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反课纲、《芦苇之歌》或是之前李前总统对于“慰安妇”议题的发言,这篇用六个面向的论述帮你统整关于慰安妇你该知道的事。伤痛不该被抹灭,史实不该被扭曲,因为慰安妇不只是历史课本上的三个字,更是值得大家正视的人权、女权议题。(哼着阮的歌:慰安妇不只是历史课本的三个字:《芦苇之歌》唱出阿嬷的柔韧生命

个人想谈这篇文章已经好一阵子了,但是因为李登辉这篇访谈一出来后,瞬间引爆国族与党派的战争,并且波及甚广(包含反课纲在内)。因此,为了让大家降低其他影响、并更加聚焦于慰安妇,所以选在此时撰写。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其实一直很犹豫,因为这牵扯到政治与国族意识过多,并且还有许多时代背景与历史痕迹的影响。然而,我始终觉得慰安妇议题不该停留在争吵,而更应该厘清各方言论中的“实情”。

而为了避免过多政治联想,我直接以《Voice》杂志中李登辉这篇《揭开日台合作的新帷幕》开起讨论(【岛弧・黑潮】──Japan Broadcast 对访谈的中文翻译)。在访谈中,只有一段谈到了慰安妇争议:

“另外,马总统还发表了要在台湾建立慰安妇的纪念馆。据说马总统还说了‘从大约二十年开始,我就一直支持着台湾以前的慰安妇’等发言。说到二十年以前,那是我还在当总统的时代。当时马氏是我的英文翻译,所以我跟他很熟。但是他一直支持着台湾慰安妇一事我则未曾听闻。台湾慰安妇的问题已经了结了,这是很清楚的,现在才又炒冷饭实在毫无意义。”

而对此我们可就后续媒体与政治的争论,大致分几点讨论:

1. 从未听闻马英九一直支持着台湾慰安妇?

李登辉批评马英九这十几年来支持慰安妇的言论,并说他从未听闻。然而,从《妇女救援基金会》(以下简称妇援会)2012年转贴马英九文章的附文(原文连结),我们可以很清楚了解到“马英九的确关心慰安妇至今的确差不多20年”。而这篇文章其实也并不算难找,只要在 Google 打上关键字“马总统 慰安妇”或“马英九 慰安妇 妇女救援”就会出现在第一位,而作为台湾唯一全力支持与声援慰安妇的民间团体,奋斗数十年至此,我想妇援会在这方面并无说谎之可能。

 

2. 马英九炒作慰安妇议题?

承上,李登辉批评马英九的第二个重点在于“炒作慰安妇议题”,而这陈述是否正确呢?我想是一半一半。首先,针对安倍的二战70年谈话,马英九发表了以下回覆:“但令人遗憾的是,他没有对慰安妇做出明确道歉。”、“中华民国政府相信日本愿意反省、检讨,但作为一个朋友,希望日本在这方面能做得更多、更好。他还说,若日本想跟东南亚国家修复关系,这正是一个关键”。而以上回覆跟其他受害诸国相比之下,十分“温和”,甚至比民间团体在0814国际慰安妇日当天的声明更加“无批判性与捍卫性”。

相关报导:安倍反省二战 马英九遗憾没对慰安妇道歉

而对于国内的“反课纲运动”,马英九则一改对日在此议题的温和态度,不仅大声批判,甚至引用 CNN 的报导来大肆痛批,并且数次在媒体中强调慰安妇“她们是被迫的”,不可能有非被逼的情况。

对此,虽然我们都知道讨论慰安妇的被逼/自愿与否根本为假议题,妇援会已对此多次发表过相关的讨论与调查(请参考下列重要声明连结),但我们仍需要马英九本次的谈话细细讨论。首先,CNN 上这篇“iReport”根本就不是 CNN 的报导,而是给台湾的“读者投书”,且当我们查询文章作者 VidocqLee 的数篇发表内容时,不难发现其政治色彩。

此外,妇援会从以前到现在的数据中都很明确的记录着“有慰安妇是属于自愿的部分,但是比例极低”(还要加上慰安妇的种类与处境差异甚大,慰安妇中有极少数是属于“军方性工作者”,而非军事性奴隶,但这类型通常只有日本女人才可担任),而马英九如果真的如此关注议题,他应该知道此“历史事实”。但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他仍故意选用如此绝对性的字眼,还引用错误资讯来痛批“反课纲运动”,这不仅仍扭曲了部分历史,更让这“假议题”继续炒起,让大家反而忽视慰安妇人权的部分。(关于反课纲这件事:为什么反课纲微调?街头声音:历史应符合在地主体性

妇援会声明稿:让‘慰安妇’的历史论述回归人权的脉络
CNN iReport 中 VidocqLee 的投书 《The power game behind high school students
相关报导:马英九看“芦苇之歌”哽咽:仍有人怀疑慰安妇是自愿

3. 马英九对于慰安妇是否真的如此多支持与贡献呢?

