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

简直像是从罐头里活过来的鲔鱼一样,突然觉得自己被塞在一个迥异的空间里。我试着用手触碰床单上少的可怜的皱摺,想要藉此建立和这个世界的连结感。

可是这个连结感好像一开始就不打算存在似的,脑袋里充斥着一种插头被拔掉的错觉。又是一样的画面:烟味、棉被、和充满孤寂压力的房间。

我伸手挖出掉落床缝间的手机打给他,几分钟之后他接起电话, 传来他争吵后一贯的装乖声音。已经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厌恶这种音频。

“宝贝,怎么啦?”

我可以想像他穿着白衬衫,系着紫色丝质领带的领口,以及残留些许渣的喉结在电话那头震动着。没什么不一样,我跟自己说。

“喔,没有阿,只是醒来看到你不在,觉得怪怪的。”我说。有一种急切的希望能拥抱他,可是又同时莫名地讨厌起他来。双手环抱着枕头,心里的某块地方正在崩解,我试图在脑中派出消防队小人儿来拯救,可是那崩解的速度却远远地超出我的预期与想像。

“乖啦,晚上就回去陪妳好不好?”声音变得有点模糊,我约略可以猜到他正一边打字一边夹着手机跟我说话。

“嗯,好。掰掰。”几乎是在我最后一个字说完的瞬间他就挂上了电话。

我还是没能说出来,每次都一样。每次在争吵后,他总天真的以为“做爱”能解决所有的无奈,以为那些问题不去碰触就能自然消弭,以为,我隔天就会好了,只是一时的无理取闹。可是这些以为,都只是他以为。

不,这次有一些不一样。我好像开始讨厌自己的懦弱了,好像变得心灰意冷了,好像变得没有信心再走下去了。

他总是说我想太多,总是说我不够理性,总是说我没有好好听他说…

也总是说,为什么都不把事情跟他说?是不是因为我不重视他?

我想说,正是因为我太重视他,太害怕说出来会威胁到我们的关系,所以才迟疑犹豫(李怡真、林以正, 2006)

而很多事情,在该说的时候没有说,就成了一个小小的伤口,之后不是找不到机会说,就是已经觉得再说也没有用,再说你也不会懂[1]。

【情绪表达与性爱】

“朋友曾说过争吵后的性爱会让彼此更加激情。但那指的是小口角。真正大吵大闹的话,你根本不会想让他碰你--尤其是你对他失去信任的时候…”

“他一直还不懂。”有时我不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用他能理解、接受的方式表达,并不代表我就‘该’默默地承受和忍耐。而他却傻傻地相信,拥抱和亲吻是一切问题的解答。我需要被哄没错,但是不能每次都只是被哄。我更期待每次哄过,哭过,道歉过之后,他能真的有所改变…可是,这样的期待却常常落空…

虽然不需要我举例大家都知道沟通很重要,毕竟越能跟伴侣分享心中伤痛的人,越能感受到这段关系是值得经营与维持的(Reiter & Gee, 2008; Vinkers, Finkenauer, & Hawk, 2011)。

可是就算知道,有时候我们就是难以开口,只能等待时间经过,并憨憨地相信时间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最后才发现它不能。

而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就算情侣间总看似无话不谈,却常绝口不提彼此的关系进展、很少讨论两人的相处品质(Brehm, Miller, & Perlmam, 2010)、更遑论性爱相关的议题[2]--因为我们担心这些问题讨论起来,很可能危及关系,或触碰到彼此不愿面对的那些阴暗角落。

所以有时候我们选择逃避,离开,不去讨论,或是用其他的方式去冲淡,去遗忘它(Afifi & Burgoon, 1998)。

好比说用性爱。

可是,性爱真的能让跌落谷底的感情,重新找回启动的原力吗?

接下来,性爱真的会是感情的救赎吗?

【性爱】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按照惯例先看一段VCR。

“大家觉得性爱满意度跟关系满意度有没有关系?”老师在普心的课堂上讲解到心理学的研究方法,随口问了大家这个问题。(推荐阅读:从男人的纾压方式看出他的性心理

“应该有吧?”身边戴帽子的一个说。

“不一定吧?每次会问的问题案情一定不单纯?”靠走道的另一个说。

“傻帽,新警察喔,这种问题当然要回答不一定啊!”四百多人的阶梯教室里,一阵面面相觑与窃窃私语,却没有人正面举手回答这个问题。

“当然有关系阿(破音)!不然我们做爱干嘛!”

