的婚礼筹备,过程里除了感染了对方的喜悦外,更有机会听到新娘面对婚姻更私密的想法。其中一项,是与婚礼相关的恶梦。“没办法,哪个新娘不希望自己当天的婚礼很完美?”朋友耸耸肩,为自己倒了一杯果汁,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觉得轮到妳的时候,妳也一定会。”

我不知道,不过如果真的发生也不是甚么需要惊讶的事。毕竟结婚,的确是打断生活常态的重大事件 [注]。被婚期追着跑,是许多新人共通的经验,有趣的是即便双方都觉得有急迫感,新娘提及的恶梦普遍比新郎多。(延伸阅读:新娘必修课!你是这六种说了“我愿意”却心事重重的女人吗?

我想,这可能与男女两性因应压力与情绪的方法不同有关,Folkman 与 Lazarus 将压力因应策略区分为问题焦点因应(problem-focused coping)与情绪焦点因应(emotion-focused coping)。

男性面对压力时通常使用问题焦点因应,将目前的状况当作是待解决的事件努力解决它;女性通常使用情绪焦点因应,将焦点放在压力事件带来的情绪上。

如果将眼前的“婚姻筹备进度”比喻成一颗定时炸弹,男性会把焦点放在如何确保进度如期完成,而不会顾虑内心面对婚姻的焦虑与恐惧。面对同一颗定时炸弹,女性则容易聚焦在情绪层面。偏偏此时大多都是无法停下来关注情绪的时刻,白日压抑的情绪就容易出现在夜晚的梦境中,化身成失控的婚礼场景。

也许妳正要穿上白纱步入礼堂,这些梦也许妳也曾听说、梦见,在这里,我想与妳一起揭开婚礼恶梦神秘的面纱,一起检视踏上红毯之前妳的内心状态。

常见恶梦1号:“我的婚纱不见了!”

这类型的恶梦最大的特点就是跟妳当天的穿着与外表有关,变化形包括找不到礼服、礼服尺寸不合、素颜、一头乱发或妳跌倒、喝醉出糗等。在梦里,礼服、妆发都与“他人如何看待我”或“我如何呈现自己”的主题有关。亲友出席的婚礼场和找不到衣服穿,也许象征着妳还不确定在需要面对双倍亲友、双份关心、双份人际圈的婚姻关系中该如何呈现自己,也不确定这个婚姻关系中的其他人是怎么看待妳的。(推荐阅读:新娘必修课!你是这六种说了“我愿意”却心事重重的女人吗?

清醒时妳可以

这类型的梦预示着妳的内心了解过去的自我形象、呈现自我的方式不再适用于现在,但与姻亲家庭的互动经验、接收到的回馈还不足够让妳找到一个适当的形象与展现自我的方式。

妳可以请原生家庭的成员、婚前认识的朋友,将妳的个性特质列在一张清单上,哪些部分承袭自妳的原生家庭、原生家庭鼓励的?与另一半比较一下原生家庭与姻亲家庭的差异,甚么部分是妳们都觉得也能够适用于姻亲家庭的?从这些特质开始,为自己打造一个新的自我样貌吧。


常见恶梦2号:“我在现场,但是没有人看得到我!”

妳梦见自己消失变的透明?妳就站在现场却没有人找的到妳?妳大声尖叫疾呼但是没有人理妳?或是妳在远处看着自己的婚礼在进行但新娘不是妳?梦里消失、没有被发现、远远的观看,可能意味着妳觉得自己在婚礼筹备过程中“被忽略”了,妳的意见不被重视、考虑没被采纳。

清醒时妳可以

回顾一下筹备过程,大部分都是谁的意见?是对方或是家族中的哪些成员?妳同意他们的做法吗?有没有一些部分是妳不太认同但被迫接受的?如果妳愿意冒一点险去沟通,虽然结果不一定能合乎预期,但透过把话说出来的行动,也许妳就不会再感受到自己像是个无声、看不见的存在,梦境也会逐渐转化。(给亲爱的:女人的单身经济学:感情不只是加减分