我个人只能给出 NO 这个答案,在私人方面我们无法得知马英九到底给了妇援会以及阿嬷们多少协助,但是在“国家”的公领域,我们可以确认的是:台湾政府对于慰安妇的“平反”与“捍卫”微乎其微。

诚然,台湾政府有给与阿嬷们补助,帮助他们的生活;然而,在更为重要的历史平反部分,从提告开始到这几年的抗议,政府到底做了什么我想大家都看在眼里,跨国诉讼几乎都是民间自发(包含日本自愿律师团的协助),整个历史搜证也是民间学者自发参与,对日本交流协会与靖国神社的抗议也都是民间团体在努力。

我们并未独批马英九,而是事实上在这么多可施力且最该努力的事情上,台湾政府历任总统皆未真的尽力。

4. 李登辉认为台湾慰安妇问题已经了结

对于李登辉‘台湾慰安妇的问题已经了结了,这是很清楚的,现在才又炒冷饭实在毫无意义。’这句话,个人完全无法接受,因为这分明是扭曲事实与历史到了极限!

日本政府至今对于慰安妇仍采取不谈不认的态度,对此李登辉完全无视,并在毫无历史证据的情况下一再强调‘慰安妇问题已经结束’,如果真的已经结束,那为何这几位阿嬷还在苦苦撑着等待?为什么芦苇之歌还要上映?这种扭曲历史、贱踏人权的态度委实让人无法接受!而且此类言论私下谈论就已不该,身为“前总统”的代表性在讨论“国家等级”高度的议题时,居然公开发表这样的言论,可谓“完全失格”!

不论你自认身为哪国人,慰安妇阿嬷就是你的国人,而你没有权力这样践踏他们的尊严、清白、血泪与历史!(听妇援会执行长谈慰安妇:用温柔延续慰安妇生命记忆:专访妇援会执行长 康淑华

 

5. 李登辉的时代背景无法合理化对于慰安妇的言论

令人无奈的是,在李登辉访谈被报导后,就变成马英九与李登辉的笔战,而在许多支持李登辉的文章中都提及‘时代背景’。这个论点本身相当好,符合许多心理、社会与历史的脉络研究。然而此论点完全无法“合理化”李登辉对于慰安妇议题的言论。一个人的认同为何跟他的生长背景有极大的关联,这我想大家都同意;然而,不论你自认身为哪种人,都不该扭曲历史!以李登辉的才智、高度与见闻(而且还受过学术训练),他不可能不知道慰安妇当时的情况,但是他仍选择无视与扭曲,这无论如何都无法让人认同!

此外,有人认为因为李登辉认为自己是日本人,所以为自己国家护航才是正常。事实上这是错误的认知,《芦苇之歌 慰安妇阿嬷光影纪实》粉专中近期就分享了一系列“日本志工为慰安妇争取正义的纪录”(例如‘芦苇手札’ - 浅井桐子 日本志工 #1),而且从对日本的跨国提告开始,以蓝谷律师为首的日本“自愿”律师团就一直在阿嬷身边(蓝谷律师辞世时妇援会的感念),这些再再都显示了只要有意愿就能找寻真正的历史,或许对每个人来讲难度不同,但那不是办不到,人权与历史不该被掩埋!

 

6. 民主为大,其他人权与议题只好暂时无视? 

最后,近来许多的论点中都提到李登辉对于台湾民主的贡献,并以此将其列为民主典范与台湾典范,而因为人非完人,在民主与国家的“大者”下,其他事情无法避免的需要“暂时放置”或无奈地“被忽略”,以顾全大局。

对此,为避免牵扯过多政治,也为避免主题失焦,加上个人对于“民主”研究的专业度不足,对于李登辉的民主定位我无法做出任何评论;而对于“哪些才重要,哪些该被舍弃”的长久争论,更是无法做出评断。

但让事情回归到慰安妇本身,我们只能呼吁这件事不该被这样“盖住”或“遗忘”。在民主的历程中,历史的还原是必须的,也是转型正义所必须落实的根基。没有正确的历史,不去面对真实已存的人权议题,那么民主的进程将令人担忧,而弱势与受害者更无法得到应得的保障。(延伸阅读:五分钟洞见世界:难民偷渡与人权议题的欧洲两难

而在《揭开日台合作的新帷幕》中,我们讨论慰安妇的前一段最后,李登辉写下了“这是历史事实。扭曲历史事实是不为众人所容的。”而我们也希望这句话不只是自我讽刺,而是众人所该前进的目标。

慰安妇是全台湾所有人民、所有政治人物所该正视之事,而历史的真相需要被还原与承认,日本政府、当初的迫害者以及现在仍在扭曲与窜改这段历史的人都须要对慰安妇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