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国家通过同志婚姻合法化,让我们一窥神秘的中东,尽管经历过恐惧、无助、伤痛,却仍然相信爱的所在。

在巴格达的一场恐同暴力攻击事件中,他们用榔头重捶我的睾丸、用电线勒住我的脖子、用金属物刺穿我的下巴──纳瑟(Nasser)

纳瑟的男友最终丧命在这场惨无人寰的攻击事件里,纳瑟本人则奄奄一息地被弃置在巴格达近郊的一个垃圾处理场。这只是中东地区每天数以千计针对 LGBT 族群(女同志、男同志、双性恋和变性人)的攻击事件的冰山一角而已,尽管纳瑟最终存活下来并成功地逃到土耳其寻求联合国的难民庇护,但其他跟他有相同遭遇的人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中东地区向来因宗教和文化问题对 LGBT 族群非常不友善,全球7个将同志性行为列为最重可处死刑的国家就有四个位在中东地区,然而随着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崛起并控制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大片区域,LGBT 族群在中东的人权状况更是每下愈况。单单2014年,伊斯兰国就发布了将同志从大楼楼顶丢下、石刑等等人神共愤的影片。(关心世界:五分钟洞见世界:穆斯林男同志遭逼婚,我们有相爱结婚的自由吗?

LGBT 族群人权状况的恶化,也逼使联合国召开了有史以来第一次针对 LGBT 族群人权问题的会议。尽管会议宗旨,是要讨论伊斯兰国如何残暴地对待其控制区内的 LGBT 族群,然本文认为,改善该地区性少数族群的人权状况,最根本的方法是将其放置在宗教乃至殖民、族群、政治经济等更恢弘的脉络下去处理。

伊斯兰教作为和基督教、犹太教同源的亚伯拉罕宗教,古兰经里同样记载了同志性行为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罪刑的文句。尽管如此,受限于伊斯兰教更为严格的男女隔离教条,中世纪一直到前现代的阿拉伯世界,同志文学和同志性行为甚至比同时期的欧洲来得活跃,甚至连英国文豪王尔德都曾逃离保守恐同的维多利亚时期英国,前往对同志更为宽容、开放的阿拉伯地区“朝圣”。

然而随着西方的殖民和侵略,西方势力的进逼迫使原本多元开放的阿拉伯地区,逐渐成为保守激进的伊斯兰价值捍卫者,而西方现代性的传入也一并将西欧当时的恐同、同志性行为有罪等思想传入阿拉伯地区。从此,原本自由的社会风气已不再复返。(你会想知道:当西班牙为同志大游行高歌,台湾同志的光在哪里?


图片说明:Abu Nuwas,阿拉伯第一名同志诗人(图片来源:来源

波斯湾地区


图片来源:洞见国际事务评论网。整理:林敬博、制作:李厚颖

根据国际男女同志协会(International Lesbian and Gay Association),现在世上7个仍将同志性行为列为最重可处死刑的国家,就有四个位在中东地区:沙乌地阿拉伯、伊朗、叶门、阿富汗。区域内其他国家,包括阿联酋和卡达等,尽管同志性行为不会遭受死刑,同志性行为可能会导致入狱或罚款。

2010年卡达成功获得2022世足赛主办权时,人权组织曾质疑同志球迷可能会因触犯当地法条而入狱。中东地区另一大国─埃及,过去穆巴拉克执政时期埃及对同志较为开放,但自从塞西军政府上台后,埃及社会政治分为渐趋保守。同志性行为在埃及属合法,但同志可能会被控“放荡背德”而入狱。单在2014年就有超过150名男性因此被逮捕下狱。

去年9月,有8名男子因参加在尼罗河上举办的同志婚礼而被逮捕,他们都被判1年徒刑。原本在中世纪繁荣多元的阿拉伯地区,因为反对西方全面高举保守、伊斯兰教条。现在的波斯湾地区,女权、性少数族群人权的低落已不再是新闻。