几秒钟之后,老师像是世纪末教主宣布什么重大的天启一般地说,底下又掀起一阵呼声与嘘声。

事实上,大量的研究与回顾的确都显示这样的结果:性福的人通常也会幸福(Christopher & Sprecher, 2000; Garvin & Nichols-Blount, 2010; Schwartz & Young, 2009)--不论你是正在交往中或已婚(Butzer & Campbell, 2008; Pedersen & Blekesaune, 2003),也不论你是异性恋、男同性恋、女同性恋或双性恋(Henderson, Lehavot, & Simoni, 2009)。当然,对于男同性恋来说,性福可能更是幸福的关键因素(Schwartz & Young, 2009)。

而可能如你所预期的,安全感很低的人性爱满意度也很低。吊诡的是,性爱满意度对这些人反而更为重要--当他们发现自己不再能给对方带来性福(或反之),更容易怀疑起对方是否是自己真正要的那个幸福(Butzer & Campbell, 2008)。

可是,为什么身体爽不爽与这段关系的好坏有关呢?

关于这个问题,性心理学研究中有一个还算不错的答案是:我们藉由性爱的过程中,与对方进行更多的身体碰触。而这些碰触让我们感觉到愉悦、被呵护、与被在乎(Schwartz & Young, 2009)。

人类是相当敏感于身体接触的动物。

在微雨的城里你曾与他相倚着肩,牵着手一起走;

在稍冷的入冬,她的脸颊贴着你的鼻粱,一起等待电影的入场;

在获胜的那刻,他搂紧妳的腰将你抱起来旋转一圈,从此你的世界就以他为中心

在失落的那夜,妳亟需他一个热切的吻来解救思念于喉头引起的燥热

在人生的不同时刻与季节,我们时常需要与别人相互碰触以获取慰藉

“我向往的,是那种像小学生一样纯纯的爱似的牵手。那种天真无邪,那种自然,还有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像是在青空下的白云上翻滚一样!”(推荐阅读:哪个情人不是一见就钟情?

“他抱紧我的时候,后方的海浪好像瞬间退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张爱玲, 1991)

许多研究都指出,与爱人产生身体的接触(牵手,拥抱,接吻与抚摸)会释放脑中的快乐激素,而这样的接触中也能让双方产生心理上的亲密感(Emmers & Dindia, 1995; Guerrero & Andersen, 1991; J. C. S. Smith, Vogel, Madon, & Edwards, 2011; Thompson & Hampton, 2011)。在长久的分离之后,也更让人寂寞难耐想爱爱(Shackelford et al., 2002)。

从婴幼儿的时候起,我们就像夏天吐着舌头的拉不拉多一般喜欢被抚摸。大脑的皮质有很大一块是管理我们的触觉,其中手掌、脸颊、嘴舌与耳朵拥有最多的受器--这也是为什么让情侣能从碰触这些部位中获得愉悦与满足的感觉。

可是上面这些,只说明了“身体接触会爽”,那为什么这些碰触会让我们感受到安全呢?这是因为我们在与对方有肢体亲密行为的时候,会问自己:

“他是谁?为什么我愿意让他碰?”

“或许,我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人吧!”

“也或许,她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吧!”

毕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碰触我们身体的某些特殊部位,有些脆弱的地方我们只留给特定的对象--因为我们相信这些人,相信他们不会藉机攻击我们、威胁到我们的生命(Weiten & Lloyd, 2006)。

随着两人的关系进展越为亲密,手手脚脚就能深入更多不同的禁区,探索更深的秘密花园(?),因此碰触不但增加了亲密感,也标定了彼此的关系进入了不同的阶段--或者说,我们藉由肢体的碰触,编织了一个安全的关系网,让自己相信在这段关系中是不会跌倒与受伤的(Guerrero & Andersen, 1991)。

