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如何成为疗愈的方法?与身体更亲密如何让我们重拾爱人的能力?一起看看张嘉容一路走来的人生剧场。

 初见《水面上与水面下》剧场创办人张嘉容,看似娇柔的面容中隐藏不住英气,强大的精神力不需要她开口,就透露出她内在的企图心与积极的热情,彷佛是女性英雄代表“花木兰”再现。张嘉容的创作常常横跨不同领域与文化。在她的创意下,戏剧像是多重奏,它可以是一种生命的自我疗愈、可以打开人内在热情,让妳与世界有更多的互动;它也可以帮助妳更专注的活在当下,有更多爱人的能力。


  ▲拥有多年戏剧经验的嘉容,擅长剧本和跨领域创作、戏剧导引、以及用戏剧改变行为模式

从文学进入戏剧

嘉容从学生时代就是位才女,写作是她的天赋,本性聪慧活泼的她,能动能静,除了学业成绩不错,天生运动神经也很发达,在田径或跑步各类竞赛中,常常能获得很好的成绩。只是家庭环境保守拘谨,并不鼓励这些外放的特质,渐渐的她的情感表达趋于压抑,只能将满腔热情寄情于写作,“我从小就喜欢写东西,连上课都在写诗,高中是作文比赛冠军,写作对我而言,是一个抒发情感的管道。”

嘉容发现,像她一样小时候不为父母理解的人所在不少,尤其台湾父母比较疏于表达感情,倾向将自己认知上是“对孩子好”、“孩子走这条路比较不会吃苦”的方式要求孩子,甚至加诸威权,而没有真正了解孩子兴趣与天赋,孩子其实是会受伤的,她认为有时候爸妈是家中最需要“再教育”的对象。而这样的成长历程,着实影响着她后来戏剧创作的理念与呈现,期许能够透过戏剧让孩子与父母之间取得平衡,“让这些孩子得到父母正确的爱,也帮助这些未来要当父母的人,有更好的爱的方法。”

后来念观光系辅修中文系的她,真正与戏剧结缘,一方面是因为当时有个戏剧系男朋友,另一方面正考虑要继续进修研究所的她,偶然在书店读到一本曹禺创作的剧本,非常的吸引她,就决定尝试报考戏剧所。


▲在巴黎指导演员的嘉容

宁愿饿肚子,也要走在戏剧之路

刚考上研究所时,家人极力反对,认为这条路注定会饿肚子,于是不打算供应学费,也经常泼冷水,要迫使她知难而退。不过嘉容在念书时就得到了奖学金,也努力工作赚取学费,嘉容说:“其实我也一直很幸运,都有人给我工作做。”当时,她没有屈服于家人的压力,还有一个关键是“因为可以从戏剧中得到救赎。”

或许谈到戏剧,妳会联想到舞台上的表演,不过起先嘉容是从熟悉的文字领域-剧本创作开始,然而戏剧是个很需要“全身投入”的艺术,于是过去未接受过舞蹈和身体训练的她,密集参加了许多工作坊,花很多时间学习肢体开发、舞蹈、演出、甚至是心理学,嘉容尤其着迷戏剧对各种感官的开启,东方人对肢体是很保守、陌生的,相对情感表达也比较矜持有距离,但当全力投入戏剧时,“需要妳用活生生的当下跟自己连在一起,妳会自然的用热情回应外界人们与和环境,无法再对周遭冷漠。”(推荐阅读:觉醒人生第一步!把注意力放在最有价值的事上

毕业后,嘉容决心成为全职戏剧工作者,但首先要面对的,其实也是如同多数戏剧工作者要克服的经济难题,“在追求梦想时,有时是很疯狂的,我住过一个月2000元,还要跟别人分享上下铺的房间!”2006年,她和朋友创立《动见体剧团》担任团长,当时没有薪水,只能挖东墙补西墙直到2008年申请到扶植团队获得经费,收入才稍微稳定。一路走来,她的戏剧热情始终燃烧着,丝毫没有因为现实而黯淡。


▲张嘉容于北京编导戏剧侧拍

关心社会的《水面上与水面下》剧场

2010年,嘉容获得文建会“视觉暨艺术人才出国驻村及交流计画”,前往法国巴黎驻地创作,与法国Espace Louis Jouvet(R athel)剧院共同制作编导作品,在巴黎天鹅之眼剧院、凤凰书店发表演出。由于嘉容关心的是女性议题以及社会参与,回国后为了追求更大的发挥空间与自由度,她决定离开《动见体剧团》,并创立了《水面上与水面下》剧场。

这样别树一格的名字灵感来源与意义是什么呢?嘉容先解释了水之于她的意义:“有一句诗:‘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对我来说,艺术上的滋养、人与人之间的彼此互动,就是我的‘源头活水’。”

此外,“水面下的是心事,水面上的是故事,把心事挖掘出来,呈现在舞台上变成故事,再让故事去感动、影响,跟更多舞台下的观赏者交流。这就是‘水面上与水面下’的意义和期待。创作来自于不断的交流,创作者与观赏者,演员与观众,舞台上与舞台下,心事与故事,不断的交流和彼此影响。”


