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好的设计应该像是一座桥,把物品和“人”连结在一起。设计,是归零,让生活元素回归到最简约的单纯。一起看看来自法国的 Philippe Starck 如何用梦想感染身边的人!

当一身轻便的 Philippe Starck 走进会议室,眼前这位像个大男孩的鬼才设计师彻底颠覆了我对他的极端想像。以为他会像所有设计师一身极简非黑即白配上雅痞休闲鞋,漫不经心以高雅昂首阔步的姿态现身;却穿着像个邻居大叔,轻松自在毫不造作,以纸杯装着咖啡背光而坐;以为他将天花乱坠咬文嚼字,却首先为自己的憋脚英文道歉。我不是 Starck 迷,却也知道几款他的经典设计;就在接获邀请参加这场座谈会前几天,在市中心逛街时还对身旁友人说了:“看看那柳橙榨汁器,多美哪。”

从小在父亲工作环境(飞机制造商)耳濡目染下,Philippe 对于高科技、设计以及机具操作手法有丰富的观察与体验。 从报章杂志、媒体报导都可以知道 Philippe 设计范围涉略多且广,从一支牙刷、一张椅子,到空间设计、甚至建筑设计,为什么这位设计师拥有这么多知识,举手投足创作皆如鬼斧神工?

“让生活简单。”Philippe 这么说。以减法哲学过生活,永远追寻极简法则,那么事物本质则自然呈现。当本质跃上眼前便可以清楚透析重点与事物轮廓,如果再以谦虚的胸怀加以诠释则可达到他心目中最高的境界:优雅。

他以同样的态度思考设计、获得灵感;从单纯的动机出发,最好的办法就是净空脑袋才有办法开拓不同视野。在一张大的、干净的、空无一物的桌上打开一张空白的草稿纸,由创作概念开始奇想,引发成为一个计画,最后才有产品出现。这样的视野并不是一开始就能拥有,设计师在生命中随着年岁增长以及探索的经验则有助于开创不同高低的眼界。

不过简单并不表示随便,当一切从简之后,细节构造与比例就显得十分重要。

访谈中,Philippe 总是强调小我与大我之间的互动关系。“当我们诚实面对自己,才会察觉自己的渺小;以这个渺小的个体替人类大众提供服务时,才拥有存在的价值。”他强调,设计师并非万能,无法创造奇迹拯救生命,不过却可以让生命与生活更加美好;同时这也是他对自己的期许。

座谈会是由 Philippe 最新的合作设计,来自巴西的凉鞋品牌所举办。

“我从来不因为设计品的价值高低来评断设计好坏;相对的,我检视的角度是这个产品是否可以替更多的人带来更好的生活。”Philippe 表示,围绕着赤道一圈居住的人都需要凉鞋,那么他替社群(大我)提供服务的第一个目标已落实。再者,鞋子是生活必需品,而非饰品配件,所以产品设计本身舒适比外表漂亮来得重要;除此之外,便宜让每个人都可以负担的制作成本也是考量重点。这个品牌制造凉鞋的工厂每年生产销售一百万双的成品,也显示出大家都喜爱也需要这件产品。(同场加映:包装设计界的奥斯卡奖! Pentawards 教你用设计抓住品牌灵魂

“我的存在不是让凉鞋跟上潮流变得有型,而是让穿上凉鞋的人感到自在、漂亮。”Philippe 承认当初设计鞋款时设计瘾上身,在创作过程中欲罢不能,一连草构出四十八种不同款式、颜色的雏形,也希望每个不同样子造型的人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鞋。

我很好奇,如果将慕尼黑拟人化,在这四十八款凉鞋中,Philippe 会替慕尼黑挑选哪一双鞋呢?下方照片里他手中端着的黑色夹脚凉鞋则是他给我的答案。

“优雅、利落是我对慕尼黑的印象。”说完,Philippe 又笑着补充,“不过今天的天气,我大概会再套上一双袜子噢。”

身为一位设计师面对自己作品时,Philippe 则再次展现出诚实、真诚的一面。上面这张照片中,前头一朵黑色圆纽扣,脚背部分有细带子的凉鞋,在第一次的雏形其实没有脚背上的这条带子。在追求极简可能性的过程中,Philippe 希望一再突破自己的极限,无奈在反覆试验后,脚跟因为走路摆动关系,脚板容易跑出鞋板,基于安全上的考量,才在最大容许状况内加上了细带。

“不过我不会放弃思考改良的可能性。”Philippe 肯定地喃喃自语。

整场座谈会一位女士始终在侧默默地安排细节观看,她就是 Philippe 的妻子,Jasmine。从言谈中了解,Philippe 做设计,而 Jasmine 则负责其他以外的周边事项;两人一同工作、一起旅行,一起过简单生活。

我很好奇,在 Jasmine 眼中,她的丈夫是个什么样个性的人,可不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 Philippe 呢?

“Over Human(她强调,虽然这不是一个字,却很真切地形容她心目中 Philippe 的样子,简单来说就是“超人”)、Humanist(以人为本),最后 Visionary(梦想家)。”她毫不扭捏赞扬自己先生,眼生爱慕。照片里 Jasmine 手臂上的特殊刺青在 Philippe 手臂上也有一个相同的图腾,问了其中典故,两人都笑了。(推荐阅读:丹麦摄影师捕捉《Young Love》亲密时刻:爱是在你怀里做个孩子

“这是我们相守的信号,空心圆圈是结婚前的日子,两年;实心圆圈则是结婚之后,我们已经忙了三年,有三个实心圆还没有刺上去;婚后第三年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就是那一条杠子。”Jasmine 这么说着。

“对我来说,戒指随时可以拔掉不具有特殊意义,刺青却是一辈子的事呢。”Philippe 随即补充道。

如果你是 Starck 迷,你一定清楚他的设计理念与初衷始终没有变过,甚至目标越来越远大,希望替更多大我(社群)服务,让更多人的生活更美好。对我,从这位大男孩设计师纯朴的眼中,比对他的最新设计,你知道他说的是真话,尽自己的能力把每一件简单的事情做好,不管是一栋大楼、一个空间、一部车、一架榨果汁器或是一把牙刷、一对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