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为你介绍运动史上的传奇女性:Babe Didrikson Zaharias, 曾被美联社票选为半世纪最伟大运动员的她,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你或许听过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格言,Citius,Altius,Fortius 更快、更高、更强,三个简单的形容词汇,道尽了运动员对于自己永不满足,对于限制永不服输,对于挑战永不低头的精神。

运动员知道,目标就在前方,我们淌着汗喘着气,一次次失败过后,仍没有不前行的道理,想出发的念头,那都是一样的。即便精神听来中性,在你心目中,运动是中性的吗?

多数运动都被划上“阳刚”的等号,好像人们冒汗运动是为了替阳性特质加乘,贴近最初的勇者海格力士。而“运动的女生”时而被投以异样的眼神,好像她就是比较 man,因为割舍了某些阴性特质,才能有今天这样好的佳绩。(推荐阅读:亚运举重金牌:看林子琦重新诠释女人味

而这一点,早在半世纪以前,Babe Didrikson Zaharias 就有了深刻的体悟。身为世界上第一位女性高尔夫球好手,同时也活跃于棒球、篮球、田径、潜水、溜冰、保龄球等运动赛事,她看多了人们对于女性运动员时常露出的手足无措;她曾被报导以 "it" 称呼,人们不愿相信女人也能拿下金牌,只好告诉自己那她肯定不是女人,她成了无法被定义的猛兽。

Babe Didrikson Zaharias 一次一次以肉身冲撞世界教条,用身体力行写下了刚柔并济的女性运动史,每个里程碑背后都是血汗。

看 Babe 征服世界:拿下奥运金银牌

“我从来不畏惧与规矩冲撞,我有赢的自信。”--- Babe Didrikson

诞生于1911年6月26日的 Mildred Ella Didrikson Zaharias,生在相信体能训练的家庭,Didrikson 从小就喜欢跟哥哥们一起运动,运动就是她的玩伴。

某一次,Didrikson 在一场棒球比赛中连击出了五次全垒打,因而被家人昵称为 Babe(Babe Ruth 是当时人称全垒打王的棒球好手。),没想到这个昵称像魂魄一样跟着她,暗示她跟运动密不可分的关系。

虽然多数人更常谈起她的高尔夫球成就,Didrikson 最早是以篮球在高校获得瞩目,接着在田径领域大放异彩。1932 年洛杉矶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上,Didrikson 拿下两枚金牌一枚银牌。当时的奥林匹克赛事中,女人仅能参加三项活动,但她却以80米跨栏,标枪,跳高打破了四项世界纪录。(她以80米跨栏,破了两次世界纪录)Didrikson 这个名字在家家户户之间迅速传开。

“Didrikson 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运动好手,不论男女。”体育作家 Paul Gallico 赞叹地写下这样的句子。

协调、节奏、优雅,写下高尔夫球历史

1931 年 Didrikson 开始她的高尔夫球生涯,她向职业高尔夫球手 Stan Kertes 求救,并且坚持一天要练习 1000 个球,直至双手满是水泡。天赋异禀还配上后天练习,Didrikson 曾说:“你想谈球场上的运气?可以啊,但你得先有长久的练习以及在压力下思考的能力。”

1935 年,她开始以业余选手身份出赛,首战就在 Texas Women's amateur Invitational 上拿下冠军,然而因为她在篮球与棒球领域中的成就和收入,美国高尔夫球协会取消了她的冠军资格。

1938 年,她挑战职业锦标(PGA)的洛杉矶公开赛,在她之后六十年才有其他女子挑战此赛事。1947年英国女子业余冠军赛中,她成为第一位拿下冠军的美国高尔夫球好手,有观众因她力大而称她为“超人的姊姊”。同一年,她正式成为职业高尔夫球手,其后的六年称霸高尔夫球界。在 1933 年到 1953 年间,她共赢得了 82 场的高尔夫球锦标赛。

除了女子冠军赛,Didrikson 曾在 1938 与 1945 年两度参加 PGA 洛杉矶巡回公开赛。她并对外宣布,要参加美国的男子公开赛,引来许多男性担忧,引来主委立即起草禁止女性参加美国公开赛。1949 年,Didrikson 于是找来其他 13 位高尔夫球好手共同成立女子高尔夫球协会(LPGA),致力推广高尔夫球界中,女子球员的能见度。

“高尔夫球是一项讲求协调、节奏、优雅的运动。女性在这方面可是非常擅长。”---Babe Didrikson

1953 年,癌症找上 Didrikson 在进行手术后,她在短短三个半月后又重回高尔夫球场,并拿下美国女子公开赛冠军,好像球场才是能给她生命的地方。

1956 年,癌症第二次扣门,这一次毅力向病魔低头,9月27日癌症让 Didrikson 的生命划下句点,那一年她45岁。去世隔天,几乎所有报章媒体都用“世界上最伟大的女运动员与世长辞”纪念她为运动场带来的光辉岁月。

运动是否中性?Babe 把自己活成传奇

运动场上的胜利曾替 Didrikson 招来更多舆论的压力。媒体指责她留了一头短发不男不女,脾性鲁莽,甚至没有伴侣关系。纽约世界邮报甚至有这样的句子:“我到宁愿 Didrikson 与她的同路人乖乖待在家里,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些,等着电话铃声响起。”Didrikson 靠自身实力进了运动殿堂,却因为性别刻板印象被穷追猛打。女性的性别身份,让她总要面对人们对于美的样板想像。(推荐阅读:裸体摄影集:运动员让你看见力量的美学

或许正如 Didrikson 受访时说的“高尔夫球从来不只是击球而已,你脱下束缚你的腰带,让你的球飞起来。”忘掉性别加诸于她的种种限制,她的球跟她的心灵才能同样自由。

Babe Didrikson Zaharias 把自己活成了传奇,她的名字跟着她一起死去了,她的故事留了下来,跟更多女人一起书写女性运动史。(推荐阅读:第一位跑进马拉松的女人

当人们想起她,会记得年轻的她曾发下豪语:“我的目标是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会记得她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跳跃崩腾的身影,会记得她挥舞着球杆,也为自己量身设计高尔夫球装束,会记得她强悍而温柔地向当代的人证明运动员应是中性的。

人们记得她,做为一个运动员,没有亏欠运动这条路,她走得执着至死方休,反倒是当代的社会欠她太多太多。


九月专题【好动女人:一百种流汗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