常见恶梦3号:落跑新娘

婚礼上落跑或是找不到戒指、戒指掉了、要说出婚礼的誓言却无法发出声音等等的梦,戒指、誓言、主婚台都象征“承诺”。但站在“承诺”面前妳却失败了,身为新人的你们并未完成婚礼的仪式,潜意识可能想透过梦境告诉妳:“对于婚姻即将开启的人生旅程,妳,还没有准备好。”

清醒时妳可以

除非妳真的想要暂停婚礼进程,否则梦醒后婚礼还是得继续,建议妳思考自己对婚后生活的想像?甚么让妳怯步不前?妳觉得自己就要失去自由了?无法放弃一片森林?害怕一成不变?或害怕某一方无法坚守婚姻誓约到临终?(推荐阅读:We can have it all !《高年级实习生》给女人的五个伴侣建议

这些问题应该是妳在决定答应求婚前就想过、想清楚的,不过如果妳的梦境又再一次的出现提醒妳对于“承诺”的疑虑,也许妳该重新检视一下自己的状态。如果妳还是决定要结婚,请妳有信心的对潜意识喊话:“未来会发生甚么,我无法预测。但我清楚自己目前愿意与对方进入婚姻、共组家庭。”。


常见恶梦4号:“我的新郎怎么了?”

落跑新郎、新郎在宾客面前出糗、新郎的容貌改变这类的梦境被我归在同一类,在梦里,新郎可能是妳自己的化身,或是妳对另一半观感的投射,因此梦境与现实的对照会变得更重要。如果能肯定现实生活中对方是一个得体、重承诺的人,那么这就是妳自己不安的化身,解法就与恶梦1、3类似。若这是妳对另一半感到不安的投射,也许就该更深入的思考是不是要步上红毯了。

清醒时妳可以:

妳可以思考自己对另一半的观感是甚么?另一半是否有让妳觉得不放心、无法信任的地方?无法信任是来自于他的个性?或是过去交往经验里对方曾经与其他人搞暧昧、劈腿?(延伸阅读:别让感情败给已读不回:信任不用已读

如果是个性问题,也许你得想想两个人个性上能不能继续找到相处的平衡点;若你对对方的不放心是来自于对方曾经不忠的记录,也许妳的潜意识是亮起了红灯在提醒妳——目前,两人关系里,“信任重建”比结婚结更重要!


恶梦可以不要成真

这些梦都在提醒即将走入婚姻的妳,焦点不该放在婚礼上,而是放在两人更基本、日常的相处上。身为新娘的妳,醒来之后可以对恶梦一笑置之,用“梦和现实总是相反的”来安慰自己。如果醒来后,妳实在没办法把恶梦挥之脑后,仍然惊魂未定、心有余悸,急切地想探问“为什么”的话,希望妳能够按照上述提及的方向对梦境做进一步的探索。

潜意识化身为恶梦,趁着婚礼这个压力事件反映妳对现况的理解与感受,若妳能趁着步上红毯、戴上戒指前重新再思考一次这些问题,就能避免恶梦在婚后的真实生活上演。如果结婚是一场大 show,婚后 the show must go on,恶梦只是提醒妳停一停、再思考一下,也许妳可以写出更棒的婚姻脚本!


注: Holmes 与 Rahe 调查一般人的生活事件,并要求受试者为事件所带来的压力进行评分,编制成社会再适应量表(Social Readjustment Rating Scale, SRRS)或称压力量表(Stress Inventory)。其中,最低分的压力事件是轻微违规,11分;最高分是丧偶,100分。结婚的压力指数刚好位居中间,50分。

【艾彼解梦】

你也有梦想要解吗?让艾彼用心理学视角带你看自己的梦境!如果有些梦境没有列在上述之中,欢迎你与艾彼分享自己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