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未必孤独;而等待,也未必寂寞。寂寞的滋味就像一杯玛奇朵,基底虽苦,但添加的牛奶却带来了不一样的浓香甜意。今天作者吾融想和在这城市中偶尔感到寂寞的你聊一聊,等待的滋味。(《寂寞玛奇朵》寂寞信箱活动,邀请你分享那说不出口的寂寞)

也差不多是秋天,我永远记得当天的对话。

“简单来说,就是妳喜欢上了一个男生,碰巧这个男生又是巨蟹座,因此,妳跑来找我当妳的军师,对吧”

“没错!你完完全全的得到他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吧!从今天起,妳就把我当妳的专属爱情顾问吧程怡蕊!”

“耶~~~你最好了!”边说边扑上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是否曾经问过自己“我这样算是恋爱吗?”有好一阵子,我常常问自己这个问题。如果依据心理学家鲁宾(Z.Rubin)的“爱的三要素”来看,我绝对 100% 是在爱里。但爱情太复杂了,鲁宾自己后来也说,没办法单凭“依恋”、“关心”、“信任及自我展现”三要素来证明爱的依据。妳应该要知道,妳会喜欢关于对方的一切,就算“对方不一定也一样喜欢我”的这件事情让妳产生了不确定感,但妳的爱仍然完全不会动摇。妳当然也想谈恋爱,于是妳在爱神面前,虔诚祷告。而后,他仁慈的给了妳两个选项,只是最后妳还是“选择单身”。(听听她的故事:十二年的单身好日子

“选择单身”这样会不会太遗世独立、太孤芳自赏?会不会寂寞了点?其实阿,说不寂寞的都是自欺欺人,但说寂寞的,多少也有些违心之论。之所以会“选择单身”不是因为喜欢体验单身生活,而是愿意去经历单身生活,因为“单身”只是一个过程,一个阶段,一种态度哲学,就好像每年都会出现12月25号这天一样的平常,有人选择在这天送礼物,有人选择这天特别犒赏自己一顿大餐,有人选择继续加班。如果妳会觉得寂寞,在哪里,妳都会觉得寂寞。“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别再骗自己了,单身不是寂寞的真正主因,单身只是寂寞的其中一名传令兵,因为寂寞,是与生俱来的。(寂寞寂寞好不好?告别寂寞与不安的日常练习

精神分析学家弗洛姆(Erich Fromm)曾提及,人应了解自己做为一个孤独实体的认识,进而从感到孤独和被分裂的圈子中学习自我解放。深层的孤独会让人焦虑,让人无助,让人害怕,但我们必须去学习与之和平共处,试着从中发现爱来治愈自己,来带领自己与寂寞对话。因此,渐渐的,我不再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我发现,无论是自欺欺人还是违心之论的原因,其实都是“妳”,我想这样,能更确定的说“这算是恋爱”。或许,恋人就是注定要等待。就像柏拉图《飨宴》里,亚里斯托芬说的,全人类都在等着找到能够医治我们被分割的本性、能够给我们爱与幸福的另一半。纵使等待的是不可思议,等待的是如梦似幻,但恋人们就是注定要等待,不知道是“等待”的魔力太过强大,还是我根本不在意“等待”?可能吧,毕竟,都是“妳”。

“喂~爱情顾问~你怎么消失了?虽然现在我跟他关系稳定,但我…嗯…我想说,我还是需要你的谘询啦~在听到哔声后,请我的专属爱情顾问‘温轩青’先生,尽速回电,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重复放着这段留言,想像妳纯真可爱的表情。我发现我找不到任何词,除了纯真可爱来形容妳,我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我拙劣的用可爱来形容妳的纯真,再用纯真去映证妳的可爱,好吧,我想我这样,果真能算是恋爱。因为就跟所有恋爱中的男女一样,我完完全全,麻木不觉的沉浸于妳。我不能抽离也不能前进,曾想过就算背对背的两个人,绕了地球一圈,终究还是会回到原点碰头。