这也是为什么,就连只是看到性爱相关的字眼,也会让我们更愿意和对方分享心事、为彼此牺牲、感觉彼此更为亲密、甚至使用更积极的冲突解决方式(Gillath, Mikulincer, Birnbaum, & Shaver, 2008)。

整体来说,性满意占了恋爱满意的很重要部分,按照这些分析的结果,我们大致可以说:“我们能透过‘造爱’来制造爱情”[3]。

下一页,更深刻地谈谈性与爱的关系

【性能生爱?】

但上面这个结论很可能是错的。事实上,性满意虽然与恋爱满意有关,却无法“制造”爱情。为什么呢?答案是,要达到性爱满意,可能工程浩大。

首先,或许你已经发现了(几乎是)每年的心理学研究方法的必考题--相关并不等于因果。

“性满意与恋爱满意有正相关”这句论述有几种可能:

(1) 性满意度增加“使得”恋爱满意度增加。

(2) 恋爱满意度高的人,也满意他们的性生活。

(3) 两者间没关系,而是其他共变的因素造成,例如安全感。

关于第三种可能比较难理解,简单再说明一下。我常常举的例子是,冰淇淋卖得多的地方犯罪率也较高,并不是因为百姓们吃了冰淇淋之后就变得暴戾,我们也没有理由透过抑制冰淇淋的销售量来降低犯罪率。事实很可能是,两者之间存在了其他的共变因素,好比说气温

再者,并非做得多就能幸福,而是做得爽的人比较幸福(Jones & Furman, 2011; Schwartz & Young, 2009)--对于女生可能更是如此。

这并不是说男生比较能透过性爱或得满足,而是“我们几乎每次都能确定男性透过性爱而满足,但我们通常无法确认女性造完爱之后是否‘真的’满足”。

毕竟,男性的高潮是一喷两瞪眼的,女性的高潮却常如部队里面的命令一般,变化多端又深不可测。或许有人曾经看过畅销书《女医师教你真正愉悦的性爱》,就会知道一半以上的女生都曾佯装过高潮。

如果你不相信 AV 天国日本的调查,国内研究也类似地发现,虽然大抵而言第一次性经验的感觉大多为正向(占约六成),女性第一次性经验的感觉(和男性相比)确存在较多的负面感觉(余沛玲 & 林燕卿, 2005) [4]。

女生并不是真的天生就比较会演(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们早就变英雄了),而是有时候她们觉得演一下好像比较好的样子--欺骗自己,保护关系,并小心守候男性高傲又脆弱的自尊心(宋美玄, 2011)。

毕竟在婚姻与恋爱里,女性常是更倾向扮演那个努力维系关系的角色(Gottman & Krokoff, 1989),因为情绪上的支持与满意对她们来说是重要的;男性则继续浪漫地相信真爱可以克服万难,并继续享受着恋爱所带来生理上的快感(Sprecher & Toro-Morn, 2002)[5]。

最后,男女对于性爱的负担与期待其实是存着差异的(Buss & Schmitt, 1993)。

例如,“怎样的造爱才能开心?”这个问题,男女可能的答案就有所不同。

一般来说,虽然亲密感的增加是每一次性爱的核心功能(余沛玲 & 林燕卿, 2005),但在“满足”这个层面上,男生靠的是眼睛与频率,女生靠的是承诺与亲昵(Schwartz & Young, 2009; Sprecher & Toro-Morn, 2002; 宋美玄, 2011)。这就是为什么看爱情动作片需要快转,言情小说却需要铺陈好长一大段。

关于男性所爱的眼睛与频率,前面已经谈了很多,毕竟男性是为了看正妹就会降低行车时速的家伙(说得我好像不是男生一样)[6]。

可是为什么女生得靠承诺与亲昵呢?

