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我们曾报导过 700 年后,好莱坞才会男女平等,或许你也曾经好奇过为什么要分最佳女主角与最佳男主角?写在艾美奖落幕之后,让我们一起探讨影视圈假象“性别平等”背后,被长久忽略的性别讨论。(推荐给你:奥斯卡女配角 Lupita Nyong'o 真情告白

今年的艾美奖有好多性平和人权亮点,激励人心,让人动容,希望能燃起大家对影视界性别平权的问题意识。但,大家还有没有注意到一件我们习以为常,但事实上却又有点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方?(推荐阅读:艾美奖落幕后的四大人权亮点:“拥有说不的权利其实很珍贵”

为什么有最佳男主角/女主角、最佳女配角/男配角的分别?

当大家在看电影,因为演员精湛的演技而拍案叫绝时,基本上不会去理睬演员的性别。演戏和运动不一样,没有体能或生理上的显着差异,演技高超与否与性别无关。但在这讲究性平的时代,为甚么还有这样古老的区分?(推荐阅读:有必要分男女导演吗?张艾嘉:“我们都是尽力把故事说好的人”

比较有趣的见解是,如果将男女混合,那被提名的人数将少一大半,颁奖典礼的时间就会缩短,得奖感言也会减少,能在电影海报和预告片上标注的桂冠头衔也会减少。这对商业利益气息浓厚的好莱坞而言,可不是明智之举。

另外,有人认为这样的区分对女性是有好处的。若无性别区分,在以男性为核心的影视领域,女性很可能将少有机会能站在典礼舞台上,得奖的机会自然大而降低。除了演员外,其他奖项皆无性别的区分,例如,首届奥斯卡于1929年举办,最佳导演奖竟也要等到2010年才首次由女性导演 Kathryn Bigelow 赢得(危机倒数,The Hurt Locker)。(同场加映:首位最佳女导演!三位创下电影里程碑的国际女导演

此外,影视中的要角,其视角多是男性为主导,女性较难获得要角的机会。论述上,为了要保障女性获奖的权利,采纳一种类似“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名额保障方式,似乎能让女性在影视界的表现得以被公平地表扬与展现。

但这种“隔离但平等(Separate but Equal)”的政策会不会过于保守?若真要彻底善用名额保障,那是不是该颁发最佳非裔男主角,或是最佳亚裔女主角?若种族不能在影视界被如此区分,那为什么性别可以?在同样也是男性主导的科学领域,为甚么就没有女性的诺贝尔奖呢?不论是科学还是演艺,性别有很重要吗?

假象性别平等

这种保障名额的方式,会间接隐瞒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假象的平等。

在现实世界中,女人和男人的数量不相上下,但在影视领域中,角色却多是以男性为重,或是由男性的视角出发。根据圣地牙哥州立大学电视电影女性研究中心于2015年公布的研究,在2014年和2013年,前一百大票房电影中,女性角色皆只占了其中主角的29%,在2011年为33%,在2002年则为27%。这样的数据,在被性别分流的奖项中是完全看不出来的,而且此以男性为重的现象,显然在这十多年来皆未获得改善。

艾美奖在1949年第一次举办时,不同于奥斯卡,有一个主要奖项不分男女:最佳电视主持人奖(Most Outstanding Television Personality),这殊荣最后由女性主持人 Shirley Dinsdale 夺得。然而,自1951年开始,艾美奖竟也和奥斯卡一样,开始对奖项作性别分流。

影评人 Tom O'Neil 表示,各项颁奖活动为了增加巨星的光芒,并为影视产业点缀更多的浮华与魅力,只会持续地增加各式头衔与奖项类别,但当然,也多少掩饰了性别的不平等。

此外,根据上述电视电影女性研究中心的同份研究报告,指出女性角色的平均年龄(多在20到30岁间)比男性角色的年轻(多在30岁到40岁间)。男性角色多以工作领域为取向(医生或公司主管),而女性的角色多环绕在个人生活(妻子或母亲)。

有85%的男性角色拥有显着的职业或工作状态,但女性角色仅有75%。这些研究结果,都一再地显示影视媒体中的性别刻板印象不断地重演。好莱坞以美帝之姿称霸影视界,身为渲染性极强的媒体事业,性别教育,好莱坞责无旁贷。(推荐给你:安海瑟薇、茱莉安摩尔、凯莉墨里根!四位女星对好莱坞的性别反击

性别本为一种角色扮演

除了生理特征上的差异,性别本就富含高度的文化历史背景与社会涵义。性别本质上就是一种角色扮演,学会当男人还是女人,正是一种角色扮演的学习。

让我来问一个有趣的问题,在 Eddie Redmayne 所主演的电影丹麦女孩(Danish Girl)中,该位主角是位变性人画家,请问 Redmayne 若有殊荣得奖,那该是最佳男主角还是最佳女主角?Redmayne的生理性别是男性,但他所诠释的角色性别可是两者皆曾兼具。

"An actor's job is empathy." – Natalie Portman

Natalie Portman认为一个演员的职责所在,正是同理心。

一个好的演员,能依循着同理心,完整地融入并诠释角色的处境,抛开偏颇的观感,摆脱预设的立场和自身的成长背景。不论是扮演男人或女人,都是带着同理心走进角色的灵魂,那在演员的眼里,又何来性别的差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