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台湾国际女性影展选片《南亚的新娘》被列为勇女无惧的类别,谈巴基斯坦小新娘赞娜在童婚大环境下与母亲联手的奋力一搏。童婚,离我们很遥远吗?看看作者陈太阳的观点,幸福该是每个人的权利,她们的嫁纱也该代表她们的自由意志。

追求自由的路途,必须付出多少代价?在南亚,有许多女孩,还不曾尝过何谓爱情,便被迫成为某个人新娘,披上原本应该是前往幸福道路的嫁纱,在这些女孩的未来蓝图里,这件美丽嫁纱并不带有任何一丝幸福,反而代表着幸福的终结与毁灭,她们才正要认定一个家,便被迫成为男人交易的商品,以商品之姿,移转至另一个毫无情感的家。

女人,在那样的社会里,在《南亚的新娘》这部电影已说得非常清楚了,“结婚是男人之间的决定”,这个定义对这些女人是多么得不公平,彷佛身而为人的权利,一瞬间已灰飞烟灭。(推荐给你:决心扭转印度残酷现况的漫画女英雄 Priya Shakti

当爱成为幻象、当自由成为虚无、当权利转眼已成荒芜,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想想你我,拥有自由恋爱的权利、拥有选择孤独的权利、甚至是永远放弃自由身的权利,而那些女孩还来不及享受蜕变为女人的喜悦,便让自由之心随着眼泪掩埋,他们大声疾呼、声嘶力竭,却彷佛被这个世界遗忘。

当现今社会在谈论什么条件的男人值得交往时,在那儿的女人,甚至在出嫁前都不曾见过即将成为她名义上的丈夫样貌,无须多言的命运多舛,在那社会里也不过是显得平庸而自然,好像这一切都早已命中注定,妳无可抵抗,也无法说出不接受的理由,出嫁成为了筹码,也许是换来敌对村落之间的和平,抑或是成为男人这一生收集的一尊美丽的纸娃娃,生命的故事尚未谱写,挽歌已悄然的幽幽唱起。(延伸阅读 : 用 rap 控诉阿富汗童婚 ! Sonita Alizadah : 我不沉默,有一群女孩需要我

如果妳和我一样,身为一个女人,那么妳应该正视世界另一个角落真实上演的严重问题,剥夺爱、掠夺自由,妳怎么可以忍受与坐视不管?童婚的问题令多少女孩 / 女人受害?她们需要独自面对多少漫漫长夜,眼泪即使干涸也换不回自由,或许妳正坐在沙发前吃着零食同时收看哄的妳大笑的综艺节目,但此时此刻,彼端却有另一群女孩尚睁着稚嫩惶恐的眼眸,即披上嫁衣,迈向暗无天光的人生,从那一刻起,她们便不如我们能够体会生命里的起伏悲喜,而是直至尽头地忍受不人道的对待。

本年度女性影展播放了代表巴基斯坦角逐第八十七届奥斯卡外语片的《南亚的新娘》,片中直指童婚的问题,披上嫁衣的女孩,还在期待自己能欣赏高挂蓝天的七彩彩虹时,便被毫无理由的社会迫使成为新嫁娘,同样遭受童婚经历的母亲,带着她展开亡命天涯的逃亡,虽然电影总把现实写的些许美好,但大萤幕上的童婚刻划已足够令影厅内的观众怵目惊心。(你得知道的 : 因教育被枪击的17岁女孩马拉拉获诺贝尔和平奖感言 : 杀不死我的,使我更坚强

如果妳还相信爱情,如果妳认为自由是可贵且基本,可否能想像当妳失去这两者时,妳的人生将走得多么徒然无谓,忽视与冷漠是这人世间最残忍的手段,选择捂着双耳闭着双眼,日子同样的过,但若妳还有一些余力,至少能让更多人知道在世界的彼端,正无情地颂唱着悲歌。

不公平的掠夺,值得被正视;令人鼻酸的悲惨事实,值得被控诉,无论做些什么,请选择做点什么吧,至少,让更多人看见,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