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爱情,还是只是依赖?”有时你不禁在心里疑惑。六个让你越爱越强壮的关系练习,让我们一起往真爱靠近一步、也向更自在的自己打声招呼。祝福我们都有一天,在爱里自由飞行。

“什么是完整的爱?”

这个问题如同鬼魅蛰伏在日子,在每个孤单的时刻灵光乍现。我们可能都有一种朋友,他们在很多个关系间游走,就像兔子跳呀跳的,总能找到一个不错的窝。上一秒才听他说失恋哭天抢地,一转身他已经沈浸在超乎异常的热烈甜蜜中。

一直单身你的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你“一个人”的日子远远超过任何朋友有另一半的时间呢?你真想知道,那个永远恋爱的解方。就算你心里明白,那可能不是爱,只是害怕独处,只是得爱且爱。

我们似乎不知道如何可以抵达一份爱情,想像你如果像你的朋友一样,就这样“还行”地在一起了、用恋爱更靠近“安全”的感觉一些,我想三个月后的你,会用尽一切的后悔:我怎么可以爱的这么荒唐?

正因为明白不在爱里得过且过、不谈得一时且一时“依附的、条件的爱情”,所以你正单身着。有时彷佛孤独地孓然一身活在这世上,我想说,这样的孤独将会领你走向一段更完整的爱情。

六个提醒让你区别这是爱情、还是只是依赖?亲爱的,我们都值得一份完整的爱。

爱是激情;依赖是冷漠

有人说,最接近爱的感觉是“恨”,所以为什么分手后的他,所有的好一夕变成不堪一提的脏字,那些牺牲都变成一种汹涌的、激情的、莫名的仇恨。

如果你感觉到爱,你会同时感受愤怒、偏执、焦虑。总总悲伤丑陋的特质会在某个沈静的夜晚一巴掌热辣辣扑来,请不要焦急那些太过强烈的情绪、不要迷惑含着伤痛杂质的爱还是不是爱,爱从来不是只有漂亮,更因为带着你们奔腾过、呐喊过的伤口,所以它与众不同。

心理学家 Elaine Hatfield 定义两种完整的爱,分别是慈悲的爱与激情的爱情。慈悲的爱包括相互尊重,信任和爱戴;热烈的爱情涉及强烈的感情和性吸引力。“热烈的爱情状态是一个复杂的载体,它实现了狂喜,单恋(分离)与空虚,焦虑或绝望。”

心理学家 Alexandra Katehakis 研究过度依赖的爱情:“这样的人很可能患了爱情上瘾症,就像酗酒伤身。另一半的爱对就像‘提款机’,很快花完很快提领,对这个人越来越没耐心,会考量物质上他能不能满足你。”除此之外在爱情中容易失去耐心、甚至想把他与家人朋友隔离。只有依赖的爱情是尽可能想让“爱”跳脱生活,即便没有这段关系也不慌张、心窝不发痒。(推荐阅读:互看不顺眼还是甜蜜一辈子?两性心理学家告诉你幸福关系的关键

爱是无私;依赖是自我中心

当你沈溺在爱情,你会想要把所有令人微笑的美好事物都带给他。当你只是依赖,只想着如何满足自己在这段感情中的欲望。自我中心是一种自恋凝视,即便身为爱情的合夥人,两人之间都可能有竞争力、自私与侵略性,只有依赖的爱会显现在喜欢“比较”:我付出更多、我为这段感情流的泪更多、上顿饭是我请的。这些都是以“自己”的中心出发,不全是真正在意爱情,反倒是处处不吃亏。

真正的爱是不愿意分裂的,不轻易分你我的,耶鲁大学的研究发现无私的爱源于深深的同情和渴望别人的幸福。因此我们愿意不接收任何回报,因为这份付出在热恋的人心中也是奖励自己。

爱是释放;依赖是占有欲

当你在一段完整的爱里,你不需要用安全感绑架他,不必时时刻刻腻在一块,不需用猜疑嫉妒见证你们的在乎。依赖的爱起先充满新鲜感,你总是想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吃了没、有没有想起你?一旦你们分开了,你就心神不宁的穷紧张,像是心上落下了一块肉的空荡。

完整的爱让你懂得放手、不患得患失;懂得宽容,不用情绪绑架另一方的自由。我们时常误会占有欲是爱的产物,爱情意味着责任,当照顾对方、保护对方的行动带来“权力关系”,占有欲就变成权力的欲望,我们想要拥有对方、控制对方、不让其他势力触碰对方。(嘿亲爱的:三种影响爱情的依恋型态!用心理学找回感情安全感

《麦田补手》作者塞林格曾写下:“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对爱的责任感不是职责,更不必锱铢必较,爱,不仅是占有,更是接受彼此都有各自的自由。

爱是授权;依赖是独断

爱情不是竞争,不是拼个你死我活换一场胜利。在爱情关系中时常有“服从”的角色出现,当一方出现配合对方人生版图行走的心态出现,就容易感到委屈与牺牲。

知名的精神分析学家弗洛姆定义成熟的爱是:在保持自己的尊严和个性条件下的结合。爱是人的一种主动的能力,是一种突破使人与人分离的那些屏障的能力,一种把他和他人联合起来的能力。爱使人克服孤独和分离感,但爱承认人自身的价值,保持自身的尊严。

因此完整的爱必须保有绝对的自主权,爱的特征是给予多过要求,根据弗洛姆的理论理解爱情,我们能视给予为自我的满足、并且升华为奉献,而非失去、牺牲。学习爱的授权,是取得双方无论在心灵或身体上获得满足的平衡,是不在爱情里发号司令,是不追求永远坐在关系里的“上位宝座”。

爱是回首还有滋味;依赖是短暂的

爱若能不在乎很多的嫉恨、伤痛,更惦念甜美的时光且不遗憾,人生能拥有这样一场爱情便是幸运的。寄托于依赖的爱就像寄生关系,附着一方的灵肉直到再也不能供给、将爱揉成最狰狞的面容。正因你不贪那一时半刻的好、三天两头的快乐,所以你愿意在人海里等待,等待一双眼神轻轻巧巧地拆穿、等待那份不烫手的温度。更胜点燃式的交往、只璀璨一个夜晚的天空。


图片|来源

爱从来不容易,爱有时候是安然放手不是占领,有时候是笨一点而非领悟,有时候是倾听胜于分享。若真有那个人,完完整整地像为了你存在般的适应你的一切,这份爱更值得思考:“我是否也可以让他感到幸福?”

“所谓的自我,所谓的感情洁癖,所谓的据理力争,所谓的不能侵犯的小世界。是的,我保护好了以上这一切,但为什么分手以后我依然感觉那么失败?”——《失恋33天》

有没有过一种分手,让你回首时感谢着?爱情不是极力守护自己不愿被侵犯的领域、不是画一条分明的线间隔出我和“我们”。走进爱里,明明白白地走一遭,过境心碎与伤感,每次爱都是一次飞行,每一次抵达都是成长。爱是自由的,而自由是独立,不依附,不恐惧。

但愿有一天,你能在爱里自在飞行,在迷航中、流泪时,抬起头看看你置身的宇宙,那么浩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