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实习中获利的到底是老板还是学生?来看看全球前三大的企业是怎么对待实习生,让他再苦也甘之如饴。

因缘际会下,我幸运地进了一家在该产业是全球前三大的企业实习。在实习前,我心中上演了上百出小剧场。我从短暂的离开我的城市,担心到宿舍,又从宿舍担心到预算(光是想到地铁的费用就觉得头疼),再从预算担心到公司的同事。

他们会对我友善吗?他们会让我做事吗?诸如此类小到不行的问题,都可以被我放大思考一整天,或是连续好几天的吃饭时间都在幻想这些问题的解答。然而,所有的幻想都不及倒数的那一天到来的真实。我拖着其重无比的行李箱,连睡觉抱的小熊和被毯都被我塞进行李厢,后背包里塞满所有行李箱放不下的东西,还有一条吐司。男友说:万一你到那里没东西吃怎么办。所以硬是要我带着吐司上火车。(除了吐司之外你可以有别的选择:荷兰人一大早就吃巧克力屑?偷窥外国人最爱的早餐

我当然不是第一次坐火车,也不是第一次离开读书的城市,但我确实是第一次,在离开台湾后,在英国的另一块土地上建立的自己的另一个生活圈后,第一次远离我的舒适圈,到伦敦当一个短暂的假伦敦人。这感觉非常熟悉,我才想起,三年前,18岁的我也是这样挥别在台湾的朋友与家人,飞到慢七个小时的英国。已经习惯在两地说着再见的我,对于再度的一个人,竟然,竟然还是有点害怕。

结果男友的担心成真了。到伦敦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天还亮的像下午三点,街上的人仍然络绎不绝,但是超市已经关门了。对了,我怎么会忘了今天是星期日呢。星期日的超市六点就会关门了。我一个人在短租的房间吃着吐司,一边继续幻想小剧场的内容。

这并不是我的第一次实习,然而这却是我第一次见识到一个企业是多愿意栽培实习生。(好企业成功的小诀窍:偷学《Google 模式》!学会 70/20/10 法则,建立说 Yes 的企业文化

1. 实习生不是工读生,也不是免费劳工

我首先在确认实习时就收到了公司寄来的信,里面有我在实习时候应该完成的事项。其中包含:读两篇相关领域的研究文献,跟一位刚进公司的员工喝咖啡....恩,这确实比我想像的人性化。

影印跑公文,这些都不会交代给实习生做。实习生一般会分到一位指导上司,我的指导上司因为比较繁忙,常常不在办公室,因此他又将我交给另一位同事,我的座位被安排在他旁边,以方便我有什么问题可以马上问他(姑且就称它为我的小老板了)。再不做工读生做的事情,又不是免费劳工的前提下,我所分配到的工作,就是小老板平常的工作的十分之一。

小老板会再把工作交给我之前,仔细的说明每一个专有名词,每一个栏位的作用,这份工作的用意。有时候,他会示范一次给我看,然后再把他完成的部分删除。因为他要我自己做一次,以确保我是真的学到东西。

在我完成工作后,小老板会要我倒水,然后带着我一个字一个字检讨刚刚完成的那份工作。用意是让实习生知道自己刚刚完成的工作,在这份工作环境中扮演什么角色,解释为什么学校学到的东西跟工作上不一样。有时候我会感到不好意思,在检讨完后觉得自己在学校学到的东西似乎不能发挥到100%,小老板便会急忙的修补我的自信心,说:在工作上的东西,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断的学习,没有人是完美的。(不完美更美:不当完美妈妈,孩子更快乐

没有人是完美的。

2. 实习生不是正职员工的影子

这次在伦敦,每当有别的部门的同事来找小老板时,小老板不管多忙一定会说:跟你介绍我们的实习生....。

然后会一并介绍我的学校和国家,再让我跟他进行小小对话。

由于此次的实习,我实习的单位并不直接相关所学科目,小老板因此积极帮我联络与我所学更有关连的单位,要安排我与他们谈谈,更瞭解公司架构和之后的就业方向。

我利用的某次中餐时间和那人相见,那人一间我就说: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实习生对吧?我听你的小老板说你帮了他很多忙。还不断说你多优秀多优秀。

或许是客套,或许是场面话,但我宁愿相信小老板在闲话之余,愿意告诉同事有一位实习生的存在,让我不如影子般的存在,只能在座位上坐大家给我的杂事。

3. 如果正职员工心有余力...请不要忘记,实习生需要被提拔,被看见

公司表定5点45下班,但我多半会处理交代事项到6点20分左右。每当我跟小老板说我完成工作时,他会说:我想你可以回家了,但我希望你在回家之前去问问主管,有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小老板的用意是让主管看见我,并知道我是一位积极,会找事做的实习生。

除此之外,当主管交代事情时,小老板会分一点事情给我做。但,当我完成工作交给他时,他先是帮我检讨了一遍,要我改过,然后他要我把文件列印下来,由我自己交给主管。他说:这是你自己完成的东西,所以你想不想自己交给主管?我会跟着你过去,所以不用怕。

当主管看过一次,快速地说了还缺了什么他想要的东西,或又临时要我加什么上去,回到位置后,小老板会耐心的解释刚刚主管为什么会想要这个东西?或问我,你觉得为什么主管会临时想要这个资讯?

让实习生思考。让实习生被看见。

在英国,一般短期的实习是不支薪的。在不支薪的情况下,这次不到一个月的实习却花了我一整个月的生活费(毕竟地铁卡三天就加值一次)。但我甘之如饴。

当我和台湾朋友聊到我的实习经验时,他们无不惊讶,然后抱怨自己虽然有拿基本时薪,但是都做些没人要做的杂事,没拿钱的也被当作免费劳工。友人木须应征实习企业甚至说出:你在家里工作就好,工作做完了,再把东西传过来。我顿时了解到,实习生,确实很容易成为正职员工的影子,躲在一个角落,做着最基本的杂事,时间到了自动下班,太难的事情不能交给实习生,机密的公文不能交给实习生,但是一位正职员工更可以拉拔实习生,让实习生在还没安定下来之时,把自己的触角伸向更广的地方。(走得更远,你会学得更多:企业选人才就像挑包包:重视“质量”胜过“名气”

我思考着,我们,能不能成为别人的幸运?我知道能碰到这样的小老板,我所需要的绝对是很大的幸运,很大很大的。但是,有没有可能,一位实习生被这样照顾后,心中便会萌生,当我有能力照顾别人时,我也要这样提拔下一个实习生。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暑假还没结束,很多学生的实习还在进行,同样走过实习生,同样当过菜鸟的女人女孩们,你们愿不愿意成为另一个人的幸运,种下一颗有机会茁壮的种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