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女影片单《衰拉出来卖》邀请作者柴来为大家观影,这是关于女同志卖春的故事,但里头没有养眼刺激的性爱,而着重在性的荒诞。“你主修女性研究?”这句话,在点头的那刻,轻巧地以黑色幽默说出卖春后的性压抑。(延伸阅读:AV 女优跃上台北悠游卡:波多野结衣揭露无所不在的厌女情结
 

落魄害羞身材浑圆总是穿着加大尺码牛仔裤的 Margaret,大概不是任何人心中想要花钱上床的理想女同志,但被时势所逼,女人还是得自立自强。

只身一人来到纽约,Margaret 在新港客运总站(Port Authority Bus Terminal)这个完全无法性感起来的地方,寻找中年女人上床,好赚些生活盘缠。若不是遇到经验老道的同路人 Jo,教导去哪寻找饥渴万分的保守郊区妇女,毫无才华的 Margaret 大约无法发展事业第二春。

虽然《衰拉出来卖》的故事是关于女同志卖春,但请别期待它有养眼刺激的性爱桥段。它以描绘受强大社会压抑的性的荒诞为剧情轴心:无法接纳自己性倾向的中年妇人原来拥有自创的荒妙性爱语言;反同志的共和党高层党员私下也是蕾丝边;而开跑车的贵妇有着迷恋警察抓奸的性癖好。(延伸阅读:想当妓女的女人:男人买春的价格,就是对自己性欲的定价

剧中没有一个女人的行为可以被常理所理解,也因此没有额外的道德枷锁或美学包袱。没有帅T、身材火辣的“站壁的”、嫉妒心旺盛来抓奸的老公,甚至没有与顾客间那些性及爱情交错的经典性工作困扰。

《衰》基本上是反社会的,不特别多费力气的讨好观众,大量的哏铺着也不做收拾,好比客运总站的公用厕所中,Margaret 铺地用以维生的塑胶袋,不痛不痒,更无法取暖。

《衰》最成功的黑色幽默,大概是讽刺念过太多女性主义的艺术人,对她们而言,再没有什么关于女人的笑话是政治正确的,不如自嘲自婊。

像是 Jo 第一眼在街头见到狼狈的 Margaret,劈头便问她:“妳是游民吗?”Margaret 含糊回答。

Jo 再问:“妳主修女性研究?”Margaret 带着一丝罪恶感的点头承认,彷佛给予了她们接下来所有不合时宜且落拍的冷笑话有了全世界最好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