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香味是记忆里的味道。图像可能会忘记,但是味道却会在进入鼻腔的那一刻,唤醒沉睡的记忆。味道如此重要,怎么可以不小心对待?让绿藤生机我们分享,关于“香味”你不知道的事。(推荐给你:无法被拷贝的记忆:香水实验室创造你独一无二的味道

【绿藤美妆保养成分百科】制作初衷

如果仔细注意,我们几乎天天都会接触到上百种的天然/化学成分,并藉由各样生活/美妆用品的使用而被人体皮肤吸收;而成分的好坏,正攸关着每个人一辈子的健康与幸福。为了帮助消费者更轻松了解清洁和保养用品背后的成分来源,以及它们对肌肤和整体健康的影响,绿藤花了许多时间研究,并集结了专业的科学知识与成分说明,希望能持续带给大家最真实,且完整的生活用品成分资讯;让安心生活不再只是口号,而是每一天都能够实现的事! (推荐给你:【天然美肌关键】不致癌就一定安全?打破化妆品迷思

成分名称与说明

  • Fragrance(a.k.a. Parfum;香料)

与美容、保养以及清洁相关的日用品中,香料几乎无所不在地被添加在各样化学调剂品里。据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统计,至今已有超过 5,000 多种香料化学物质,以不同的组合被广泛地使用(但有可能并未通过安全测试)。

组成方面,香料主要是以碳、氢、氧、氮、硫等具有芳香性的有机物所制成的混合物。香料之所以具有芳香性,是由发香团(Osmophore)所导致而成。发香团的成员里包含了:醛(Aldehyde-CHO)、醇(Alcohol-OH)、醚(Ether-O-)、酯(Ester-COOR)、羧酸(Carboxylic acid)、酮(Ketone >CO)、硫氢(-SH-)等。

作用与功能

香料最主要的功能,就是为产品增添好闻的气味,使原本不那么好闻的基剂味道,能更容易被大众接受。但香料不只被添加在香水、化妆品、保养品和清洁用品中,它们同时也被广泛地被使用在一些日常用品中,如垃圾袋、蜡烛、卫生纸、玩具等。而食品里同样有添加香料的例子,包括天然香料如胡椒、丁香、肉桂,以及由人工方式调和的化学香料,如各样罐头食物、零嘴、口香糖、糕饼里出现的合成香料等。

以日常用品里所添加的香料来说,大致上可分为“天然香料”与“合成香料”两大种。而天然香料中,又有分为动物性香料(取自动物腺囊如麝香、灵猫香、海狸香、龙涎香)及植物性香料(花、叶、果皮、根茎、枝干、种籽,以及少部分的植物树脂胶);植物性的天然香料其实就是大家最熟悉的植物性精油。


香料不只被添加在美容、保养和清洁用品里,它们同时也被广泛地被使用在一些日常用品中

合成香料中又分为“单体香料”和“调和型香料”。其中“香精”便是运用各种“单体香料”及“天然香精”为基础,经由不同比例混和而成,而市面上的化妆品所使用的香料和香水也大多是以这类调和方式制成。虽然是人造合成的物质,但能散发出类似天然精油、或和精油几乎一样的味道;同时因为价格低廉,因此被广泛运用。

合成香料能做到让产品拥有“天然”的气味,所以举例来说,一般大家闻到玫瑰香味时,会自然联想到这个香味是从“玫瑰”而来;但如果以人工香精去调配,仍可以释放出同样的香味。

关于这个成分,你一定要知道的事

1. 大部分的香料都属于商业机密,一般业者并不愿意主动公开

虽然添加在产品里的主要成分都需要依法标示,但对业者来说,在香料这块,香水/香料中的化学原料通常是被视为不能公开的商业机密。因此,以目前没有强制要求业者需要将所有香料配方会使用的成分标明清楚的情况下,大部分的业者会选择以“香料”(Fragrance)当作统称带过,而消费者不知道的是,名称背后其实代表着一连串化学物质的合成。少了透明标示,对消费者来说可能增加了对某些成分过敏的风险,尤其对于香料/成分有过敏体质的朋友,更难以轻易透过成分辨识,或避开过敏原。 (推荐给你:守护细胞的海鲜素食疗法──从过敏到癌症都适用

2. 人工香料对健康有诸多危害

根据美国皮肤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香料的添加是导致皮肤过敏、红肿和其他皮肤病的首要原因。而其中被隐藏在“人工香料”里有害化学物质,更被多方证实对身体有其伤害,包括:

(1)以人工方式合成的人工麝香(Synthetic Musk)会长期累积在体内。其中,二甲苯麝香(Musk Xylene)和硝基麝香(Nitro musk)在动物实验里发现与恶性肿瘤的生长有相当密切的关联;而多环麝香(Polycyclic synthetic musks)更被指出会扰乱人体荷尔蒙与雌激素的浓度平衡,提高内分泌疾病风险。同时,合成麝香也会造成环境污染,日本的研究也曾在水域和水体鱼类中检测到二甲苯麝香,对环境和水生动物的健康来说都有长期的危害。

(2)常见于人工香料里的添加物邻苯二甲酸酯(Phthalates),也就是所谓的塑化剂,被许多研究证实对人体的生殖系统会有负面影响。在男性方面,不仅降低成年男子的精子活动量与浓度,也会导致精子 DNA 的损伤和荷尔蒙的变化,提高不孕的可能性。在 2007 年的研究中,包含邻苯二甲酸二酯(DEHP)和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等塑化剂也都被发现会提高癌症,甚至是下一代不孕的风险。

