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的流泻,是一个自我疗愈的过程, 让我们能更有力量的继续往下走。看丁菱娟老师说说让生命变得更厚实的力量:哭泣

可以哭,但是不要停留太久。


( photo credit:PEXELS )

女孩,我不会要求妳不要哭,不要难过。妳在我办公室讲到伤心处哭了起来,我知道妳想到家人忍不住掉泪,我只能递张面纸说,“好好哭吧,哭完我们再来谈”。

喜怒哀乐是人性,人在伤心难过的时候总不免掉下泪珠,甚至泣不成声。虽然在职场,专家认为不宜太情绪化,不要在主管面前哭,但是我觉得违反人性的都不必太在乎礼教,只是不宜过久,负面情绪先发再收。(与自己的情绪和解:六件事提醒你拥抱哭泣的内在小孩

所以有人在职场上忍不住哭了,会常听到旁人说,“不要难过了”或“不要伤心了,要看正面”。但是这些话语在当事人听起来并不会真的好过。我认为情绪发泄是一个疗愈的过程,该哭的时候就哭,该难过的时候就难过,不要压抑。只是情绪不能太过,哭过了,难过完了,就要启动复原机制,让自己快快回来,不要沉溺在悲伤的情绪中。快速复原才是我们要锻炼的能力。

走过低潮一个过程,因为受伤的人都需要一点时间疗伤,去经历那个痛,所以会难过、会低潮、会悲伤,然后经过一段时间后再擦干眼泪,重新出发。所以不需要在受伤的当下就马上叫他人坚强的站起来,这有点强人所难。

所以孩子,失恋了,我知道很难过,很苦,我不会叫你不要难过,不要悲伤,不要哭。我知道,那也是生命一个很重要的“经过”。但是哭完了还是得过日子,工作还是要做。整天情绪不好,不但自己不好过,别人也不知怎么面对你,所以还是得想办法让自己回到正常生活,然后看着那个伤痕变成了美丽的疤,只是印记,不会再干扰你。

我知道受伤的苦,知道那个沉溺在里面的悲,有时候自己都不想让自己走出去,像个无形的拉力将自己往下拉。于是我渐渐开始练习,疗伤的过程不要拖太长。所以刚开始我会尽情的发泄内心的不舒服,会哭,会睡不着,会找人谈,会把自己关起来,直到自己觉得够了,就说“你(负面的情绪)走吧,我要回来了”,然后把精神放在接下来该做的事情上,现在越来越知道如何管理自己悲伤的情绪,也越来越缩短伤痛的时间。同样的,高兴的事也一样,无须得意太久,免得乐极生悲。

像我以前常掉东掉西,尤其是钱包或是重要的东西总要懊恼好几天,怨自己怎么这么倒楣,或生气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情绪就停留在自责中。现在可能自我生气一下,马上就想下一步要该做什么,赶快打电话报失证件、信用卡等等,然后就想以后要注意什么事来预防相同的事再发生。这是一个好好的练习,这样我的精力就放在接下来的事情,而不会停留在懊恼的情绪当中。(不要被情绪绑架:放下愤怒,与自己和解

比较大的伤痛像母亲的往生,有一段时间我感到好失落,好难过,夜不成眠,原本想请个长假疗伤,但是最后打消念头,让自己还是回到生活正常的轨道,一样的上班,一样的开会,有空时用音乐、文章和日记写下对母亲的怀念,藉由文字慢慢地和母亲道别,也是自愈的过程。


( photo credit:Flickr )

所有的伤痛、难过都会过去,所有的疤痕也都会结痂,时间有时候是一帖良药。但我们都要培养一种能力,就是往前看,让日子回到正常的轨道,让生命自己去找出口。(辛晓琪的生命态度:时间带不走的天真,岁月送给我的成长

生命,是流动的,接受,走过,感激,放下,一切皆会变成生命更厚实的力量。

作者是世纪奥美公关创办人暨总顾问,欢迎连络丁菱娟粉丝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