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产,在你眼中是什么样的字?世界每个小时,都有一位女人死于不安全的流产手术,我们怪罪女人,甚于改善不健全的生产环境。生产不是义务,生命权的去留争议,我们也许该试着把答案还给人权。(延伸阅读:

堕胎,一直以来被社会拒绝公开讨论。怀孕、流产、分娩彷佛制度,在女人的身体上建立了密集结构,教导我们如何成为一名女人。流产成了非战之罪、一项评估女人道德的标准,它是我们最有默契的噤口秘密。

九月中旬美国国会驳回堕胎资金法案、欧巴马与教宗公开批判堕胎同时,美国作家琳达(Linda West)在社群网站发起了“#ShoutYourAbortion(说出你的堕胎经验)”,女人倡议人士波诺( Amelia Bonow) 、莫里森(Kimberly Morrison)公开自己的堕胎经验,搭上美国联邦众议院反堕胎相关新闻,主题标签“#ShoutYourAbortion”活动在社群媒体热烈传播,走入第21世纪,女人们起身夺回堕胎的话语权

为什么我不能选择成为一个母亲?

波诺( Amelia Bonow)在自己的脸书上写下:“大部份的女人都深深相信着,如果他们是个好女人,那他们的流产行为势必伴随着忧伤、耻辱、悔恨。但你知道吗?我拥有一个很正面的心态以及很安全的流产过程,经历这一切后我依然是一个合格的女人。为什么我们不能选择自己要不要成为一个母亲呢?”(延伸阅读:当母亲是选择,而不是义务:不想生小孩的女人不用对社会解释

“我们不想假装这件事不存在”,波诺说。他们看见美国联邦会议永远只无声地处理堕胎法案、用最不招人耳目的方式讨论,堕胎再次沦为一个只能低语的字。波诺说标签活动不是要女人因流产自豪,而是在不等价的性别前提里,把女人的身体语权还给自己。她认为这不是一个宣扬女人骄傲的活动,而是诉求让每个人都可以活在拥有选择、更善良的法律环境。

每个小时,都有一位女人死于不安全的流产手术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每年全球有 13% 的妇女死于流产手术,也就是说每一个小时,都有一位女性死于流产。身为全球标的的美国美国众议院于9月18日投票通过两项法案,一是将用于资助计画生育协会的联邦资金冻结一年(该协会促进防止意外怀孕,减少性疾病传播,进行子宫颈癌和其他癌症的检查等等。);二为对执行堕胎手术的医生进行限制。

美国研究两性健康的葛特马赫协会在美国每年有8500万件意外怀孕,至少340万名女人独自面对。然而在非法堕胎前提下,他们只能寻求不安全的方式、以药物饮用进行流产。扼杀堕胎医疗环境,不是下降堕胎率,而是泯灭女人生命权。

堕胎不是道德议题,而是人权议题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我们应该结束这像是流行病的流产沈默现象,这关乎人权,堕胎合法化是女性的基本权利,无论他们在哪里,都应该有一个医疗环境确保他们在流产时安全无虞。”

去年有个震惊世界的新闻说明西非塞内加尔(Senegal)一个11岁女孩因被强奸而失学。该国家不允许堕胎,因此她小小的身体里承载了两个双胞胎,现在无法继续她的学业。她的母亲,要求塞内加尔律师协会提供财政支持以便女孩可以继续她的学业,但也强调,这个女孩就需要切换的学校,以免被人欺负。(延伸阅读:“我八岁,我有一个小孩”童婚小新娘的悲歌

无论女孩想不想生下孩子,我们都应该保留她的选择权。失去流产选择权下,她的故事只能有一种版本、那因为被强暴而失去的童年与学习机会。如果被强暴时我们沈默、堕胎时我们沈默,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让世界看见那些痛不欲生的真相?

#ShoutYourAbortion 她们的故事

#ShoutYourAbortion 沸沸扬扬地在网路上发烧,也有人出面反弹“流产有什么好拿来说嘴?”,同时一群女人仍奋力抵制羞愧,他们发声,不只为了身体自主权,更为远方因不健全医疗体系牺牲的妇女、因强暴盛行而早婚早产的女孩、为尚未准备好成为一位母亲的她。

“我23岁时堕胎,这个决定让我以及我两个年幼的小孩得以逃离他们有暴力倾向的父亲。”

“我有两次流产经验,我没有义务向任何人解释这件事:我的生命价值绝对超过一个潜在的生命。”

“我儿子当时才一岁半,我是年轻的单身妈妈,身无分文。我首先要对我嗷嗷待哺的儿子负责。完全不后悔。”

也许有那么一时半刻,这些经历流产的女孩为别人说的“冷血”感到愧疚、甚至偶尔觉得自己“不正常”。当我们已经存在一个更广阔的世界观里同时,若社会依然选择对女人的身体保持缄默,冷血、不正常的更可能是这个社会。(“为什么我们追求正常,而不庆祝独一无二?”16岁自闭症女孩撼动人心的 TED 演讲

如同 #ShoutYourAbortion 诉求不再让流产者成为异类,只有公开谈论才能带来一个安全且合法的环境,让女性能实施自己为自己身体所做的决定。要求堕胎权,并非为了随心所欲的进行流产手术,没有一个女人会愿意承担那样的痛楚,只是我们都需要这一个选项,在生命迷路时去找到继续生存的出口。无论如何,我们都该有权写下自己的生命故事,而这个故事,不应该是充满羞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