但造物者就是这么样的先知卓见,于是就算绕了一圈,最后仍然只会是擦肩,因此我沉浸在这里,似乎是最完美的距离。

如果现在来玩个联想游戏,题目是“单身”,会让妳第一时间想到什么?“无聊”、“一个人”、“孤单”、“寂寞”、“觉得冷”、“等待”、“宁缺勿滥”、“太挑”、“自由”、“无拘无束”...太多太多了,但,我猜应该很少人会第一时间想到“喜悦”吧?我用的是“喜悦”,因为“喜悦”是更能表达发自内心因为了解而感到快乐的词。但要发自内心的了解什么呢?了解易单身的人格特质吗?还是要去找有无关于《论单身与社会关系》之分析?不不不,不用去探究什么因为依赖型、自恋型还是什么边缘型而导致单身的成因,更无须去理会什么单身与社会的狗屁关系。

单身,是任何人都该好好把握的一个机会。这个机会,能够让妳有更多时间去学习人生最重要的课题:独处。此刻的妳,不必效法梭罗等到累积了所有的万念俱灰,才特地跑到人烟绝迹的华登湖,学习如何放下,也无需背上背包跑到语言不通,更没有人认识妳的地方,来学习自主。“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自在汝心头”,不一定要身处某种氛围、或是特定环境,所有亲爱的单身人们,请抓住这个难能可贵的机会!去享受独处,拥抱寂寞,安心等待,学习知足,放下执着,才能打开你们的五感六觉去体会爱的无所不在。(听听男生谈失恋:爱情这堂课的期末考是独处

爱上一个人,是件不容易的事。妳爱的人,在妳爱他的同时也爱着妳,更是难能可贵。而单身一个人,则是全世界最简单却最困难的事。从生物学的角度,每个人自己就是单一独立个体,可惜人无法离群索居,身体会自发性的带领自己去找到其他人。当然妳可以说:“那是亲情,那是友谊,不一样!况且,至少我的心是自由的!”或许吧,但只有妳自己知道,这个自由是越过了多少寂寞,才在山顶上找到的?当然妳也会说:“我累了,不想再爱了,随缘吧”但妳知道自己从来没害怕过爱情,就算已经伤痕累累,妳还是渴望着、深信着,有一天,会有个人,愿意让妳用翱翔于自由世界的翅膀,环绕起他,给他安全,给他温暖,当妳想念天空的时候,妳会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天空看看。妳不会担心自己丧失飞翔的能力,因为妳知道这翼翅膀,现在必须更强壮,才能带着妳所爱的一切一起翱翔,但妳也不怕独自振翅,因为妳早知道“单身”这家伙的伎俩。

说也奇怪,你越想看看“单身”这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或“单身”到底是什么个样子的时候,他就越佯装成是个害羞的小姐,越躲进家不给你看;当你不理他的时候,他又化身成内外兼修的御姐,勾的你时不时的想。于是你选了一个在见与不见间的灰色地带驻足,但试问黑跟白之间,这些成千上万的灰里面,真有一个完整能容的地带吗?很抱歉,爱情,是无法界定分类的。爱的时候,这些无法界定的分类成为了对方的特色,成为吸引人的个性,忽然你发现,那些特色太有特色,跟自己格格不入;那些个性太有个性,让自己无地自处。无论对方再多句的“我爱你”都已过时,而眼泪更是不合时宜的累赘,该怎么办?

不要害怕单身而避之为恐不及,多少人想要单身还不得其门,仅是为了那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不舍。倘若你跟她或妳跟他的之间,已经从无话不谈变成无话可谈,真的应该思考一下彼此的关系,重新认识对方、认识自己、认识爱。假使是因为找不到所谓“适当”的时机点而拖延着,甚至怀着一种为对方感到痛苦的同情,此时,失败的不是造成现状的任何人,而是不敢诚实面对自己的“你”。如果“自己”可以跟“你”对话,“自己”一定会跟“你”说:你还是你,就像之前每一次因为害怕说爱而一直没去爱一样,是个傻蛋!!!(推荐给你:周迅有的不只是灵气,更有为爱跌撞的傻气

不要害怕单身而对爱情趋之若鹜,更傻的人就是那些以为爱情是治疗寂寞的唯一药方的无知信徒。爱情只能治标,让你看起来好像没事了,不得不再次佩服爱神的伟大,但你应当知道,爱神同时也是淘气的,他不可能给你一剂万灵药,让你一帖下肚百病除,也麻烦请你丢掉病急乱投医的穷紧张,好好的认识病因-“寂寞”,对症下药,你会发现,原来能根治病因的药,早已种在心田,等你挖掘。

“温轩青!” “程怡蕊!”

还是那个熟悉又有力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