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认识她是电视广告里哼唱的浅田锭女孩吴汶芳一起聊聊她的音乐、她的坚持、以及这份得来不易的美好。

“如果我是一朵花,那又为谁而绽放?如果我是一只鸟,要往何处去飞翔?一颗星星的闪亮,不足以构成一个星相;一棵大树的总和,集结单一的重量。真理,腾空了孤寂的环境。”---《孤独的总和》

挥别昨日阴雨蒙蒙,与汶芳相约这天,是难得晴朗的午后。她一进门时,我最先意识到的是背上那把巨大吉他,我心想这个娇小的身影,执意驮着音乐梦,走了好远好长的一段路啊。

因为这路一走,就是四年。四年,够我们再读完一所大学,也够我们厘清迷惘,发展人生另一阶段。如今发行首张个人专辑的她,也曾经历一段想要打退堂鼓的岁月;那些日子早将我眼前这位平凡女孩,磨出不平凡的勇敢。

如果要冒险,做好一切准备再出发

国小六年级就爱唱歌,年幼的她向往那时戴佩妮弹吉他的帅气身影。即便自小就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但汶芳并不是个不顾一切,孑然一身追求梦想的浪漫之人。“大三时想过,万一真要走上这条路怎么办?除了打工存钱,规定自己每天三餐不要超过100元。我身边一定要有一点钱,才敢做一些事。”汶芳笑着调侃自己的未雨绸缪,可在我看来,这正是现代年轻人缺乏的提前准备与思考周全。

为了音乐梦,在台中念书的她,每周北上《超级偶像》闯关,历时一年左右,她荣获当届第六名。比赛结束了,大学也毕业了,未来一片渺茫。“这样唱着唱着,我真的可以一路唱下去吗?”汶芳在大四时,曾考取领队导游执照,于是她决定先去应征旅行社,面试官一下就认出她来:“你是不是有在电视上唱歌啊?以后不唱了吗?”汶芳心虚承认,当时认为再等下去也许真的不是办法吧。一个礼拜后,没想到台北传来唱片约的好消息,工作应征也同时录取“我马上回电给旅行社说‘我找到工作了!’汶芳开心的说着,可声音下一秒随即沉了下来。

“我以为接下来的一切都会很顺利,结果第一年是对我的观察时间;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为了让唱片公司尽快听见我,我每天要求自己写一首歌。”但音乐寄到制作部就没再往上传,她的歌终究没被传进老板的耳朵。半年后,理性的‘未雨绸缪汶芳’又出现了,她做了许多份工作去维持她的生活。在家做手工项炼,弹吉他的手却被铁线所伤流血、到百货公司临柜当柜姐,撤柜后又失业,最后到乐器行教小朋友弹吉他;一路曲折,汶芳终于落脚在自己喜欢的事物上“我很享受,音乐是我在行的事。”但音乐教学始终和唱歌创作不同,唱自己的歌给世界听,是她的想望。(追自己的梦才快乐:别闹了!梦想遇到就是赚到!这辈子我只做黄俊郎

后来,一偶像剧《爱的生存之道》正在收戏剧歌曲,汶芳鼓起勇气自我推荐“我用 FB 敲了主管!说我的这首歌很适合当戏剧插曲喔”那一次,汶芳的音符在外头绕了好久终于飘进老板的耳朵。一首《孤独的总和》超过七百万人次点阅,让大家重新认识这个选秀节目出身的女孩:吴汶芳,一个创作型歌手,一个站在屋顶上眺望城市唱歌的美好女声。


(专辑封面,跑遍城市屋顶拍摄而来)

她的世界孤独而紊乱,只盼你在听与唱之间了解

“一个人唱歌,是孤独的。一个人听歌,也是孤独的。当听的人懂了唱的人,当孤独加上了孤独;孤独,不再那么孤独了。”

细听她的歌,词曲一手包办,有她独特的吴氏少女式幻想。汶芳的创作来自生活,写歌的时间却和时下年轻人恰好相反“我的写歌时间在早上,是六、七点的那种老人作息。”因为城市的晚上是吵杂的,人们夜生活越来越丰富,深夜电视声、音乐声、走路关门声,都会干扰汶芳。“早上起床,前一个梦还能记得一点点,我就可以写下来。”虽然是老人作息,但这早起的理由非常浪漫呐!

