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可以给台湾社会一个好的示范,不要性别歧视、职业歧视,好好地说明你们为什么反对。

悠游卡公司找 AV 女优波多野结衣拍人物单元,贩卖所得全数捐做公益。没想到此举却在台湾引起轩然大波,网路上一片哗然,当然也有人声援波多野结衣。台湾网友的反应传到日本,波多野结衣也亲自回应:“或许因为我在日本的职业是 AV 女优,所以有相反的意见产生⋯⋯只因为我是 AV 女优,就不能参加有善意的活动贡献社会吗?难道我不能对我爱的台湾以行动来报恩吗?”此话一出,我脸书上的朋友们都疯了,都开始“无限期支持波多野结衣”。(推荐阅读:AV 女优与台北:波多野结衣的悠游卡


两款波多野结衣的募款纪念卡(图片来源

 一个 AV 女优即将在公共展演她的身体时,竟然会引起一个社会如此大的反弹,我觉得还满有趣的。

为什么贩卖消防猛男月历可以,而 AV 女优不可以? 

这件事情一发生,在我脑中第一个跳出来的疑惑是:为什么市面上那么多消防员的猛男月历,大方在网路上贩卖,而 AV 女优三点不露的美颜照却不能印在悠游卡上面贩卖?(同场加映:裸露的女体等于色情?英国女子赛艇队慈善年历遭禁


新北市消防员英雄风月历(图片来源

难道青春期的小女生看到猛男月历不会有性欲吗?猛男月历上的男人们这样露点,小女生看到难道不会造成不良的心理影响吗?还有,小孩看到这种猛男月历,家长要怎么向小孩解释,为什么这些消防员不去救火要露两点?消防员猛男手上拿着那一根灭火器难道是在暗示“我也很粗、想灭火可以找我”吗?你们到底在搞什么,这个社会还不够乱吗?

各位试想,如果今天警消推出猛男月历,收入所得全数捐做公益,会有保守人士这样质疑吗?为什么今天把女人的身体放在悠游卡上,家长们就突然不知道怎么教小孩了呢?其实这与我们社会存有的厌女情结有关。(同场加映:最恶名昭彰的伤口:时代厌女症 Misogyny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我又没有讨厌女性,是那些保守人士歧视女性,为什么要扣我帽子?”。但厌女情结是一种集体状况,是一种社会不由自主贬抑女性、觉得女性就是弱者的一种状态。单一个体没有厌女,不代表整个社会没有厌女情结。

从之前的FreeTheNipple运动,男人可以露点但女人不可以露点,到男人可以拍露点肌肉照,而女人小露酥胸就会引发反对声浪,这些都还不够证明我们是一个充满厌女情结的社会吗?我们的社会总是特别在意女人的身体如何如何,必定要对女人的身体严加控管,否则家长们就会不知道怎么教孩子。我们的社会总是特别在意女人有没有扮演好女人的角色,连总统参选人洪秀柱都说:“女人就是要安定,不要吵、不要乱,道德很要紧”。

可是,究竟女人应该是什么样子,为什么不是由女人自己决定?

这些证据还不够吗?悠游卡的 AV 女优风波发生后,就有网友推出三款“女性露乳性感照”,他希望网友“在不同猥亵程度中票选出社会能接纳的”,并且他会“将结果送交北市府作为参考依据”。

这是什么样贬损女性的言论,竟然还可以有几百则的转发数?最左边那一张,把对马英九总统的怨恨,归咎于他“很娘”。把男性“娘化”,就成为了骂人的工具。最右边的那一张,则是极尽所能地嘲讽“丑女”,彷佛这世界上唯一值得存在的就只有“正妹”。


网友推出恶搞版的悠游卡,提供票选(图片来源:翻拍自脸书)

她是 AV 女优耶!那又怎样!?

