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性,不再是不入流、难登大雅之堂的存在,而是我们生存这个现世需要更加理解、看见的族群。看看 Paddy 的母亲写给“她”的一封告别信:无论你是儿子、还是女儿,你都是我的宝贝。(延伸阅读:

如果你的小孩有变性倾向,你会如何回应他?

Paddy McGuire 五岁时,他的妈妈 Lorna 意识到 Paddy 想成为一个女孩,于是这个妈妈给了他的儿子第一件洋装、并且写了一首美丽的诗送给“她”。

我有一只小小的毛毛虫,它小巧、且蓝蓝的
他总让我想起了你
我爱他、养育他、我想满足他所有需要
但他却想要改变
我依循着他的脚步
我喜欢全心全意支持着他直到有一天我必须理解真相
直到那男孩说了再见
你会织起纺纱把自己裹成了茧
你会编织你自己的网,并且拼成你懂得的形状
裹住了你灵魂闪耀的光
真实的你就要破茧而出了
我好惊奇,我别无所想
再也不是那个随着忧郁往下沉的羞怯男孩了
多么一只美丽的蝴蝶呢,它是高昂的、骄傲的、粉嫩的
有时候,我想念我的毛毛虫
好在我的蝴蝶女孩,饱满了我欣喜的心

I had a little caterpillar, small, cute and blue
He reminded me so much of you
I loved him and fed him, tended his every need
But he wanted to change 
I had to follow his lead
I loved and supported still wondering why
'Til the day my boy said goodbye
You spun your silk all round your shell
You wove your web and said your spell
The inside of your soul shone out
And the real you came about
I was amazed, what else could I think?
No longer a shy boy whose heart would sink
But a beautiful butterfly, loud, proud and pink
Sometimes I miss my caterpillar boy
But my butterfly girl fills my heart with joy

嘿,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时刻,她破茧而出、灵魂不再困在疑惑的壳里。

Paddy 的妈妈说:“Paddy 在两岁时,拿起了我的项炼、用头巾假装是她的长发,还好我赶得上她的成长,在五岁时看见她的灵魂。那时我买了一个裙子,Paddy 想和我借来玩玩,我看见她穿上了,小小的身体在过长的裙子里显得很雀跃。然后我就流下眼泪,我没见过 Paddy 这么开心,我很高兴在我的一生中,能看到她这样的笑脸。Paddy 对我来说还是一样的。”(推荐阅读:“成为真正的自己,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澳洲变性人 Jazz 的生命故事

Paddy 的爸爸在刚开始带着 Paddy 出门时,邻居总是投以异样眼光,这时候他就对 Paddy 怀有深深的愧疚感:“Paddy 也是用女孩的样子去学校上课,小朋友都能接受他了,我们这世界的大人为什么不行?”


Paddy 无论在学校还是家里都想做个女孩


My Transgender Kids

为什么我们的世界,不可以有更多美丽的蝴蝶?

Paddy 一家人坦率地接受了孩子的性向,并且陪伴他一起走过了性别焦虑。他们一起向世界分享这个故事,装错身体的灵魂,原来也可以有幸福的版本。

当记者问道如何面对孩子的变性倾相,Paddy 母亲 Lorna 的回答很简单:“只要爱你的孩子、接受他、希望他快乐。相信我,他们灵魂的性别比身体性别更使他感到幸福。”

给世界上的每个小小 Paddy :You're beautiful,it's tr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