每个人都有抒发的出口、表达自己情绪的管道。汶芳不太会社交,音乐成了她与外界沟通的媒介。忆起写《孤独的总和》这首歌,正是超偶比赛之时,汶芳腼腆地看着我说“⋯我是一个不太会交朋友的人,私底下不太会和人说话。在学校都戴口罩,低头走得很快,下课也都自己一个人。”高雄人的她,北上到台中念书,六日往返台北参加比赛。没有家人在旁陪伴,不知道怎么和朋友相处、也不懂得与比赛队友交际。

“我一直在这三个地方行走,却好像没和任何人有交流”那是她最感孤独的时刻,于是有了《孤独的总和》。

“但你想想看,动物不会说话,为什么它们会叫、会有声音呢?”气氛低沉时,汶芳这话让我睁大眼睛“所以我唱歌,希望透过音乐找到人与人的共通点;我用音乐围成一个框框,希望大家走进来,好好认识我”于是,明明内向如她,却选择颠覆自己,面向众人而唱,成为镁光灯焦点。

孤独之后是成长,成长之后是别离

大雨洗刷过往热腾的情感,阳光蒸发遗憾困惑的黑暗,谁拿走了时间,要我们道别?---《凡心》

走向舞台面对众人而唱,是自我勇敢面对外界挑战;然而有些成长,却由不得自己。“其实第一次面对的生死离别是爷爷奶奶,但当时年纪小不懂事,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只觉得像家庭聚会。”问起《凡心》这首歌,汶芳收起笑容说“长大了,面对舅舅的去逝,我哭得很难过,因为他跟家里的关系是很紧密的。送舅舅离开后,明明很伤心,隔天大家还是继续努力工作、恢复正常生活;我不懂,为什么大家都能这么坚强呢?”说到这,汶芳没想过自己还是控制不住眼泪“如果隔天再也看不到这些亲密的人要怎么办?所以我写了这首歌”

专访在这里短暂中止。原来,长大懂事后第一次面对的离别课堂,一想起心仍感疼痛。而如果音乐能够改变一件事,汶芳希望那会是爱。因为只有爱,才能抚平紊乱、受伤的心;够坚强的人终将回归日常,伤心的人更懂珍惜眼前平凡的美好。(日本音乐教父坂本龙一:音乐,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信念

“恐惧的恐,去掉工就变成凡心。凡人的心明明是很脆弱的,但大家都知道应该要坚强,日子才能继续走下去。”《凡心》是这样的一首歌,一首带着伤感、带着思念继续往前走的歌。

没有当时的紊乱,哪来美好的现在呢?

一路走来,汶芳面对毕业时的旁徨不安、与人相处的烦恼困惑、追梦时的复杂挫折,她笑说这一切很像《闯关游戏》这首歌:关关难过关关过。看似年轻的25岁,汶芳早已为唱歌这梦想,走了漫漫长路。我问,如果遇到一样迷惘的年轻人,妳会给什么建议?

“对于参加比赛,其实我是很抗拒、很害怕的。”汶芳沈默了一下后又说“但试了才会有收获,有可能摔一跤,也有可能成长呀。”因为选秀比赛,每个人要在短时间内有所改变、以不同风貌站上舞台唱歌,而且这个改变还要能被大家接受;汶芳坦言当时很担心迷失自己“唱歌是我自己选的,勇敢面对,才会知道孤独之后会是什么。”到这,我们都笑了;是啊,越过妳的孤独之后,是成长。

“我在北京时看过一本书,叫作《你的孤独,虽败犹荣》,书里写‘孤独之前是迷惘,孤独之后是成长。’我觉得很像我;每个人都可以活出自己的不平凡,要坚持才会让你不一样。”因为还年轻,很多面向都可以去尝试,试了才可能有不一样的结果。(女力领导专栏:卓越之前,需要忍受的是孤独

专访接近尾声时,看着眼前这位看似安静实则活泼、挺有想法的女孩,我想起《最美和声》张杰说:“她的声音,虽不一定可以为大家去摘天上的星星,但她能带大家去有星星的地方。”此刻,我正听着她的歌。

一直以来,她都想用她的音乐,为大家带来一份美好;四年,从未浇熄她对音乐梦的想望。于我而言,追梦之人,总是闪亮亮的,吴汶芳是个又矛盾又美好的难得存在。未来的路依然很长,希望她继续用倔强韧性的一颗心,勇敢对话、勇敢歌唱。

“如果你看到很冷静的我,是因为在害羞;如果你看到很疯癫的我,是因为我想跟你当朋友。”- 吴汶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