伊朗──同志坟场

要在伊朗生活不管用甚么方法都不可能──亚坎(Arkan),伊朗变性人


图片说明:伊朗变性人亚坎(Arkan)在土耳其中部等待难民庇护时与女友在 skpye 上聊天(图片来源:来源

做为区域内足以跟沙乌地阿拉伯分庭抗礼的神权国家,伊朗对 LGBT 族群的态度可说是恶名昭彰,不仅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演讲时公然表示,伊朗境内没有半名同志引来全场嘘声不断;伊朗大使也曾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宣布伊朗断然不会接受同志这样的“生活方式”。

如此仇视同志族群的社会氛围,伊朗成为全球处死最多同志的国家也不太令人惊讶,从1979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已处决超过近4000名同志,除了将同志判刑、入狱外,伊朗也对同志采取强迫变性的手段来“矫正”他们同志倾向。伊朗是全球仅次于泰国执行最多变性手术的国家,政府甚至负担手术一半的补助、在身分证上也可以改性别,然而这样却不代表伊朗社会对性别认同有障碍、或是拌装的变性人就很开放和接受。

在伊朗,若是已经被医生诊断性别认同障碍、或是有拌装欲望的男/女,并没有权力选择他们要不要接受变性手术,因为若不接受,他们将因同志行为判刑,在这样面对家庭、社会到国家系统性的歧视和排挤,伊朗 LGBT 族群人权的低落需要被世人所了解,而伊朗也因此成为土耳其因性倾向逃亡的政治难民中最大的来源国。(你会想知道:“我们,就是灵魂找不到家”变性人小南的故事

土耳其、以色列──沙漠里的一抹彩虹

尽管整个中东地区在地理上和心理上好像是 LGBT 族群的沙漠,但幸好有土耳其和以色列给当地的 LGBT 族群希望。土耳其早在1858年鄂图曼时代就对同志性行为除罪化了,土耳其共和国成立以来,严守政教分离和西化传统的土耳其,国家社会对 LGBT 族群的歧视和霸凌,远没有地区内其他伊斯兰兄弟严重。

1951年土耳其甚至签署条约,内容载明难民将可因为性倾向等因素向土耳其寻求政治庇护,土耳其更是全球唯一一个举行同志游行的穆斯林国家,伊斯坦堡与安卡拉分别在2003年和2008年举办其第一场的同志游行。然而尽管同志在法律上获得了承认,但土耳其至今并没有一部法律保护 LGBT 族群免于被歧视、骚扰、因出柜而被开除、跟家庭决裂等危险。土耳其的 LGBT 族群在土耳其社会里仍然持续面对恐同的歧视和骚扰。

2015年土耳其国会大选出现史上第一个同志候选人,Baris Sulu,政见就包含性别平等法。土耳其尽管在 LGBT 族群的人权待遇上还有许多改善的空间,但毫无疑问,他已成为全球伊斯兰国家 LGBT 运动中的先驱,并将持续成为广大穆斯林 LGBT 世界里明亮的那把火炬。

以色列因其种族和宗教,在一片伊斯兰土地的中东独树一格。虽以犹太教立国,但以色列在社会政治上对 LGBT 族群的开放与宽容,可是堪比许多欧洲国家。LGBT 族群在以色列的人权条件不仅在中东最先进、在亚洲也是最进步的一国。以色列是亚洲唯一一个承认同性伴侣“民事结合”的国家,并在法律上享有与异性婚姻配偶等同的法律权利和地位。尽管因为宗教部的反对,以色列尚未开放同志婚姻,但在其他国家举行的同志婚姻获得以色列承认,同志配偶回以色列后婚姻地位得到承认并将获法律保障。

2008年开始以色列也开放同志配偶领养小孩,这甚至超前许多欧洲国家。以色列最大城特拉维夫从2000年来对同志的开放,使得他成为全球各地同志的朝圣之地,更让他获得“中东同志首都”的称号,更在2011年被全球 LGBT 游客票选为全球最佳同志城市。虽然 LGBT 运动在以色列开出了中东地区最绚丽的花朵,却因为以色列与周边国家长久以来的冲突和宗教民族的分歧而无法向外影响。LGBT 运动在以色列正如同其国家一样,是如此的独树一格却又如此脆弱。(推荐给你:“家,是用爱打造的”同志养育的孩子告诉你什么叫爱

