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少女时代〉勾起了每个少女心中那段青春无敌的校园回忆。那〈少男时代〉又会是怎样的风景呢?

值月诗集:崔舜华《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废墟》,宝瓶出版
值月歌手:陈明章

偶尔有了些勇气
打开一个盒子
拿出旧信件
一个字一个字地读
读到祝你幸福健康有空再见
再一封信一封信折好放回去

─崔舜华《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废墟》


(图片来源:来源

老章:

今天是我初吻的那个女孩31岁生日。

刚刚丢完她生日讯息,突然很想写封信给你,纪念以前那段色呼呼的美好日子。

你还记得吗?大三那年,不知是从谁开始,我们突然患上猛爆性再不跟哪个咩舌吻我就要死了症候群,每天下课都躲在图书馆底下的鱼羊鲜豆,谈论今天又发现哪个学妹正翻了、今天又目击哪个超凶的同学弯腰捡了东西……我们交换所有精彩的记忆像交换球员卡,以所有可能的切入点谈论“女孩子真是好啊!”这个甜美、白痴,令人骚动的千古命题……

那时我们发展出一套完全精神面的、规模庞大的纯粹色欲思考,明知没意义还是将我们心中那些可爱的女孩一个一个供上神龛,想像出一堆剧情,无尽的屁话几乎可以建立某种哲学……曾有一度好像闭上眼睛,就可以用喷发的脑内啡具现化出一张水嫩的嘴唇,如此大的欲念却始终找不到出口,我们也都知道为何。

因为从来没人开始讨论如何开始。我们都不懂,更不屑向外求援。我们是患了少女狂热的废圈圈,我们的屁话公社自给自足。过度害羞让我们把女孩子都想成神圣不可侵犯之物,藉由反覆与对方确认那有多难,好给彼此逃避的理由,可以懒惰,宁愿一成不变地聊着无谓的话题。(接吻是灵魂的交换:陌生人亲一个!吻,世界上的绝美艺术

为何不敢爱?为何如此怕被拒绝、怕挫折?那时候的女孩们,不也跟我们一样渴望被爱吗。

直到有一天,突然经历了,至今回想起来依旧如梦似幻的初吻。我脑中想的第一件事是:我要怎么跟 C 说,我在这里了呢。(第二个念头是:这时不是该有天上放光、神来跟你说干得好之类的神圣体验吗?)


(图片来源:来源

那是人生中最美的吻之一。然而真的实现了愿望,脑海中却突然感到空空如也。

很多年以后,当我重看《骇客任务》,终于找到那个瞬间最适合使用的标语:“欢迎来到,真实世界的荒漠。”转眼十年已经过去,我们都来到了更加真实的世界。这里是更加荒漠的荒漠,我们早已无法再对女孩,或任何事物带有天真的想像。

曾经同船的老友早已星离遥远,几乎要变成幻想了,只好送你一首曾经听了上万次的歌,给正在上班的你。(多久没有跟老朋友相聚:朋友还是老的好?七个应该和老朋友联络的原因


〈等待东北风〉陈明章

不想爱讲话 阮只想要来拿一支烟来点火

不想爱讲话 阮只是远走他乡寂寞的心灵

不想爱讲话 阮只想要来任由风吹

不想爱讲话 这已经是阮少年时

对你讲过 对你讲过 对你讲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