憨人都知道性高潮是性爱满意度的关键(Haning et al., 2007),或许我们该先看看,女生达到绝顶高潮时(The female oargasm),身体会发生什么事情[7]。

开始的时候得先让女生想要。当女生欲火一点燃,体内会释放催产素(Oxytocin)(Diamond, 2003),接着阴蒂会膨胀勃起,增加性爱时的阴道吸引力(Bridge),这就是为什么做爱的时,阴茎会有一种被吸住的感觉(宋美玄, 2011)。尔后,女性很可能会连续地高潮、停留在很舒服的高原期、或是只高潮那么一次;遗憾地是男性须要等待消退期过后,才能装子弹送上枪机,而消退期的长短则依体质,体力,还有最重要的年龄而有所不同。

而这段剧情的开路先锋 Oxytocin,是要在女生与对方建立深厚的感情之后才能萌生的(Diamond, 2003);也就是说,虽然大多数的男性都能为性而性,但大多数的女性还是需要爱才能让性满意(Birnbaum, Cohen, & Wertheimer, 2007; Brezsnyak & Whisman, 2004; Buss, 1998; Buss & Schmitt, 1993)。这也是为什么爱他的时候愿意让他进入身体,但不爱的时候连让他摸一下都感到恶心[8]。

简单地总结一下就是,相对而言要让女性真正感受到满足是比较困难的。而且就算是性爱上获得满足,也无法保证情感上的稳固--可是,情感不稳固的时候,我们更难以奢望她能满足。

更何况,因为各种考量和压力,女性并不总是会说实话。

【珍惜她,造好爱】

“我每次说要,她都没有说不要啊?”

一位朋友和我抱怨他总是猜不透女朋友的反应到底是真还是假,这让他每次都很困扰,不知道究竟是要造爱好还是不造爱好。

他的问题可能也是许多男性同胞的问题。虽然以第一次性交的经验来说,8%左右的男生是出于非自愿,但女性被迫的比率是男性的两倍(也就是16%)(余沛玲 & 林燕卿, 2005)。

更惨的是,女孩并不一定每次都能诚实地表达她的感受,包括性高潮与要不要。

为什么会这样呢?

许多人可能看过 Discovery 频道关于的性兴奋的诚实研究。研究者请男生和女生戴上生理纪录仪看爱情动作片,并评估自己的性兴奋程度。

结果发现,男生大都在兴奋时承认自己真的很兴奋,但女性嘴巴上说影片演的没什么,身体却很诚实地高潮了。Again,这是因为女性必须承担更多社会期许的压力(Murnen & Stockton, 1997),如果可以,她们也希望能好好面对自己的感觉。

同样地,她们的默许与忍受可能只是为了关系的维系与表象的美好,服从你的性爱需求(Sexual compliance)(Vannier & O'Sullivan, 2010)。

例如,伴侣的真诚程度(Authenticity)和保险套使用率有关[9]。那些不敢对男友说出心里话的女人,为了避免和伴侣发生冲突,常常不要求男友用套,尤其在剧烈争吵后的性行为(Post Fighting Sex,PFS)中,使用率只有0.3(虽然平常也只有0.5) (Impett, Breines, & Strachman, 2010) [10]。

看来,女人有时候为爱真的牺牲很多--尽管事后想想,这些牺牲有时可能是太傻,太瞎,不必要又让自己受尽委屈的。

唉,但我们毕竟并不是生理纪录仪,该怎么知道她是要或不要?

如果她总是坏坏(?)不说实话,我又该如何措己手足?

要摸屁股、放胸部还是后退三步?所幸,一切还是有迹可循。Schwartz & Young (2009)回顾过去的研究发现,关于性爱,You'd better use your ears and your eyes.

虽然女性的高潮总是难以辨认,吟叫声更是真假难分,但是有几件事情是可以确定的:

(1) 当她说好的时候,并不一定代表她想要;但至少当她说要的时候通常都是真的。其他如身体做出一些暗示、增加肢体接触频次、改变说话的音调等等都可能是想要或可以的讯息,只是彼此需要花时间去熟悉。

(2) 只要你先别猴急细心观察,还是能发现她手脚末稍的僵直,阴蒂的胀红,子宫阴道的括约肌以0.8秒一次左右的频率收缩,这些都是性高潮的征兆。

(3)如果你真的无法确认,就在“上床前”先问吧。事前先沟通不但有助于事情的进行,也让对方感觉到你是真心重视她的感受,而不只是一只饥饿的野兽。

下一页,我们该怎么制造爱?