(3)邻苯二甲酸酯(Phthalates)的代谢物也在多项研究里证实,会干扰内分泌的正常运作、导致甲状腺病变、女童过早的乳房发育和性发育异常,甚至提高第二型糖尿病和肥胖风险。

此外,人工香料本身也是一种神经毒素(Neurotoxins),并在 1986 年被美国国家科学院订为神经毒素的六大项目之一。神经毒素其主要特征是会干扰人体的神经系统运作,进而引起不同程度的中毒反应。根据日本一项针对人体对环境毒素吸收速度的研究,若手腕吸收化学物质的程度为 1 ,背部吸收的程度是手腕的 17 倍,那私密处的吸收度便高达 42 倍,尤其在沐浴期间,当周围环境温度升高,更容易提高皮肤吸收化学物质的速度。

绿藤的诚实观点

Q:如果人工香精不好,天然香料就完全没问题了吗?

天然香料固然比化学香料安全千万倍,但仍然得注意,因为有些人天生就会对某种香料过敏,所以对于第一次接触新香水、精油、或其他保养品都应小心测试肌肤的适应度,同时也要考虑其成分是否有光敏性(即遇到光照时会过敏、发炎)。

Q:购买香料的产品要如何避免选到低品质的产品?

很多香水会添加色料,好调制成吸引人的颜色,以薰衣草为例,虽然大家都知道薰衣草的花是紫色的,但薰衣草精油则是透明的,所以如果看到紫色的薰衣草精油,那就可以大概知道那不是纯精油。至于瓶子,在选购时还是以深色防光玻璃瓶最为理想,若是塑胶瓶则不建议购买,一来瓶身往往含有塑化剂,二来装着含有机溶剂的香水,会使塑化剂持续地溶出,长期下来对健康来说是相当大的隐忧。

Q:人哪些是人工香料会引起的不适反应?

对于体质较容易过敏的人,接触人工香料可能会导致如头痛、胸闷紧缩、婴儿呕吐、粘膜刺激、肺功能降低、气喘、呼吸困难、接触性皮肤炎等不适症状。如果发现有类似症状出现,请尽快找专业的皮肤科医生进行治疗,以免引发更严重的不适感。

Q:如果有擦香水,怎么擦才能减少毒性入侵身体?

尽管香水一次的用量并不多,但如果天天使用,还是会透过皮肤、经呼吸而被带进人体,所以学会正确的使用方式,还是能帮助降低风险。如果是香精,可以以手帕或干净的手指沾极少量,再点在耳下、手腕内侧、或膝盖后方。如果是喷式香水,千万不要正对着脸部或某处皮肤直接喷,建议可以朝着前方的空中喷香水,接着向前迈一步后再后退,让空气中的部分香水落在头发和衣物上。

另外,有些人喜欢用精油调油按摩,除了确认精油的来源和品质外,也建议选择好的基底油(如橄榄油、荷荷芭油、或甜杏仁油),而浓度也不建议超过 10%,以避免肌肤过敏。

Q:孕妇和哺乳期的女性可以擦香水吗?

香水的成分不管是对胎儿、幼儿,或是母亲都不好,因此无论是孕妇、准备怀孕前半年,或是处于哺乳期、育儿期的女性都建议远离香水,更不可在孩子所在的密闭空间里喷洒香水,或浓度过高的精油,以免造成肌肤不适,甚至是气喘发作。

贴心叮咛

这里也想特别提醒消费者,无香味(unscented),与不含香料(Fragrance-free) 并不是同一件事。根据着名的加拿大科学家,同时也是麦吉尔大学科学和社会办公室主任(Office for Science and Society at McGrill University) Joeseph Schwarcz 表示,无香味的产品是,产品本身配方没有异味,但其实配方还是有味道,只是味道已经被其他合成物给中和掉。而不含香料,则表示该产品不能添加任何有香味功能的成分,但如果成分本身带有香味,且不是被当作香味功能的成分,就可以说是不含香料。

举例来说,一罐乳液以有香味的油制成,它还是被归在不含香料里,因为油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是润肤,而不是它的香味,但它还是有香味的 (scented)。反之,如果一个产品的配方里有茉莉,但后来又添加了其他化学物去掩盖其气味,那这个产品就可以被归在无香味(unscented),但并不能说是不含香料。

你值得更亲密的体贴,温柔香氛 ME TIME

参考资料

  1. “In Vitro and in Vivo Antiestrogenic Effects of Polycyclic Musks in Zebrafish.” (2014)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ACS Publications).
  2. Maekawa, A., Y. Matsushima, H. Onodera, M. Shibutani, H. Ogasawara, Y. Kodama, Y. Kurokawa, and Y. Hayashi. (1990) “Long-term Toxicity/carcinogenicity of Musk Xylol in B6C3F1 Mice.”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28.8: 581-86. Print.
  3. “Position Statement on The Chemical Identity of Fragrances.” 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4. Taylor, K. M., Weisskopf, M., & Shine, J. (2014) Human exposure to nitro musks an the evaluation of their potential toxicity: an overview, Environmental Health, 13:14
  5. Koo, H. J., & Lee, B. M (2010) Estimated exposure to phthalates in costmetics and risk assessment. Journal of Toxicology and Environmental Health, Part A: Current Issues, 67:23-24.
  6. Chemical Sensitivity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