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嚼嚼周报】是我们的新尝试!我们知道时间总是零碎,所以【嚼嚼周报】单元力求轻薄但深刻,一口分量,让你轻松带着走;一个议题,让你细嚼慢咽。今天,我们要从亲民党的脸书 po 文争议,来看台湾政坛中的性别歧视与单身歧视。(延伸阅读:【CEO 专栏】女人跟政治,到底有什么关系?

昨天晚上,亲民党网路新闻台的脸书粉丝页,出现这样一张图文:“二个单身女子,怎会了解一个家庭的需要?”并附上洪秀柱和蔡英文的照片在图中,括号中还写着“关心台湾,请用力转传”。

不结婚,错了吗?

台湾的女性领导人,如吕秀莲等,单身者几乎都会被质疑性向与能力,彷佛一个女人在政治上的成功与否,必先要能在家里当个“好太太”、“好妈妈”。

一个问政专业被肯定的女性政治精英,经常被召唤出妻子与母亲的角色,必须事业与家庭兼顾,但男性政治人物,却从未有过“要先顾好家庭,才能在政治上有好表现”的要求。

我们总认为女强人彷佛要家庭与职场兼顾,但“兼顾一切”或许是有史以来对女人设下的最大陷阱,要女人在公私领域都表现合宜,完美家庭生活成了能力的背书。

社会对单身女性的要求从未少过,以“人生以结婚为正常”的眼光中,“单身是异类”的观点仍在生活中如影随形。女性政治人物在选举时便因为单身而遭到非议,质疑的出发点不是“政见”而是“结婚”与否,社会还是不能尊重每个人对生活方式的不同选择。(同场加映:世界一半的人都单身或晚婚!结婚不再是一辈子的大事

单身歧视下女性领导的两难

曾担任美国前民主党副主席与参议员的 Ferraro 说过:

“如果一个女性政治人物有小孩的话,社会会指责她为发展政治事业,而忽略了小孩;相对的,如果一个女性政治人物维持单身的话,社会又会臆测她是否为女同性恋。”


(图片来源:洪秀柱脸书)

女性政治人物只能被逼着朝婚姻前进,你不但要结婚,还必须将婚姻与家庭生活都经营得好。回头看台湾的社会,当所有的主流意识形态、价值观一致推崇“成双成对”时,纷纷询问“何时能收到你炸弹?”、祝福你“早日找到真命天子”时,单身不是一种能让人理直气壮说出的生涯规划,而被视为令人难以启齿的生命样态

但吊诡的是,当我们期许女性政治人物能够走入完美婚姻的同时,我们却也发现因为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单身的女性政治人物往往会被贴上“强悍”、“不像个女人”的标签,而认为她们不是婚姻的恰当人选,无法温柔和顺地去取悦男人,所以才会落得没有男人要的下场。

我们颐指气使的指着女性政治人物,要她们乖乖走入婚姻,当她们因为个人选择或“恰查某”等社会刻板印象,而找不到合适对象时,又在旁冷嘲热讽地说她们是不合格的女人,是没有男人爱与欲望的女人,才会在婚姻市场中被当成弃物。(延伸阅读:写在挚爱大维亡后,雪柔:谢谢你成为我的夥伴,让我能勇敢挺身而进

“单身”与“家庭”为何始终是女人在职场上的命题

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贤内助。但是对女性参政者而言,则刚好相反。成功的女参政者,不奢求贤内助,只求不要有贤内‘阻’。”台大社会系教授范云曾这么说。

社会主流对性别与权力有一套双重标准,认为男人对权力有野心是“成功的男人就该有雄心壮志”,却常不自觉地丑化甚至“妖魔化”女性的权力欲。所以我们对女人当政,会连结到武则天、慈禧太后以及江青等这几个“坏”、“工于心计”的女人形象,在这样的情况下,女性政治人物往往更难找到能够理解与尊重她们抱负的伴侣,就此家庭成了女人一个人的责任,反而让女人更无法从容地在职场上追求卓越。

前美国国务院政策筹备处主任 Anne-Marie Slaughter 在决定离开政治圈时,曾在“大西洋月刊”写下经典长文 Why Women Still Can’t Have It AllSlaughter 在文章中提到自己辞官的主因,是因为她总在开会时想起自己两位青春期的儿子。每周从周一早上四点半开始到周五晚上五点半,她没有时间陪伴孩子的成长,此事无疑导致亲子沟通出现问题,最终她只得承认,成功的职涯和家庭之间是冲突的。

就有人开玩笑说,前总统陈水扁主政时期的女政务官,个个“不是单身,就是丧偶”,虽然有失庄重,倒也说明了女性经常是男性参政者的幕后支柱,但大多数的男人却不肯配合另一半负起同样的责任,所以从事政治的女性几乎很难事业、家庭兼得,但社会对她们的困境却视而不见,一再拿家庭的成功来再三衡量她们。(延伸阅读:【厌女症】女强人与宠爱自己有什么问题?无所不在的厌女陷阱

女人的能力被质疑只因为“穿裙子”?

除了这次宋楚瑜的文宣表达出对单身女人的不信任之外,如民进党大老辜宽敏在政治上的性别歧视也引发争议。他曾说出“穿裙子的不适合当三军统帅”、质疑2008年当时参选党主席的唯一女性候选人蔡英文“能否将民进党的未来交给一位没有结婚的小姐?”,以及多次公开表示“台湾社会还不够成熟到可以接受女性当国家领导人”等。


(图片来源:蔡英文脸书)

性别歧视的意识根本不分蓝绿,在以男性为主的政治圈里,男性政治人物会不知不觉流露出男性本位的思考,女性的能力往往会受到怀疑,认为女性的工作能力不如男性。

台湾女性25到44岁的学历在大专以上者达41%,已高过同样年龄男性的38%,但在政治场域,女人仍被视若无睹地指责无用,缺乏能力的肯定与尊重;对于男人位居高位,一般人不会先质疑他们的能力,但当女性居高位时,则会先被投以不信任的眼光。

对于女性的尊重,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蔡英文与洪秀柱只是少数崛起的个案,有女性候选人,并不代表社会就已然平权。单身是选择题,不是是非题。不要再拿“性别”与“家庭”作为女人的成功标准,女力时代,我们将拭目以待。(推荐阅读:从欧美看台湾!女人参政让社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