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翁山苏姬领导的全民盟拿下 70% 的选票,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承认落败,我们在这一天期待一个更好更透明更自由的缅甸。回顾翁山苏姬从 1988 年走来的路,我们一起相信翁山苏姬说过的那一句,“真正的自由,是无所畏惧”。(推荐阅读:《翁山苏姬 The Lady》在你的梦想之前,我微不足道

这是缅甸撼动人心的一刻。翁山苏姬领导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NLD),拿下 70% 的选票,在国会中取得绝对多数。执政党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SDP)代理主席塔欧(Htay Oo)承认败选,并表示“我们输了,会毫无保留接受结果。”前主席瑞曼也在脸书承认败选。

翁山苏姬于今日稍早一身素白发表演说,不卑不亢提醒选民以平常心看待选举,勿以激怒对手为乐。“现在庆祝获胜或许还太早,尽管我们都知道必然的结果!但我要提醒大家,落败的候选人要接受选举的民意结果,而胜选的候选人也不要以激怒落败者为乐,让对方有不好的感受不是我们的意图。”

这是缅甸 25 年以来,首场公开且民主的全国性大选,迎来执政党难能可贵的低头认错,也即将迎来缅甸常年来遭军政府统治黑暗下的民主曙光。此次选出的国会议员将于 2016 年二月就任,三月预计选出总统。若选举顺利促成政党轮替,这将会是继 1960 以后首个民主政权。

缅甸军政府确有过往不遵从民意的前例。1990 年,由翁山苏姬领导的全民盟曾赢得国会大选,当时选举结果被军政府否认,翁山苏姬遭软禁,隔年翁山苏姬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在自己的国土上,依然处处受限。2007 年,缅甸政府颁布宪法,明定“配偶及子女为外籍人士者不得担任总统”,阻断翁山苏姬的总统路,该宪法修正被戏称为“翁山苏姬条款”。

此次选举,世界都在关注,我们想知道缅甸等不等得到他们一路期待的民主?我们看着一路走来,尽管面对重重障碍,翁山苏姬并不灰心,她以坚毅的身影,展示了面对军政府的枪炮面不改色的决心;缅甸人也并不灰心,他们用选票大声喊出他们想要的缅甸,他们说军政府大势已去,我们想要更透明自由的未来,我们想要能带缅甸往前走的领导者。(同场加映:“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让国家更好是我最执着的梦想”南韩第一位女总统 朴槿慧)

翁山苏姬:“家庭分离,是我争取缅甸自由要付出的代价”

1988 年,翁山苏姬在仰光瑞德贡大金塔的台阶上首度公开演说,她对 50 多万人发表她对民主的想望、对缅甸现况的失望。她说“身为翁山的女儿,我不能对缅甸发生的事情无动于衷,眼前的危机是缅甸第二次的独立奋斗。”人们认识了翁山将军的女儿,她也不再只是翁山将军的女儿。

随即她成立全民盟,缅甸人民开始有了可以信赖的方向,1990 年的胜选不获承认,只证明军政府的卑劣顽强,但她挺过遭政府软禁的漫长十年,她挺过丈夫阿里斯逝世的 1993 年,她悲痛的在日记写下:“家庭的长年分离,是我争取缅甸自由要付出的代价。”(推荐阅读:把“家”的定义还给相爱的人

直至 2010 年,她结束长期软禁,重获自由,等到 2015 年的今日,全民盟拿下 70% 的席次胜选。所谓 25 年后的胜利,其实是这样的重量。胜利的背后有太多伤痛,翁山苏姬轻轻放下了自己以家为单位的快乐,沈沈地扛起了缅甸全国自由的责任。

翁山苏姬的传记电影《以爱之名》电影里有一句话很赤裸,“夫人,任凭妳做抉择,要妳的先生和孩子,或者妳的国家?”我回望翁山苏姬走来的这一条路,我突然觉得,她或许并没有刻意选择谁,其实,她想选择的是所有人更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