好吧!也许有些人会说:“她又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 AV 女优耶!”那问题到底是什么?除了性别差异,还有职业的差异吗?AV女优是一个见不得光的职业吗?会说出“她是 AV 女优耶!”的人,背后所没有说出来的,而且不愿也不敢说出来的,就是对“性工作者”的歧视。

AV女优正正当当赚钱,运用她的“身体资本”、“美学劳动”,加上应付那些男人所要负担的“情绪劳动”,她们根本专业到无以复加!任何专业与职业都应该受到尊重,否则真的就像波多野结衣说的:“只因为我是 AV 女优,就不能参加有善意的活动贡献社会吗?”悠游卡的 AV 女优风波,真实地反映出台湾社会的两种歧视。(推荐阅读:性工作者就是坏女人?污名下你看不见的工作专业

支持波多野结衣,还是支持性工作者?

当然,网路上也出现很多声援波多野结衣的声音。但是,我也很想问,这种一面倒支持波多野结衣的声浪,究竟是因为“支持波多野结衣”(因为她的主流美、因为她是暗黑林志玲),还是人们真的“支持性工作”?

网路上的部分网友,一方面支持波多野结衣,但另一方面台北市文萌楼,那栋属于娼妓的记忆却始终面临各种危机,甚至,性工作在台湾仍然尚未除罪化,不论娼嫖都会受罚。所以,谁可以告诉我,网友们是“支持波多野结衣”,还是“支持性工作”?(同厂加映:娼嫖皆不罚!皮条客是性工作除罪化的最大利益者?

支持波多野结衣的网友,赞颂她的身体、认同她的专业,甚至愿意付给她适当的费用(肖像版权、买正版光碟?)。“选择”从事性“工作”的女人,靠着自己的身体资本、学习而来的美学劳动与情绪劳动而获得高薪,进而改善自身的地位。但是特定单一的性工作者得到高薪,不代表这个社会上男人对女人的剥削与压迫已经消失,也不代表全面的性别解放。

我们都得承认,性工作或多或少仍然包含男人对女人的剥削与压迫,用金钱交换女人的身体与性,性工作是一种“性别压迫”。可是对性工作的箝制、将性工作入罪,却会让愿意(或不得已)靠身体付出劳动赚钱的女人无法翻身、生活处境雪上加霜。从事性工作固然可能是一种不得不的选择,但却是“正在从事性工作者”生存下去的方式,那只是一个工作。

悠游卡的 AV 女优事件所展现的职业歧视,都一再暗示我们应该“支持性工作除罪化”。性工作除罪化,才能有机会创造一个保障性工作者的环境。

同时,我们应该静下心来反省:我们是不是给不同的性有差异评价,让性成为一种阶层?也就是,某些人的性比较高级、比较值钱、比较不会被谴责。当然,如性工作是工作,每个人在工作上的表现与专业不一样,得到的报酬必定会不一样,但是现在的状况是,性工作者在制度上、观念上受到不同的差别待遇,那问题就比较大。例如:波多野结衣这样的美女,从事性工作就是高尚的、令人尊敬的,可是万华的越南小姐、大陆妹、茶室阿嬷就是城市的毒瘤,永远得躲在黑暗的角落生存。甚至,还会有些越南妹、大陆妹来到台湾,夫家经济状况不佳,她自愿出来赚钱,但却因此领不到台湾的身分证、得不到台湾人的认同。(推荐给你:五分钟看越南妹的污名建构


日日春关怀互助协会也推出两款妓念款(图片来源

一场悠游卡的AV女优闹剧,也许新闻过着几天就过去了。

可是这件事件背后所隐含的“厌女情结”、“性别歧视”、“职业歧视”却不可以轻易带过。我希望无限期支持波多野结衣的网友,背后的原因是大家真的支持性工作者、尊敬性工作者,而不是只因为她是波多野结衣。我也希望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可以给台湾社会一个好的示范,不要性别歧视、职业歧视,好好地说明你们为什么反对。


这个月我们与女性影展合唱时代妖娆的【女巫】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