【制造爱的方式】

写到这里,或许某种程度上就能说明一开始的问题:究竟能不能靠造爱来制造幸福,化解冲突?

“我倚着枕头,下意识地按着遥控器,眼泪不自主地滑下来。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这场戏是要演给他看,还是说服自己。看着他憨憨地睡去,规律的呼吸,又怎忍心将他摇醒,问他对我们这段关系的看法?就算问了、要求了、承诺了、答应了,他也可能只是随口说说,等他醒来之后,一切又回复原状…

当她靠着你的背脊,脸颊晕红地喘息,并不代表她对你的愤怒已经平息,当初的误解仍搁浅在那边,冲突与争执的点也不会因此而改变。有时候,她只是怕葬送这段时间的努力,怕离开你的孤寂,或试着用身体告诉自己依然爱你--尤其在她对自己与自己是否能找到其他伴侣没有自信的时候(Sanchez, Moss-Racusin, Phelan, & Crocker, 2011)

但是,天亮后,她终会明白梦里的激情不能长久。而激情后的清醒仍会提醒她谆谆询问自己,是否还依然爱你?

毕竟相对于男性,女性将“性所需付出的代价与愉悦”之间的平衡看得更为重要。打一炮事小,但这一炮所带来的后果可能事大,而且女性总是要为不慎背负着更大的代价(Kisler & Christopher, 2008)[11]。

人类是非常矛盾的动物,我们可以同时怀念一个人的体温,温存与吻痕,却也能同时怨恨,他对自己曾经的残忍。过去的伤痕、最近发生听闻的事情、身边的朋友与见面的次数也会影响她想要的频率、性爱态度与动机(Burchell & Ward, 2011)。

所以,要靠造爱来制造幸福,可能需要一点运气,毕竟这当中,不可控制的因子太多。幸运的是,性爱研究还是像莫那鲁道一样从中杀出一条血路来。在这么多不可控当中,我们还是可以多用一点心,让彼此在造爱的时候更开心:

(1) 对的人,对的时,对的姿势

很多人都想知道,是不是有一个必杀的姿势能保证达到性高潮。正如前面所提到的,要让女性达到高潮的关键因素并不会是姿势,反而可能跟她的心情、是否信任做爱的对象有关。但如果硬要说的话,过去的研究的确发现两件事情:

A. 面对面的性交比较能增加亲密感(不论是女上男下或男上女下),也比较能达到对方的需求,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对方的表情和脸,不论是沟通、接吻、观察对方的反应、或是刺激乳房都比较容易(Lee, Lin, Wan, & Liang, 2010)。

B. 新的东西总是能给身体带来不同的刺激和生理反应(Loving, Gleason, & Pope, 2009)。一般来说,新颖或较少使用的姿势的确可以增加新鲜感,但不保证刺激好玩(宋美玄, 2011)。

(2) 屌

屌,很重要?另一项男性关心的问题是:阴茎的大小究竟重不重要?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相当分歧,有的调查发现“长度不太重要”(Francken, van de Wiel, van Driel, & Schultz, 2002),也有研究发现“不不不,长度满重要的”(Fisher, Branscombe, & Lemery, 1983; Stulhofer, 2006);但无论如何,一致认同的部分是:直径总是比长度重要。

长的屌并不会做起来比较爽,也不会因此让保险套更容易破掉,因为保险套破裂的幕后真正凶手,其实是造爱时的阴道张力(A. M. A. Smith, Jolley, Hocking, Benton, & Gerofi, 1998)[12]。

为什么阴茎长度跟性满意无关呢?一般来说食指(或中指)伸入阴道之后,第一指节向上弯曲碰触到的(从阴道口起算四到五公分处),就是使人兴奋的G点,它的大小大约和指腹差不多。大部分的亚洲男性的阴茎长度都能达到这个标准,松弛时约为6.9(标准差0.8)公分,勃起更可达9.6(标准差0.8)公分,抽送时甚至可以碰触到子宫颈,达到混合高潮(法师说要把握当下。你可以立刻拿手指与尺比比看,我是说如果你现在一个人的话…)(Mondaini & Gontero, 2005; 宋美玄, 2011)。

附带一提,Stulhofer (2006)发现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约45%的女性认为阴茎“看起来的样子与质感” (esthetic quality)也很重要。