▲多年来,嘉容始终坚持在戏剧这条路上,编导了许多部作品

《水面上与水面下》剧场创团以来,嘉容已经创作了六部编导与纪实互动剧场。2011年曾获选广艺基金会“委托创作奖”,2013、2014更两度获选国内最重要奖项“台新艺术奖”提名,,也多次参加艺术节,获选受邀驻地艺术家,包含了第一届数位科技艺术节、华山汇川艺术节、北京南锣鼓巷艺术节、北京中间剧场艺术节、北京中间美术馆展览、文建会台湾表演艺术推广基地-中国第一届驻地艺术家等等,成绩斐然。

嘉容从2008年迄今,更戮力不懈的推动《天使宅急便》计画,运用戏剧、身心学和表演艺术的训练技巧,与妇女、医疗、学校、自闭症族群、各种长期照护族群等团体合作,至各单位开设戏剧工作坊,推动创意舒压、身心照护、自我疗愈、自助助人。嘉容也拥有心理谘商师的证照,结合戏剧和心理双专业,运用戏剧疗遇协助众多家长、机构员工、社工志工、自闭症和特殊障碍者。

这件事是怎么开始的呢?嘉容笑说, 最早是因为2008年嘉容为“女节”创作有关女性忧郁症的剧本,获得观众票选第一名,而且演出后获得很大的回响,许多观众来找嘉容,表示从戏剧中得到启发和力量让嘉容萌生透过戏剧去帮助别人的念头,尤其是女性和家长,于是她开始逐一联系各个社福团体,推动《天使宅急便》计画。“我最开心的,就是在课程当下,和参与者一起经历满满的感动和力量。”(推荐阅读:走过被霸凌与忧郁症:欧阳靖重生的第一个人生马拉松


▲嘉容细心指导学员身体的运用

戏剧的当下力量

表演是一种真实活在想像情境之中的能力 ,“演员必须要有‘多向注意力’,因为她必须在演出同时,打开全部的感官,同时活在戏里外,完全注意到台上台下,戏剧时空和当时当地的舞台表演时空发生的所有事情,灵活反应。在这必须要高度的专注力、敏感度、同时注意所有事情的多向注意力,以及活在当下的能力。演员必须不断的在生活和课堂中锻炼。

这些演员平时锻炼的技巧,能提高人们对所处环境的观察力、想像力与掌握力,训练一个人活在当下,嘉容认为:“如果也能运用表演的训练技巧在生活上,那你就更能面对当下的生活。”如果能经常专注当下生活,灵活反应,就更能安住于当下,感到更宁静放松,从容不迫的面对生活中的种种挑战。因此在嘉容的戏剧工作坊中,经常融入了各种想像力、专注力、创造力练习和即兴演出,带领参与者用各种角色切换,达到自我觉察,进一步看清真实,同时也了解家庭和外界价值如何影响自己,重新找回真实诚恳活在当下的能力。(推荐阅读:“他们抱着执念在表演路上前行”勇闯日舞电影工作坊的第一位台湾女演员

曾有一个重度忧郁症的母亲,在工作坊中分享她在一个心情极度忧郁的傍晚,和孩子在河堤边散步,当时才念幼稚园的孩子,拾起地上的花朵,插在她的头发上的小故事,孩子这小小的举动,带给她很大的力量,让她知道无论如何,还是有人爱她的。嘉容当下邀请所有学员一起演出那个画面,把珍贵的那一刻再次重现、加强,让她重新拥抱并记住如何随时重温这满满的爱,回到平衡合理的心绪,找回当下的力量,不再被负面思考所牵制摆布。


▲聚精会神在当下演出的嘉容

行动中的人

当我们请嘉容用简单几句话来形容戏剧时,她立刻回答说:“戏剧是行动中的人(man in action)”,戏剧是一连串行动的组合与连结,从一个状态过度到另一个状态,所以没有行动的话,无法一幕幕的接续演出,就不会有戏剧,而套用在真实人生亦是如此,倘若停止行动,也不会有所谓的人生,如同嘉容一走来的心路历程。

在戏剧的领域已经走过14年岁月的嘉容,挺过了多次财务困难,尽管再怎么艰辛,嘉容仍然坚持走戏剧的路,让戏剧人生可以继续演下去,具备随时把专注力放在当下的她,努力保持行动,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她回想2013年时,剧团募款并不顺利,但坚持行动的她,让自己完全活在此时此地的每一个微行动,结果那一年却“也是创作最多的时候。当年就有三出新戏,又去了北京驻地创作,且还有一个制作,2014 也很努力的拼出十八场演出。回头看时,才惊觉自己居然做了那么多事!”

活在当下,保持行动,这过程并不容易,那是个多层次的挑战,随时会被心智中冒出的各种想法绑架,阻断了行动,不过张嘉容却在戏剧中培养了这两种珍贵的能力,她也透过戏剧将这两个礼物送给了人们,让我们专心一意、随性发挥,把一切做到最好。或许正是因为张嘉容看见了人们一再的从戏剧获得改变人生的魔法,从中的满满的感动,令她始终专心一志坚持在戏剧路上,不断透过《水面上与水面下剧场》,将水面下隐藏的丰沛幸福带给人们。


▲嘉容创作编导的《下一站出发》,结合剧场与博物馆、戏剧艺术与古迹活化的跨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