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们再如何强调月经来潮的正常生理观念,社会还是不知不觉为月经贴上“不洁”而避讳的标签。兰琪・甘地透过全程不使用卫生棉/棉条跑完马拉松全程,任由经血染红她的裤子。此举不只让我们看见负面评论里尚待改变的思想,还有因为贫穷而不平等的卫生条件。(推荐阅读:第一次使用棉条就上手!写给妳的全方位使用教学指南

你有过花费一整年准备时间去达成某件事的经验吗?尤其,那天到来时,还因为计画之外的不可控变因可能得被迫放弃。这时,你要奋力一搏还是选择接受?琪兰・甘地( Kiran Gandhi ),在历经长达一年的刻苦训练后,却在伦敦马拉松当天发现:她的月经来了。月经来潮会为女孩们带来诸多的不适,但琪兰要放弃她的第一场马拉松吗?当然不!且琪兰更决定藉此做一件更有意义的事:不使用卫生棉、卫生棉条等任何卫生用品跑完全程,任经血自由地染红她的裤子。(推荐给你:月经来更要做的六种好运动,要美就要动!


( photo credit:going with the flow blood sisterhood )

看到这里,你的反应是什么呢?皱眉了吗?此报导一出引起诸多负面观感与评价,但琪兰会这么做不是因为她喜欢洗裤子或没钱买卫生用品。她在个人部落格写着这样一段:“当我起跑后,我心想为什么女人与男人都被社会化地去假装月经并不存在?社会透过建立羞于见人的月经观感,有效地阻止我们分享这占了每月二分之一的经验。因为难以开口谈论,在工作场合我们便没法表达疼痛,且更不能承认男女之间有着一些些不一样,因而去建立一可接受的基准规范。我们全都选择沉默,社会规定女人不能抱怨、不能谈论她们的生理功能,只因为没有人看见它在发生。你没看见,可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为什么这很重要呢?因为它正在发生啊,就是现在。所以我开始让它自由地流下。”

兰琪将经血视于众人面前,行动背后想告诉大家的,不只是社会对女人生理期的沈默与避讳,还有世界卫生条件的不平等。

在美国,有超过四千万名的女人处于贫穷边缘,每年卫生棉或卫生棉条的供应量平均是70美元,这却不包含在食物券里;在印度,更只有12%的女性能使用安全高品质的卫生棉 / 卫生棉条。嘿!看到这里,你又是什么反应呢?兰琪的确流着经血跑完一场26.2英里的马拉松,她的爸爸与哥哥,选择在终点迎接、拥抱这位跑完全程,勇敢为自己身体与女性革命的女孩。


( photo credit:going with the flow blood sisterhood )

从经血看思想与卫生的“贫穷”现况

月经的沈默与避讳存在许多地方,有时连女孩们自己都不曾意识到。月经来潮时,你都怎么和大家说呢?最常见的如“大姨妈”、“好朋友”、“那个”、“小红”、“小月”、“月月”⋯⋯。仔细一想,如此拐弯的说法,就像小说《哈利波特》里,人们因为不敢直呼佛地魔姓名,而为他取了另一名字“那个人”一样吧

台湾庙宇、传统习俗,多将女性的生理现象“月经”视为不洁,一如拜拜守则:月经来潮不能入庙参拜、不得拿香。《月经小屋( Menstruction )》影片更描述印度尼泊尔的中部与偏远西部村落里,当地人深信女性在经期时会污染所有她们触碰过的东西,因此她们每个月需要待在不卫生、不安全的小屋里。下方为尼泊尔隔离月经女性相关影片(非《月经小屋》喔)


( video credit :Al Jazeera English )

然而从医学角度来看,经血是子宫内膜脱落的细胞,是体内“干净”的血液,且经血是象征一女孩成熟,能孕育生命、成为母亲的关键,更是女性身体健康的重要指标。

为了打造一个女孩与女人能够有隐私、安全、尊严地管理月经的卫生环境,5/28日是国际月经卫生日( Menstrual Hygiene Day )因为打破月经的沉寂、提升刻不容缓。这一天,世界各地透过各活动聚在一起。尼泊尔将上午10-11点订为“经期一小时”,4000所学校和74个广播电台都会在这段时间开启月经的话题讨论。


