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台湾音乐剧《寂寞玛奇朵》集结张世佩、程伯仁、倪安东、卢学睿等音乐好声音,一起唱人生第一声哭啼后的寂寞故事。这次我们邀请音乐剧高音女伶张世佩接受女人迷专访,听听她谈剧场里外的角色、听听她如何在闹哄哄的城市里寻得寂寞可贵

她唱起歌来像一波波浪踊跃起高昂气魄,有时甜如蜜糖、有时又像一把锐利的刀,割开陈旧伤口。坐在剧场,张世佩的歌声为观众开启了新的人生场域、在戏里找出路。有句话说,当美好的东西来临时,你会不自觉地闭上眼睛,这样的声音,让人渴望沈沈坠入。

张世佩这么一唱,就是十一个年头,误打误撞地进入剧场,音乐科班出生,当所有人都说她好有本钱唱歌剧,可是她就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直至有次学妹因为临时不能出场音乐剧《天堂边缘》,找了世佩代打做合音天使,然后她的下一部戏就是女主角。台湾剧场女高音,如果张世佩谦卑说二,不会有人说自己是一。

​​

剧场是她的游戏间,人生才是她的舞台

好声音很难被埋没,世佩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演戏的料,刚站上舞台时,她度过许多肢体不协调的日子:“我前阵子去看了以前的影片,觉得很好笑,僵硬的像只企鹅。一路以来我都很幸运,虽然我没参加面试,冉天豪有曾说我是一个没有企图心的女高音。我一直都觉得没关系,回到人的价值,你会想到找我演戏,代表你看得见我,当你觉得我有价值,我们有缘就在一起。”

这样的价值是她徒手创造的。你可能觉得她的歌声得天独厚,但歌声背后更是苦工,不懂演戏的她在镜子前反覆琢磨,一个笑、一个回眸,都是几百次的练习。这么多种音乐的路,为什么世佩偏偏选了音乐剧?除了误打误撞,更多是她本质里喜欢不断进步:“我觉得它丰富了我的人生,开始演音乐剧就是人生很大的转换,在里面找大了很大的自信与进步空间。那个就是一辈子的。你知道人生中至少有一件事是会做好的。”(推荐阅读:剧场女力姚坤君:温柔爱自己,是饶了那个无法“完美”你的人

世佩分享李国修老师所说:“你人生做好一件事就好完美了。”

“唱歌演戏对我来说,人生如果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就是这个。如果我的歌声让你的心是温暖的,那就是功德一件。只要世上还有一个人觉得听我唱歌感到幸福,我就要继续唱下去。”

唱歌目的不是赚钱,而是赚更多温暖。入行11年来,世佩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正职剧场女高音”,剧场是她的游戏间,人生才是她的舞台。我看着眼前这个大女孩怀着热忱生活,她不只是高高站在舞台上台湾数一数二的音乐女伶,更是把快乐传染给世界的音乐精灵。

钱没有再赚就是,快乐是转不回来的

你或许会以为这样无忧的音乐精灵为什么都没烦恼?人生以快乐为宗旨的她曾经也为工作温饱两难:“我最近才准备结束一份工作,选择另一个让我快乐的工作。台湾剧场目前没办法养活演员,我要兼很多课才能让生活平衡。我一直在思考:工作这件事,我要选的是温饱,还是让我快乐?”

这个念头迟迟犹豫半年了,一个契机她想起七年前因合作认识许效舜,舜哥对她说:“钱不是赚来的,钱是你有多少价值,人家送来给你的。”这句话一直影响世佩的生活方式,她笑说甚至上课时学生临时有事她非常开心,觉得自己赚到一天:“钱没有再赚就是,快乐是赚不回来的。”(同场加映:如果有天这世界穷的买不起一点快乐

孩子给我的成就感,比舞台的荣耀更多

快乐赚不回来,也是世佩从孩子身上学会的事。这几年,世佩在工作与小孩间两头转,直到孩子也去念书了,她开始觉得自己不能再错过她们的成长:“我教课带许多学生,我就觉得我都在带别人的孩子,却错过自己的小孩,她们等待我的时间太长了,开学周我跟学校请了假,专心陪孩子度过开学。我发现我很享受,做早餐、拎着他们去上学、十点帮小孩带便当,她会跟我说妈妈便当好好吃,这比我把很多小孩送上舞台的成就感更大。”

世佩说着话时,肯定想着孩子的脸,因为此刻的她脸上露出了进门以来最甜美的笑。比起把许多小孩送上舞台发光,她更珍惜与两个女儿的平凡相处;这样的快乐,对世佩来说一点也不是牺牲,而是即时把握。

寂寞是很美好的

除了与孩子共处,她也没少做独处功课,世佩今年在音乐剧《寂寞玛奇朵》饰演一位职场女强人,对现代人的寂寞群相特别深刻。她认为我们不必要抵抗寂寞,谈起《寂寞玛奇朵》里有段歌唱:“人生最初的开始是大声的哭泣”,世佩认为我们一生下来便是寂寞:“以前一个人在家会很恐慌,现在到了一个年龄我很享受寂寞,因为寂寞好珍贵。”

