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邱泽的瞭解有多少?先别急着定义他,看完这个专访,你会发现邱泽棱角鲜明的可爱,以及他对演员专业的用心坚持,听听邱泽说:我不是天才型演员,可是我有绝对的努力。(欢迎一起来说说你觉得爱情是上天安排还是机率使然:女人迷 x 必娶女人 女人的幸福自己抢?

台湾偶像剧正起飞那几年,有个男孩穿梭在各大电视台间熬戏,他奔波的年轻身影留下少女对爱情的一幕幕幻想。他是《原味的夏天》里的夏日、《无敌珊宝妹》里的赵唯青、《小资女孩向前冲》里的秦子奇——邱泽。

有一段时间,邱泽在台湾演艺圈息影,所有人都说这个男孩不是那么适应娱乐生态。邱泽从不避讳谈他一个人的独来独往,这样的性格对演艺圈来说好像过分真实了。

潜沉一阵,2011年《小资女孩向前冲》里的秦子奇的俏皮形象让他再次翻红。走红后倒不急着接戏,他慢慢走这条演戏的路,放空有时、停戏有时,思量剧本变成他的最大考量。

19岁为帮忙家计提早投入演艺圈大社会,这个外表漂亮的大男生如今已经34岁。那些谣言邱泽身上独有的棱角,在今日的访谈中彷佛依旧鲜明,却显得可爱。

婚姻与面包?快不快乐只有你知道

新戏《必娶女人》谈30岁后的爱情:“平均每55万个单身男子中,只会有一个,是你的恋爱对象!比陨石撞击地球的机率——47万分之1 还要低!”

爱情这么得来不易,我们还慌张着“嫁不出去”,邱泽对当代婚姻现象说:“以现在这时代不该有适婚年龄,只要你有经济基础,几岁结婚都可以。”反驳现代剩女说,他鼓励所有被社会谴责的单身女性:“不要活在别人的看法里,快不快乐只有你知道。”(推荐阅读:【婚不婚插画专栏】我们相爱,依然拥抱“一个人”的完整

“我越来越确定家庭的面貌,以前谈恋爱不会想那么多,事实上有许多现实上需要克服的条件、小至琐碎的柴米油盐。”

习惯一人生活的他对家庭依然抱有想像,但不着急。戏里郝萌是个不信任婚姻的男人,现实中的邱泽说:“我本来就对爱情半信半疑,现在越来越随缘了,不强求一段不适合彼此的关系。小时候就会把恋爱看得很重。”

小时候是多小呢?我反问。他调皮回应:“在这一刻之前都是小时候。”说来是玩笑话,好像也格外写实。每一刻都在成长,理所当然过去都是小时候了。

十个年头过去,邱泽有时露出男人的当责、有时又带着男孩的调皮。岁月没有从他身上带走太多天真,我总觉得那个他们所说“有距离的邱泽”其实是不存在的,因为邱泽太真实了。他一喜一怒,都不愿掩人耳目,这么靠近。(延伸阅读:男人与男孩的对话 演员邹承恩:“去爱是勇气,爱下去是智慧”

一个角色即便是一句话都有挑战空间

在《必娶女人》邱泽与柯佳嬿二次合作,他说与柯佳嬿有种老默契、两人总能在对戏中帮助彼此成长。前后两码戏,秦子奇与《必娶女人》的郝萌都让他特别入戏:“我性格里有个面向是很像秦子奇的,孩子性、不想长大。郝萌对我来说是比较有挑战的角色,他是一个比较冷静的人,多余的动作都会变成其他意思,要抛弃过去习惯的演戏方式,所以深刻。”

在遇过了那么多角色、两岸三地拍过片后,邱泽心中有没有最期待的角色形象?他说:“对演员来说,在哪里拍不重要、拍什么角色是其次,剧本故事永远是最重要的。一个角色即便是一句话都有挑战空间。”

邱泽:“重点不是戏的份量,而是演员赋予角色的重量。”

他一句话道完,深具重量。邱泽这个人的演员形象在我面前更鲜活,他不只是屏幕里笑起来像洒出整个白日阳光的男孩,更是把戏当人生在磨的演员。(推荐阅读:没有非做不可的决心,别走这条路!到纽约当演员追梦攻略

我是个努力的演员,我期许自己更用功

要揣摩一个新的角色时,邱泽会反覆在家里走戏,身旁有人反而静不下心:“有人就会分心,我需要很多独处的状态。”独处对邱泽来说特别重要,演艺工作让他身旁时常聚集人潮、处于纷扰的环境,因而更珍惜一人的时候。

独处是他一贯面对自己的方式,也因为如此,邱泽人生的重心跟随思考转移,现在的邱泽以工作为重:“以前看待工作反而没有这么谨慎、全力以赴。当兵之前还在念书,工作对我来说是有趣的,又演戏又发片又玩团。当兵意味不再是小孩子了,退伍后我就觉得应该要做好一件事,我选择演戏,我要靠表演养活自己。”

当兵对邱泽来说是人生的转乘站:“做很多例行公事,身体一直在做不用思考的劳动,心里就越静。”

