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蔡依林演唱会后,忆起玫瑰少年叶永鋕,我们要留下片刻时光怀念他,想像性别更自由的世界。

那是玫瑰少年的故事,他叫做叶永鋕。他来自屏东,他死在 2000 年的四月。

叶永鋕每天下课都不敢去上厕所,因为担心同学会笑他娘娘腔,脱下他的裤子强行检查。2000 年 4 月 20 日,他提前在音乐课下课前五分钟一个人离开去厕所,下课后却被发现倒卧在血泊中,送医不治。这在之前,叶咏鋕曾对叶妈妈说:“妈妈你要救我,有人要打我,为什么他们要欺负我?”

这是蔡依林在 11 月 6 日演唱会现场播映的纪录片,侯季然执导,世界停下脚步重读叶永鋕的人生。叶妈妈看着镜头说起死去的孩子,她说孩子好细心,总比任何人都担心她,总不解为什么世界要如此残酷对待他。(同场加映:写在蔡依林演唱会后:每个人都需要“坦然面对自己”的勇气

他死的那时候,诊断书说是心脏病发作,叶妈妈颤抖不服,她说“你看看他的健保卡,从小到大有没有看过这一科?”孩子的解剖,她不忍看,觉得这个孩子,被世界遗弃了。

蔡依林在演唱会说:“非常谢谢叶妈妈,因为这位玫瑰少年 - 永鋕的人生非常短暂,但却给我们很大的教育意义。其实,包括我自己在内,从小到大,我们都在寻找大家的认同;这社会认同我吗、老师认同­我吗、我的朋友认同我吗、我的家人认同我吗?然后,我们被教育着什么叫正常,什么是对的。但是,很少被教育我们要有一颗包容心,学­会接纳。先从接纳自己开始,然后,接纳所有的可能性,也许,发生在你身边很特别的事情­,不代表你是很奇怪的,当你有对象可以倾诉的时候,那是你开始接纳你自己的那一刻。”

我相信永鋕在跟妈妈说他在学校发生的事的时候,他其实也在怀疑自己。所以他的故事也希­望鼓励大家,多一份包容心,先认同你自己,也许你真的不一样,但是,那又怎样。

我真的非常感谢每一个故事里面的主角,给大家、包括我自己,非常多的提醒,尤其身为演­艺人员,更需要大家的认同,但是,当我自己不认同我自己的时候,我自己也会迷失方向,­我希望,如果你周遭也有这些朋友需要帮助,请你打开你的心,伸出你的双手。”(推荐阅读:“身为出柜同志,我从小最不缺的就是罢凌”

叶妈妈失去了叶永鋕,也开始听见其他孩子的故事。叶妈妈在影片里说:“我会问,他们有罪吗?我的小孩子没有了,但我要救像他们一样的小孩子。”总觉得是相似的,他们被其他同学冷眼排挤,他们的爸妈被老师约谈,老师说“快带你的小孩去看医生,他们不正常”,然后转身对罢凌状况视若无睹。叶永鋕的生命是一个远去的坐标,那些孩子是后世的经纬,叶妈妈想看到那些孩子替叶永鋕活下来。

2010 年,叶妈妈参加了高雄同志大游行,她站上舞台,她说“孩子们,你们要勇敢,天地创造你们这样的人,一定有一道曙光,让你们去争取人权。要做自己,不要怕。”她继续说:“你们不要哭,我们没有错。我们要向着阳光,去争取我们的权利。”(推荐给你:2015 台北同志大游行现场笔记

世界失去了叶永鋕。而我们还有好多叶永鋕。

世界,是该松绑正常与不正常的枷锁了,我们看叶永鋕的故事默默流泪,因为想起了自己身上曾被贴上“不正常”标签的那一块,我们想起了多少人正走在叶永鋕的旧路上,差一步就要被社会的“正常”机制推挤坠落,就要被黑暗吞噬。但他们的“不一样”没有罪,没有人需要跟其他人一样。(同场加映:同志大游行奇装异服?让世界生病的“正常”框架

因为人是这样的啊,每个人身上都有特别的那一块,阳刚或阴柔气质不专属于任何性别,我们有自己生活与爱的形状,我们可以和别人都不一样,我们不过都想为自己活得更自由。

给被世界贴上不正常戳印的人们,我们要向着阳光,任由光亮揭示我们多么不同,因为,我们的不一样,太美太美了。

我想为我们的不一样发声、我想为所有人的不一样发声;从解开性别暴力的伤痛开始,你呢?我们一起,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