( photo credit:Menstrual Hygiene Day )

在台湾,我们去超商买卫生棉时,店员都会询问要不要用纸袋装;再仔细一想,学校时的女生对于拿出卫生棉更是躲躲藏藏。英国国际儿童慈善组织 Plan 与新闻网站 V.Point 为了打破禁忌让人们与月经展开对话,共同举办“ #JustATampon ”活动,让大家对生理用品有正确的认知:没什么好尴尬的,只是卫生棉!没什么好怕的,只是卫生棉条!(为什么台湾女生不太敢用卫生棉条?


( video credit:V.Point )

我们的生理必需品,对某些女孩来说却是奢侈品

非洲肯尼亚的女孩,每个月平均有 4.9天会因会月经来潮无法上课。且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表示,十分之一的非洲女孩会在月经期间跳过学校课程,而被退学的女孩只因为在月经期间无法获得安全的生理用品。甚至,布吉纳法索83%与尼日尔77%的女孩们,在学校并没有地方去更换卫生材料。类似的情况也在印度、柬埔寨、伊朗发生。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或应该要做什么来处理它,我就用棉花、体育课本的内页、树上的叶子⋯我感到非常尴尬,因为经血染红了我的制服。”这是一名坦尚尼亚女子回忆第一次来月经的情况;这样的例子,不只发生在一位女孩身上。对整体健康来说,在印度70%的生殖系统疾病都是由穷人的经期卫生造成的。印度大城市里43%-88%的女孩,在经期时间使用重复的布,但清理时却没有使用肥皂或干净的水。

美丽月事行动:布卫生棉,让小女孩期待初经来临

林念慈,因为在 NGO 工作时常到访尼泊尔,接触当地女性后发现她们绝口不提月经,更没有良好的卫生观念导致许多妇女病。于是,她开始在尼泊尔成立教导女性卫生知识的工作坊,帮助女性更瞭解自己的身体。(你可以不用,但一定要有正确知识:棉条教主 自由的具体表现 凡妮莎

了解的下一步,便是产生行动去改变。一次与男友的南印度旅行,念慈在南印度生态村 Auroville 杂货店买到人生第一块“布卫生棉”,灵机一动,她开始将环保又能重复使用的布卫生棉带入尼泊尔。2012年,她成立《棉乐悦事工坊》,更运用当地布材、雇用当地妇女,亲手缝制布卫生棉。

念慈的布卫生棉有许多不同颜色的花布与大小,给尼泊尔增添一个不再隐晦又美丽的风景。有一次在市场摆摊时,有一个小女孩看了好多次,于是念慈送给她一片。“那个小女孩眼神告诉我,她很期待月事来临,可以用布卫生棉的那一刻。”

远离温暖的家,到异地创业、生活,林念慈从一个完全不会使用缝纫机的人,开始自己打版、剪布,制作布卫生棉,致力推动正向月事运动。《棉乐悦事工坊( Dharti Mata Sustainable workshop )》在尼泊尔文及梵文中意指“大地母亲”,母亲是孕育生命的大地、赋予生命意义的灵魂。


( photo credit:棉乐悦事工坊 )

早期医疗不发达的年代,人们可以对女性们每月突如其来的经血感到惊恐,甚至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先有了“不干净”的第一判断。但如今我们都知道月经的“真相”,也知道在月经来潮时,女性的身心需要更多的体谅。

兰琪的月经去污名化行动遭来异样眼光与评论让我有些沮丧,但进一步思考,正因为月经议题还有许多需要改变的“不正常”才遭来反弹。一次马拉松,兰琪带我们看见 至今仍被污名化、羞而不谈的月经;也看见了世界卫生的不平等,许多女孩不只思想,连干净的卫生用品都匮乏,更甚者还危急生活。这一切,如同一场马拉松,虽然还有漫漫长路与困难要横越,但只要迈开步伐,总会有到达终点的一天吧!(是谁要的“干净”?青春期,被遗忘的感官记忆


这个月我们与女性影展合唱时代妖娆的【女巫】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