演戏对邱泽来说是神圣的,在那么多兴趣里,为什么他偏偏选择演戏?他斩钉截铁道来:“演员是我的天职。有可能是一厢情愿、但我觉得这是老天给我的任务。”(同场加映:学习失去这堂课!专访五月天石头:“死亡这么近,更要用力的活着”

“我相信有天才,但我不是,我是个努力的演员,我期许自己更用功。”

这样一句话令人感动。没有天赋的人可不可以做梦?Dream Job 或许只为了用功的人存在。

演戏对我的意义像呼吸

一面工作,一面在戏中修炼自己。第一部戏是21岁的《雪地里的星星》,那时的邱泽恨透演戏。他说郎祖筠老师深深影响了演戏之路:“我是春禾剧团毕业的,我受舞台剧的表演训练,郎祖筠老师对我后来的表演有很大的启发,没有她就没有秦子奇的喜剧节奏。我们常以为大多数是演员的品味去解读表演,但大部分的节奏都是设计的。”

聊起表演,邱泽眼神里有了光,像谈一件终身大事,时而起身表演一个桥段、时而眼神凝滞谈一个戏剧概念。

邱泽说:“演戏对我的意义像呼吸。它存在,但又希望不着痕迹。”邱泽说戏是一种无所不在,就像呼吸一样,要让它自然发生。他总是道出一些深奥字句,把人的思绪拉到新的次元腾空翻越。

你其实只要当你自己

除了演戏之外,邱泽私下从没放弃喜欢的音乐、摄影。对他来说这些兴趣不需要设限目的:“不要为自己喜欢的事设目标。小时候你打篮球别人就要你成为 Micheal Jorden;你跳舞别人就期待你成为 Micheal Jackson。像‘谁’好像变成了我们的梦想。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其实只要当你自己,就好啦。”(推荐阅读:电影里的九个爱自己练习:学习做最诚实的自己

邱泽的话时常断句在意想不到的位置,我听他沉厚的声音,特别安心,他时常思考半晌、才吐露出下一个句子,我想即便他是一个演员,都是一个不容易说谎的人,他喜欢活的很真、活得踏实。

“人生中有没有一件事是可以不问为什么?你做一个事情别人要标签你,你还要给自己目标,都是很无聊的。看你看到的、做你想做的,不要陷入目的论,这样最快乐。”——邱泽

不只是美少男,最在地的大男孩

邱泽的任性对经纪公司可能是有点头大的。他说自己就算活到34,依然孩子气、不愿长大:“譬如我去赛车、签生死状就很任性,大家都觉得很危险。但在可以允许的范围内,我都想试试看。赛车是一个可以跟自己相处的运动。”(你会喜欢:电影里的九个爱自己练习:学习做最诚实的自己

邱泽的所有兴趣,彷佛都为了与自己相处而存在:“我喜欢透过不同途径,找到自己。其实大部分在做创作的人好像都是这样,你的作品会反映你的模样。”

身旁的工作人员也形容邱泽的孩子气:“时常化妆画到一半他想到某件事会自己笑。有一次我看 monitor 看到他在抓眼皮,很像抓了什么东西吃下去,我觉得他很在地,他其实是很接近生活的人。”话一玩邱泽兴奋谈起:“他刚刚说那个吃下去,其实是小时候大人都会说眼皮一直跳的时候就念‘好事来、坏事去’然后把厄运吃掉。或是睫毛掉了要许愿;不小心讲到坏事就要敲木头三下说:‘呸呸呸童言无忌’;小时候还相信吃一百个飞机可以许愿。”

邱泽一边聊,复刻回忆好像都回来了,他的天真让工作人员们顿时聊开、充满笑声。如果你对邱泽的印象还停留在电眼美少男,实在该来看看他孩子气的一面。

奔腾与安静:赛车与阅读

邱泽喜欢赛车以外,热爱生命所有冒险的可能。他说登山赛车都只是一种兴趣:“我的爱冒险是喜欢挑战难的事情,不论是兴趣、或是演戏。”邱泽生命中有种绝对,他追求人生中冷热分明的感受。

他喜欢探险的速度,也爱静下心来读故事。聊起近期读青山七惠《离别的声音》:“看似平淡无奇,清清淡淡,力道却很深,在心里留下回响。”邱泽热爱日本文学,举例辻仁成、三岛由纪夫、太宰治、白石一文他很是雀跃、侃侃而谈。说起心中第一名的读物他脱口而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答案:“小王子。”(推荐你看:重读小王子:世界之所以美,是因为有你爱的人

邱泽在本质上有种忧伤的纯粹,悲伤在他的世界里、是干净而透明的。与邱泽聊了一小时,总觉得关于阅读他还有很多话想说,他说喜欢阅读,是因为这些力道不着痕迹地打进他心里,我想就像这晚邱泽作为一个演员的认真、身为一个人的真诚用力打进我们心里一般。

这是一个关于喜欢独处的大男孩的故事,他养猫,收戏后回家与猫见上一面成为生活里的可期可待;他阅读与摄影,用文字影像刻凿自己生命的轨迹;他在大城市的一场场戏里熬,深信自己永远可以更努力。邱泽这个名字,我们正要重新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