寂寞好珍贵,世佩缓缓道来,她聊起前阵子“抛家弃子”去一个人的旅行,所有人都担心世佩“迷糊”个性,先生甚至帮她把地图都查好了:“很多人当了妈妈后,就要跟家庭绑在一起,没有自己的时间跟空间,我鼓励所有妈妈不要把责任都揽在身上。你要出去呼吸,感受一个人的寂寞。一点都不苦,真的很美好。年轻时单身的寂寞会让你觉得恐惧,走过许多关系的变动后,你会发现一个人的时光都要珍惜。”(延伸阅读:跨出那一步,一个人旅行找回面对生活的勇气

接受你自己,比寻求温度更重要

《寂寞玛奇朵》中世佩诠释一个面临离婚的现代女性:“我的角色很强势,心里很脆弱。我觉得很多人都是这样的。这是一个现代的文本,太太跟先生都事业有成,夫妻关系相对没时间经营。《寂寞玛奇朵》演的是一整栋公寓、每层楼都有人们各别要解决的寂寞心事。”

拉远到我们居住的城市,每一个黑夜里还没熄灯的房间主人,你是不是也这样寂寞呢?

人生的寂寞课题,世佩也从脸书世代聊起,她认为脸书把人聚在一起、却把心都丢了:“现在有脸书,你会很关注所有人在做什么,却很少察觉自己。我们年过三十要迈向四十以后,人生开始有很多功课,你慢慢发现最重要的不再是你眼见的。开始花更多时间专注在家人身上,面对一个人和面对自己,没有那么困难的。”(推荐阅读:觉醒人生第一步!把注意力放在最有价值的事上

“我们的表演课常有许多对生命不满的学员,他们要的只是一个不需要一个人寂寞的出口。我觉得奇妙的是你为什么不能面对你自己?你可以先试着接受自己。现在的人我都觉得太追求外在,忽略内在比外在更重要。”

下辈子还要做女人

一个在舞台上总是耀眼的女高音,回归了家庭也是柴米油盐,世佩却说自己要做一个非常快乐的妈妈,享受寂寞的时光、享受自己的本色:“我们以为有家庭有婚姻后人生都要‘埋在这里’,我会觉得永远不要忘记当一个女人非常快乐,无时无刻要很爱你自己,以前我没有觉得爱自己很重要。三年前我的好朋友离开我们,我很震惊,我觉得一定要把握活着的时候去做你想做的事。”

“女人一定要爱自己,下辈子投胎我还做女人。”——张世佩

世佩说出这句话时,我心里彷佛有个小小的地震,为她这样笃定的表态感到震撼。我们常以为女人生来是比较苦的,生理条件处处不吃香,经痛也好、职场天花板也好,总有某些时候,我们想下辈子不要做女人了。可是世佩却如此享受做女人的幸福,她说:“别为任何一个人活,人生终究是为自己活。”(推荐阅读:【女人迷私房对谈】隋棠用生命证明,做自己的女人最好命

世佩总是在无常或遗憾来时这么告诉自己:“未来每一天,我都要为自己快乐,这才是女人价值。”

当妈以后,千万别等老公小孩回家

什么是爱自己?世佩接着分享她的先生曾经斥责她穿得太过邋遢出门,世佩回答:“有什么关系,我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她的先生这么说:“当了妈,你还是你自己。”

“我在孩子面前是他们妈妈,但我不能永远是当妈妈。”世佩说先生总是带她一起成长,也不让她失去喜欢的梦想。就像她常因剧场忙得天翻地覆,先生未曾责怪她的“母亲角色”。我想有一个愿意一起承担家庭责任的人生夥伴是幸福的,也难怪世佩总是可以在母亲与自己的身份间转换得宜。(你会喜欢:压死“妈妈”的最后一根稻草:经济独立才是好妈妈?

“小孩老公都出门后,就是我自己的时间了。第一件事会去吃一顿丰盛早餐,逛个菜市场,婆妈就会告诉你很多社区发生的事。回到家后我会打开钢琴练练唱,它是我很重要的情绪抒发,是我疗愈的方式。我觉得充实自己有很多方式,心灵或是脑容量都有,有时回到家可能很累了,我还会换上运动鞋去公园,流汗就觉得很棒。”

嘿,世佩这位妈妈可是没在等孩子老公回家的,自在的时间,完全属于她自己。

“做女人好幸福!”从世佩笑盈盈的脸上我感到身为女人的难得,她不只想做个剧场好演员、更要做人生的最佳女主角,不抱强烈企图心、世佩反而活出生活的精彩难得。

她也不拒绝面对自己,鼓励每一种在世的寂寞,真心去面对自己的缺陷与不满足。我想就如她所说:“寂寞好珍贵”。因为寂寞我们自处;因为自处我们理解;因为理解我们更靠近。面对寂寞,才能离渴望的温度更近一些,如果你对寂寞的想像是很悲观的,我想你必须到剧场里听听张世佩的歌声清亮而温婉,像岁月的梳子,爬梳过人生的每一寸焦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