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佛劳伦斯饰演《饥饿游戏》凯妮丝一角让她成为全球的新英雄形象!珍妮佛在记者会发表:“我从来没有真正感受到自己向她告别。”凯妮丝的坚毅形象将永远伴随我们!跟着《饥饿游戏》回顾看看系列电影之于影史的三个意义。(推荐阅读:

卖座强片《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上映在即(11月18至20日全球上映),珍妮佛劳伦斯在公开记者会发表不舍的告别。《饥饿游戏》三部曲让珍妮佛劳伦斯以凯妮丝身份成为全球女英雄,一手把她捧上重量级好莱坞女星的一级战区。

珍妮佛在洛杉矶媒体试映会说起对凯妮丝不舍:“一想到当电影最终上映、一切将画下句点,我就非常不适应。这么多年来,这系列电影一直是我的生命。”

她谈及凯妮丝时说:“我从来没有真正感受到自己向她告别。”

关于凯妮丝在影史上留下的女英雄形象、精致谱写了女人的强壮与柔软。小珍妮佛没有准备好与凯妮丝道别,我们也永远不会。跟着《饥饿游戏》回顾看看系列电影之于影史的三个意义,也练习凯妮丝教会我们的坚毅。(你会喜欢:

女人力量不只存在童话

“如此勇敢的人,不应该被拘束在那愚蠢的戏服里 。”

《饥饿游戏》作者苏珊·柯林斯很早就说过:“这不是一个童话故事,这是一场战争。”当身旁的人建议她在书写故事时别让凯妮丝杀死爱的人,她这么淡淡地回答。

凯妮丝艾佛丁是一个虚构人物,作者希望藉由她给社会当代女性启示,勇敢参政、不害怕争取权利。当我们想起英雄形象,绝对不会忽略凯妮丝,她代表一种革命,争取的不再是“被保护”的权利,而是为自己战斗的精神。她的英雄形象终于不再牵涉性感符码,她的美丽也不必王子与公主的童话幻想来成就。(推荐你看:

戏外的珍妮佛劳伦斯也在近来为薪资权益发声,当她起身揭开好莱坞女性歧视,电影大佬指责她像个屁孩要糖吃。珍妮佛说:“对,我就是要大家看见,当女人站出来为薪资请益,就会被人说不可爱。女性挺身而出,据理力争地发声,就会被称为屁孩。我不认为有人会那样描述男人。”(延伸阅读:

她是凯妮丝,在战争中永不低头的那个女人。

女汉子,请放心脆弱

“即使我会死,我也希望为真实的自己而死。”

凯妮丝的坚毅并非以往杀手电影里一味的冷酷无情、成为杀人机器。她的冷酷是为了和为心爱的人,当亲密的朋友被杀害时,她需要时间去哀悼,而不是立刻寻求报复。我们常以为这样的“强势角色”必须符合男性特质,但凯妮丝却依然保有女性的敏感与纤细。在战争中她尊重所有她的敌人、不赶尽杀绝,只有在必要时她动手,因为那是唯一一条回家的路。

突破性别刻板印象,男女都可以在阴性阳性特质间流动,是凯妮丝教我们的事。“她是如此强悍有力、脆弱易碎,又如此美丽、不可原谅”是作者苏珊·柯林斯第一眼看见珍妮佛试镜时说的话。女汉子也可以是弱女子,即使她真是超人,也同样会有脆弱无助的时刻

写在第一部刺激打斗过后,电影更着重讨论女人在获得强势地位和主导话语权之后,还要面对何种挑战?于是我们看见凯妮丝的旁徨、犹豫、无助感,甚至看见她在爱情里渴望依靠的模样。

爱是一切存在的理由

“善良的人是危险的,他们总有办法进占我的心。”

电影男主角彼得曾说:“我不想让他们改变我,变成那种与原本的我完全不同的怪物。”他在电影里就像扮演一个守候的角色,永远安静地等待凯妮丝回头。在电影中有凯妮丝的爱情一向是种策略、生存的方法。凯妮丝成了爱情里的掌舵者、甚至利用了彼得,不再是我们记忆里总是爱情弱势的女性角色。

然而她的生存法则只为一种善而活,走过生与死交战、嗜血本恶。 没有她踏入战区保护妹妹的初衷、没有小芸、没有来自11区的面包,就没有存活下来的凯妮丝。总总起义,皆是为了和平。(现正热映:

在那个活着多麽艰难的第十三区,我想起故事说着:“唯有爱上你的对手,才有一丝存活的机会。”我们爱着分歧、爱着不同、爱着明天,尽管辗转,爱终究会带我们到对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