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嚼嚼周报】单元力求轻薄但深刻,一口分量,让你轻松带着走;一个议题,让你细嚼慢咽。

“如果叙利亚小孩死后被冲上岸这么震撼的照片,都不能改变欧洲对难民的态度,那什么才可以?”——英国独立报

昨日凌晨,一张红衣男孩躺在沙滩上的照片震惊了全世界。

这个男孩今年三岁,他叫 Aylan Kurdi(艾伦)。艾伦一家人是叙利亚战后难民,他们因没有库德族身分证明所以无法拿到联合国的难民编号,于是艾伦的爸爸 Abdullah Kurdi 希望先进入欧洲,再转往加拿大,申请政治庇护却遭到拒绝。(同场加映:

无奈之际,他们转向人口贩子,不但被骗了钱还是无法离开。在第三次艾伦爸爸寻求人口贩子的帮助成功了,他们用人工划桨预计从土耳其的波德伦渡海到希腊科斯岛,途中船身却进水翻覆。

艾伦一家四口,只有爸爸活下来。3岁的艾伦与5岁的哥哥加利普、35岁的母亲芮韩都在这片汪洋中断了气。

艾伦的爸爸痛心欲绝得对媒体说:“一切我们的梦想都死去了,我只想伴着我孩子的坟墓到死。(Everything I was dreaming of is gone. I want to bury my children and sit beside them until I die.)”

事实上,不是只有艾伦一家因战争失去人生。2011年叙利亚内战开始,25万人死亡,超过七百万人流离失所,更多人开始寻找逃离管道与庇护所,然而光是今年就有超过2600人死于试图穿越地中海到欧洲的路上。


(艾伦和哥哥)

死亡以外,这些孩子是空白的一代

除此之外,在战争底下人民依然是最大的受害者,国际组织统计因为这波难民潮至少有75万小小难民无法接受教育,我们的世界有一群孩子正孤独地面向无知。孩子面对的危险不只是死亡和受伤。联合国调查更表示战争中有年仅12岁的小男孩就被招募,孩子必须参与那些血淋淋的战场、当间谍与走私武器。(延伸阅读:

战争,就像生存在一个假装不被看见的边境,我们无视那先炮火下的死亡。在这样令人心碎的照片传出后,许多人开始质疑欧洲政府:为什么没有对难民伸出援手?更痛批欧洲当局,“欧洲领导人投入10亿欧元拯救银行,但没有人去解决这个问题,有够羞耻。”

为什么我们试图离那些悲剧更遥远?

我们也可以向悲剧靠近一步

这张照片引起了世界各地的关心,民众纷纷上网反抗、投书政府、连署通过难民法案,插画家也纷纷提起自己的画笔 hashtag “#KiyiyaVuranInsanlik”,给因战争死去的艾伦祝福。


(图片来源:@khalidalbaih 

I hope humanity  finds a cure for visas.
我祈祷,人们找到签证的解方。

艾伦之死如果有再次提醒我们什么,我想会是莫忘身而为人的初衷——与人的关怀,以及人人心里都需要的坚持,去守护一份善良。然而期望,不需要再有难民的死亡,提醒我们这件事。

向悲剧靠近一步,不只呼吁这次新闻矛头指向的欧洲政府,更对我们自己说,对台湾这片土地说,对当权者说、对日日夜夜为抹去阶级而苦的人们说。

战争,以及战争的后遗症从来不会跟随麻木而消失,叙利雅的难民此刻依然可能为了活命非法偷渡、远方的孩子在我们睡梦中正被逼迫拿起枪枝。那个疯癫的世界从未消失,无论我们见或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