(3) 前戏与持久

就像开机需要时间,购物需要带钱(?),几乎所有的性爱书籍与研究都主张要做足前戏(Foreplay),但研究显示我们可能高估了前戏的重要性(Galipaud, Dechaume-Moncharmont, Oughadou, & Bollache, 2011)。

Call, Sprecher, & Schwartz (1995)做了一项有趣的实验,他请恋爱中的男女填写他们所认为的“理想”前戏与性交时间,并测量他们“实际”的前戏与性交时间。

结果发现不论是前戏或性交,实战永远比理想来的短暂。可喜可贺的是,持续时间的长短或“理想与实际”间的差距,都跟爽不爽无关。

不过--这并不是说我们可以省略前戏直接冲锋前进,顺发射击。性爱研究学者Miller与Byers认为性爱时间若真的是措手不及的短,仍可能会影响到彼此的“性致”,于是建议前戏还是至少多于12分钟,插入的部分则不要低于7分钟。

(4) 对自己身体的自信

“那天夜里,我将手伸进内衣里摸摸自己的乳房,突然有一种好害怕的感觉。从小我就是被遗弃、忽视的那一个,我已经很习惯这样的角色了…而今天他,一个历史老师的他,却握起我的手腕,跟我靠得这么近,让这个长久以来伴随着我的低廉自卑动摇了…我值得让人喜欢吗?我真的能够相信他吗?还是最终他也会跟其他人一样,离我而去?”[14]

低自尊的人总是过得比较悲哀的生活,因为他们容易将对自己的观感好坏,建立在对方是否喜欢自己上面,并时时担忧那一天伴侣会不会不再爱自己了(Howell, Egan, Giuliano, & Ackley, 2011)--包括自己的身体。

相反地,正妹(遗憾地是帅不帅并没有差别)比一般人更满意自己的性生活,喜欢自己的人也比不喜欢自己的人更容易得到性福,并且,在性爱中,觉得自己扮演的性别角色很适合,藉由性爱满足自己大男人一逞雄风,或是小女人依偎撒娇的欲望的人也比较快乐(Garvin & Nichols-Blount, 2010)。

所以,每当别人问起,究竟是要找一个爱自己比较多的人,还是比较爱的人的时候,我们通常都会先建议:先多爱自己一点。能先照顾好自己的人,对自己有自信的人,才有能力去抚慰其他人(的身体),这样的人,谈起恋爱或做起爱来也会比较顺利,避免掉许多不安和猜疑。

【特别的爱,给个别的你】

或许你会质疑这些以性观念开放的美国受试者为主的研究,究竟能采信多少?

大体上来说,演化论大师Buss(1998)的确也承认文化差异不可讳言地必须考虑进去。但是,以任何一段“特定”的性爱关系来说,更为重要可能是考量个别差异或伴侣过去的经历(Garvin & Nichols-Blount, 2010; Sanchez, et al., 2011; Tate, 2011; Vannier & O'Sullivan, 2010)。

毕竟,每一个人都是特别的人,每个身体也是。

有时候我们为了化解生活的压力,逃离冲突的气氛,变得只想到自己的快乐,忽略身边关怀自己的人,这些人可能是爱你的、你爱的、或是你所重视的。尽管他们承受着这些委屈,他们并不总是会说出口。

有时候,他们可能会选择忍耐或沉默,为得可能是体谅你的辛苦、害怕会让你动怒、或不想增加你的负担、希望两人的紧张关系能够因此而和缓等等。

虽然性是爱的重要成分之一,但如果要藉由身体的亲密兑换心里的安宁,我们可能需要多一点耐心,更体贴、更用心、更努力地去观察对方所需要的东西,不论是爱或性。也就是说,在每次的脱裤子温存之前,多想想对方一点。

