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是自在的,裸是勇敢直视自己的伤痛,接着是女孩们的掀开自己身体的故事,轻轻悄悄地说着属于女人的甜美与痛痒。

读朱天文《世纪末的华丽》时,女人的身体是以肉身哀悼回忆的道场:“他手伸进衣里摸触到女孩的凉软胸乳,猛然想起三十七年前春天刚刚开始他往北来到的多雨的基隆市,乍见高地上伸出石墙盛开的一树白花在煤烟冷雨里缤纷自落。”

读余秀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时,女人身体是资本主义与父权共同规训的教条:“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

女人的身体收裹着疼痛的切割、爱情的记忆、岁月的刻凿、纯真的幻想。女人迷八月征件,我们与摄影札记一同收藏细读着那些身体的痕迹。这些故事可能是酸涩的,是忧郁症刀口烙下的伤、是直视脆弱后接受自己的不够完美;故事也可能浓情着,是爱人褪去屏蔽后毫无防备的拥抱。每一则分享,都构筑了女人的复杂群相:善变的、善感的、坚毅的、柔软的。

这世上,因为有着你们的故事,所以精彩着。

很多女人总对自己的身体有着敌意,但你要知道,女人迷人之处只有身为女人的你才能享受的到。
I am learning too.

——读者 T

从未透彻的观察过自己,三十年了,日子像在掌心的流沙规律性的流逝着,但我的生活却非规律性的走,因为这世界的冷暖起起伏伏毫无规则;自己的无心让自己不再是自己,早晨醒来照看镜中的人,仔细地端倪着,已全然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心中留下数不尽一道道的伤痕,只能用手按抚那次痛的伤口;回忆里裹藏着无比的欢愉,带给我还敢试探性迈进的勇气。

直至他的出现,从他视角看见了最真实的自己,我因无助胆怯、坚强时挟带着傲气,而且原来始终在等待,等待着幻想里头真实的到来。

因为你,明白了什么是真正赤裸裸地勇敢去爱、勇敢的去恨、勇敢不再羞涩的畏惧镜中陌生的自己、勇敢地大步追寻着那一颗耀眼夺目的星。再也不用游走在灰蒙蒙不清不楚的地带,因为我与你只剩下⋯⋯黑与白。

谢谢你让我看见透彻且无保留真实的__。

女人们,请相信自己是独特的。
Just The Way You Are.

——读者 Rebacca

男友说过希望以后如果我不小心成为摄影师或是当别人的人像,不要拍裸照

但我想,脱去外衣,才是我们最贴近自己、拥抱自己的时刻
没有了外表那些奢华装饰
没有了可以隐藏那些我们称作“缺点”的遮蔽
我们才能接受自己
所谓的缺点,也是属于自己的一部分
光是把自己的一部分刻意隐藏甚至忽略就是不合理的
You are what you are

就像最近才开始喜欢不那么美的我
开始接受我的驼背、我的大小眼、我的橘皮组织
虽然不那么喜欢,但这是我
现阶段,还是会带着这些继续努力走遍世界的。

——读者 Sherry

赤裸裸的自己,是经历过无数的抛弃洗练后留下来的过去所组成。我拾起那个留在我心中的人留下的碎片,继续生存。然后我重新学习如何生气、伤心、孤单、喜悦、兴奋,害怕与快乐。我学着独自品尝每一件事和每一种情绪,学习生活而不是生存。我刺下的那句“On ne vit qu'une fois”,是提醒自己无论如何人生都只有一次,无法重新来过。而那朵花,就是我正绽放着的证明。

——读者 P.D

找寻身为女性的轨迹与想法:因为从小到大的经验累积,让我很讨厌父权体制,最基本的压迫公式=男生可以、女生不行(vise versa)。所以为了证明不管男女都可以(或也都不可以)我开始重训,凭着一股“老娘做给你们看”的心态,试图用“阳刚的女性”来反抗父权,我的身体即政治。

在这时当然遇到阻碍,不管男生或是女生友人的不理解、规劝、挑战、或是调戏,我终究坚持下去了。这时大家会叫我“哥”,我不是很在乎,我认为我虽然是女生,但可以被叫哥。

等我健身一阵子,身材刚好落到社会上“性感”、“fit”的归类,开始接触更多“男性的凝视”和零星的性骚扰,让我更加警觉先前在文献上读到的,即使我以女性身份靠近了阳刚,冲破了一些保鲜膜,但事实上,我还是无法逃离父权的魔掌。就连对方发出称赞也让我反感,譬如我怀疑为什么不能好好地叫我“姊”,叫姊有损我的阳刚特质吗?姊不能是阳刚的代表吗?当有人说我好瘦好性感,在我答谢同时有很大的拉扯:我是否又加深了父权与资本主义推崇的女体形象?当然,还有些时候是,察觉了自己享受着不少女性红利的挣扎。

我开始反思,为什么我反对父权的手段尽是把自己去性化、去女性化,我是否该鄙视我身为女性的最大赞礼?是否该更拥抱我的女性特质呢?

在读何春蕤老师的《豪爽女人》时,我才正视自己多么恐性,对自己的躯体多么害臊,但男人们却不会,他们可以随意谈性(甚至是炫耀)、裸露上身、随意小便,但女体确需遮遮掩掩、到处害臊。

因为女性被看到是赔,男性看到女性裸露是赚,在这种赔赚理论下,我的所作所为都被定价的死死的,而我也拳拳服膺于这个理论,成为一个想叛乱的良家妇女。

裸体,就赔了吗?

为何我不敢自在地看待自己的裸露?开始拥抱赤裸的身体,会不会更能找到自己呢?

——读者 E

无能为力的抽离,愿随着凄寂升华,若有似无的等待,盼寻着悲怆羽化。谁想尝尝我的迷惘,很甜很咸很烫;谁想看看我的心伤,很艳很野很脏。
我是一位和忧郁症共存的普通女生 Just wanna share。

——读者 M.H

这是我18岁时拍的,那抹红,是害羞被情人看见,是羞愧自己的不完美,但,我知道“I'm perfect in your eyes,imperfections makes me perfect.”接受自己的所有,才能成为最好的自己

——读者 H

接受自己的所有,才能成为最好的自己。以读者 H 的话共勉之,感谢所有影中人,让我们用心凝视身体的力量,让赤裸成为一件美好的事。

写下你的故事〉〉参加【裸,最美丽的语言】征件


温柔拆解八月专题:裸,最美丽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