奔向自由

尽管中东地区对 LGBT 族群的歧视和迫害如此严重,仍然有勇敢的 LGBT 族群愿意献身自我去改变这样的现实。碍于现实,这样的组织只能出现在更多元的西方国家,而参与者大多是因性倾向而移民的难民或是移民第二代。

一是在其本国内,LGBT 族群无法获得组织和经验的奥援,势单力薄的处境在如此恐同的环境反而容易受到歼灭;二是只有在更多元、更多论述的西方国家,他们才可以学习最新、最先进的性别论述,并把自己母国的情况介绍给世界知道,结合各国的力量,才能汇聚成更大的运动去影响其母国。目前在西方有两大穆斯林 LGBT 组织,一是在美国的 Al-Fatiha 组织,另一是在英国的 Imaan,然而他们仍时不时收到对组织成员生命威胁的讯息。

处在如此艰困险恶的环境,中东的 LGBT 民众除了逃离母国,朝更自由更能保护自我的国度似乎是唯一可以让他们安全活下来的办法。摄影师 Bradley Secker 在他的摄影集里记录的,LGBT 民众逃离母国至土耳其和叙利亚,等待联合国难民庇护的过程,其中有男同志摄影师、老师、变性人情侣、男同志情侣、女同志情侣、从恐同攻击事件里存活下来的情侣等等。

在这摄影集里面,我们看到他们在过去黑暗岁月里的惶恐、无助,除了生理上可见的伤外、心里上的伤更是无以估量。等待难民身分确认的旁徨、最终可以至第三国家重新展开生活的喜悦与激动,每张照片呈现的脸孔不再是穆斯林、伊朗人、男同志、女同志,撕下这些标签,他们跟我们一样有血有肉、有爱人和被爱的欲望、有安身立命的梦想。最重要的是,他们跟我们一样都值得活在一个无忧无惧的社会。(爱,没有距离:为爱发声!世界各地不分性别的深情摄影集


图片说明:土耳其的男同志难民(图片来源:来源

逃离之后?

今年以来,欧洲难民潮席卷全球所有新闻版面,我们看到这些难民的无助、惊恐而感到震惊难过;然而长久以来,来自中东的同志难民,一直是被全球媒体和国际组织忽略的议题。当我们讨论这场二战以来欧洲最大难民问题的时候,我们该瞭解其中的一部分人,是在其母国都会被歧视排挤的 LGBT 族群。当他们逃到语言不通甚至对他们有敌意的陌生社会时,他们最终可能会成为移民社会和移入国当地社会双重的边缘者。

在 BBC 纪录片 gay muslim 中,他们采访记录了在英国穆斯林移民社群里,男/女同志所面对的情况。在片中,穆斯林男/女同志在英国移民社会遭受的处境,跟他们在母国遭遇的处境有过之而无不及。尽管英国社会对同志的开放让他们可以更自由地谈恋爱、活出自我,但在一个以基督教为主的社会里,穆斯林移民不可避免地组成更紧密和更村落化的社群,宗教也成为穆斯林移民社会维持自我认同的一个重要工具,生活在这个更保守、居民情感联系更紧密的移民社群,同志身分对这些穆斯林移民而言仍然是一个不能明言的身分。

从女权一直到性少数族群的人权,伊斯兰诸国在世界各国几乎都是末段班。在联合国人权大会2011年表决通过的 LGBT 人权宣言里,反对的几乎都是伊斯兰诸国,但我们不该让世人对伊斯兰教的印象,除了恐怖组织外,就是停留在对女人和性少数族群的压迫。世人该瞭解伊斯兰世界在中世纪的繁荣进步,但最该记住这段历史的,就是世上全体穆斯林族群。

只有明瞭唯有重拾多元自由的伊斯兰风气,而不是保守僵化的教条,才是使社会进步、甚至富强的不二法门,伊斯兰国家才能跟上世界进步的潮流,同时,西方诸国也应该立即停止对中东地区神权、保守独裁政权的支持,愿彩虹旗有天能真正在中东地区飘扬。

参考资料

〉〉Bradley Secker摄影集
〉〉国际男女同志人权委员会
〉〉LGBT in Islam
〉〉BBC纪录片 Gay Musl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