因为你是少数他所信赖的人,他所仰赖的灵魂。--在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

“对不起阿...虽然昨天已经大喊过、已经跟自己说,不要再为他哭了,没想到还是失败了,呵呵。我不怪他,真的。尽管到了他把话说得这么绝的这一天,我还是不怪他。虽然现在在这边难过的是我,但我想,几个月之前,他的挣扎和痛苦可能比现在的我多更多,…其实我早就觉得我们之间的气氛变了,他变得会回避我伸出要去牵的手,做爱的时候也别开眼睛不看我,可是我都以为过一阵子就会好…唉,要怪的话,只能怪我太晚处理,怪我改变的速度跟不上他离开的脚步。可是,我还是好想挽回…他却说我已经错过了挽回的机会…

她和我坐在士林夜市的庙口吃阿亮面线。正确地说是只有我一个人吃,因为她的脸已经哭花了无法吃东西,只是一边擦眼泪,一边重复说着同样的几句话。

爱情并非不可塑造,只是我们总是等到为时已晚,才后悔不曾珍惜当时的拥抱。别开脸不去触碰问题,只是一种粉饰太平,而正如你我所知道的,凡是需要粉饰的部分,事实上总是不太平。

那些烦心的、惧怕的、不愿面对的错误。终究会像唱盘一样重复而轮回地出现在你生命中。九把刀说所有的事情都有它的代价,当然逃避也是。

激情与性开启一段关系的各种可能。但它们就像小屁孩一样调皮,需要两个人一起牵着,一起走,一起面对过去关系的裂缝,处理发炎的伤口,才能让这个可能延续。

爱,真的是要学习的
互看不顺眼还是甜蜜一辈子?两性心理学家告诉你幸福关系的关键
每段关系都是练习!拥抱幸福的七个爱情习题
你今天想错了吗?爱情里的八个思考短路
〉〉更多【爱情研究室】

 

参考文献:来源
文章来源:Hanason's Basket

 

注解:

[1]范逸臣《再说》歌词,阿怪作词。

[2]事实上,代志并不像你想像得那么可怕。大体上来说,情侣间讨论性爱的话题,反而有助于彼此的关系(Garvin & Nichols-Blount, 2010; Montesi, Fauber, Gordon, & Heimberg, 2011)。

[3]人类可以造船、造楼、造飞机来到青草地,当然也可以在青草地上“造爱”。“造爱”即广东话的“做爱”,想知道更多说法的可以查粤语维基

[4]虽然这可能也跟处女膜破裂很痛有关(Foley, Kope, & Sugrue, 2001)。

[5]这是一项针对华人研究的结果,尚须注意个别差异。

[6]详请参阅Discovery频道的Love and Lust单元

[7]关于女性高潮的生理细节,请估狗“女性高潮 反应

[8]至于“鱼业”或“茶业”的女孩们是否真的能从中感到愉悦,就不得而知了。

[9]真诚(Authenticity)是Kernis & Goldman (2006)提出的一个概念,简单地说就是认识并接纳自己的不完美。可能如你所预期的,大量的研究都发现越真诚的人越可能拥有一段恋爱美满的关系(Brunell et al., 2010; Gillath, Sesko, Shaver, & Chun, 2010; Impett, et al., 2010),但Kernis本人却在告诉我们该“如何”真诚地面对自己、面对关系前就英年早逝了。幸好,没有意外的话,实验室的一位学妹将在明年六月前解开这个问题的谜底。

[10]一般来说,保险套使用率会随着性伴侣越来越固定而降低。一项研究发现第一次做爱使用保险套的机率是81%,但上次与该伴侣做爱的平均保险套使用率则是40%左右(Matson, Adler, Millstein, Tschann, & Ellen, 2011)。

[11]这就是为什么大人总是奉劝我们,和女朋友骑机车要戴安全帽。

[12]若你对阴茎特感兴趣,欢迎参考Mondaini & Gontero (2005)这篇极短的回顾。

[13]改写自虹影的《饥饿的女儿》。另外,关于师生恋与师生间的性行为,可以参考Howell, Egan, Giuliano, & Ackley (2011)的文章,并奉劝如果你是男老师的话,还是不要对女学生起心动念比较好,不论这段恋曲究竟是谁先发起的。

[14]所有研究结果仅描述平均值。本文虽提及许多性别差异,但大多数的情况下性别差异其实是很小的。而且个别差异可能更为重要。

[15]感谢提供文内几则血泪故事与咒骂我像毛利小五郎一般带衰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