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时候,练习用多一点幽默去面对世界,会让我们的生活更加愉快,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可以想像一段毫无幽默的婚姻吗?我们不正是靠着诙谐的心境才能更坦然的面对生活琐事?我们不正是通过幽默的影响才能跳脱无语问苍天的处境?是否真有幽默无法化解的状况?有些事情,特别是棘手的事,我们往往只能以开玩笑的口吻来谈,唯有如此才能经受得起。若不是透过会心的一笑、淘气调皮的微笑,或是纵声大笑,我们要如何克服生活中种种的不快呢?

齐克果写道:“我认为,结婚以后,一个男人没有变成幽默大师的话,他必定是个可悲的丈夫,就同样的意义而言,恋爱中人没有变成诗人的话,他必定是个差劲的情人。”换言之,幽默为幸福婚姻所内含固有。因为,恋爱当下情欲所具备的“必要意义”,在婚姻中“以幽默的方式,成为生活中宁静满足、舒适惬意的诗意表达”。第一次接触时的情欲追求,在幸福婚姻里,蜕变成了幽默的美感可能性。

有什么比两人心有灵犀的默契更令人感到安心适意的呢?基本上,这不正是一种默许认可吗?老实说,不就是因为对于共享幽默的人具备了最起码的喜好与爱意,才能一起开怀大笑吗?如果婚姻中的所有问题都能以幽默来化解,都能共同一笑置之,这不正是成功婚姻的理想模式吗?(延伸阅读:广告的最高境界:一句话都不必说的幽默

尚・保罗(Jean Paul)把幽默理解为“永恒性的反面表达”,并将其与作为“永恒性的正面表达的崇高庄严”相对立。幽默的根源来自基督宗教中自我与世界的一分为二,以及苦于时空的有限性,即人类存在无可避免的基本形式。幽默作为此一情态的表达,作为克服它的美学可能性,取决于我们与世界的整体关系,“幽默作为崇高的反面,不会摧毁个体,而是透过与理念的对比摧毁了有限性。”

你是否能和伴侣一起透过与理念的对比而摧毁了有限性?或是,你至少能对这无关痛痒的幽默定义发出会心一笑?太好了,这样你获益匪浅。无法与他人一起开怀大笑是件可悲的事,这意味着两人缺乏共同的世界观与黏合剂。德国当代哲学家马尔克瓦德(Odo Marquard)补充道:“幽默说穿了不过是一种不记前嫌的修好形式,一种能够在现实生活中创造和平的形式。”

没错,正是幽默让我们能够心平气和面对现实界中的纷纷扰扰。幽默不只能化解人与世界的冲突,也能协调人与人之间的不和。对方脸上所展现的微笑,永远是个美好的礼物。(一起来看:微笑看世界,世界也会微笑对你

其实,幽默最简单的形式不过就是愉快的心情,这可不是来自形上体验或对某种理念的崇尚,纯然只是一种生命智慧的作用。人称笑脸哲学家的希腊哲人德谟克利特写道:“有节制的享受和中庸的生活才能创造愉快的心情。”为了让灵魂得到平衡,人们应该“多想想可能的状况,满足手中所拥有的,不该心系或沉溺于会引发嫉妒和崇拜的事物”。这短短的一句话,不禁让我们想到婚姻生活和出轨的机会,让我们想到齐克果所说,在婚姻中培养出的“宁静满足、舒适惬意”,这一切都会因为出轨而孤注一掷。

德谟克利特进一步补充,我们得时时想到沉浮在苦海中人,并时时想到他们受难的原因,感同身受,这样我们才能享受所拥有的一切,而不至于因为贪婪之心,掉入了闷闷不乐的心理状态。过于羡慕他人所有或是过于崇拜众人口中的美好事物,会被迫不断去追求或做出后悔莫及的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们该多想想比我们痛苦的人,想想造成他们今日处境的原因──出轨、被抓包还有离婚的后果等等,“这样我们就会幸福的赞叹,我们是过得如此之好,生活得如此之快乐。”

愉快的心情同时也是心满意足的一种作用。当我们靠在沙发上休息,并能说声:“不错嘛!”这样的人生时刻并不坏。此时,如果身边有个人也适意的靠在沙发上,或许还依偎过来,牵起你的手,同样认为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的,这是多么美妙的感受呢。遭到世界孤立的人,只能微笑幽默的重新征服世界。幽默是一种抗争。微笑的人在争取他的幸福。一笑泯恩愁,幽默的力量众所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