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这么多人反对课纲也怀疑背后的政党操弄,最深的痛我们依然选择轻轻地说。相信改变才能看见改变。

亲爱的孩子,

或许你们已经看到那则令人悲伤的新闻了,那个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义无反顾地为了反课纲微调而奋斗的发言人,在生日当天选择用烧炭来结束自己的生命。看到报导的当下,我心底其实有点迷惘和愤怒、感觉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空空的,好像什么被抽走一般。

而我想,被抽走的,可能是那最后一点对权力掌握者们的信任吧。

毕竟要多大的悲伤或无助,才会让一个高中的孩子用结束生命才做出对世界最后的反抗?明明这时候,是你们最能恣意挥洒青春和笑容、耽溺在小情小爱里无法自拔,却又拼命梦想未来的美好阶段呐。(推荐阅读:为什么反对课纲微调,听听街头的声音


图片来源

亲爱的孩子,其实我也不确定你们每个人对课纲微调的感受度到底有多少,但你们可能还记得,我老是在你们叨叨念念地、为了考试复习课本上的知识时,问你们那些和考题无关的东西——可能是知不知道李清照是在怎样的年代背景一字一句写下“凄凄惨惨戚戚”的《声声慢》、又或许是问问你们觉得被称为国父的孙文在当时是不是真的就那么伟大,那些被冠上恶名的军阀们是不是就真的罪该万死、不然就是老要你们好好的把史地与文学作品们的年代好好地串联起来,不要东学一块西学一块,却窥探不了时代的面貌。

而你们也老爱回我:“老师,这跟考试又没关系!”或是“老师,可是课本不是这样说的诶!”是的,我知道这的确跟快逼近的段考没什么关系,但是考试并不会是你人生的全部;而是的,课本的确不是这样说,但课本记载的也不是全部的历史,那只是你们学习回顾过去的第一扇门而已。

总是趁着空档问你们这些看似对考试不重要的问题,是因为想要你们学着思考并判断资讯的正确性,毕竟早你们一步念完这些东西的我,在走出校门后,被颠覆了多少次既有的观念与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原本的课纲版本已不足以传达最客观而完整的历史论述,而所谓的微调,更是用文字游戏来慢慢削弱以后的孩子对台湾这块土地的认知与情感亲密度。

亲爱的孩子,当我看着你们有些人按了某些反课纲微调的粉丝页赞、或是分享相关讯息时,其实我的心底是又担心又开心。担心的是,你们会不会只是一时跟风、或者了解完后有自己的意见,却不顾安全的,以太激烈的方式作为唯一的手段;但开心的是,你们正主动在关心与自身相关的权益、愿意去思考那些执政者对我们的教育实施的政策是否正确,踏出了独立思考的大跃步。(同场加映:马拉拉:“全世界孩子都值得更好的未来”


白玫瑰的花语是:纯洁、尊敬。正如我想对你们说的,孩子,我尊敬你们。
(Photo by 
C.K. Sogo

长久以来,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垂直的世代,资讯的传递与成长的方向永远掌握在那些比我们生活得更久、或者更位高权重的人手中,一层一层的往下传递,作为最下层、被贴上幼小而脆弱标签的我们,只能接受每个规定与命令,在权威架设的框架里,长成他们想要的模样。但亲爱的孩子,我要你们知道,这虽然被视为是常见的社会现象,但却并不一定是“正确”的,你们永远有权力质疑它的不合理;并且我想我们是该高兴的,当权威者以各种荒谬而漏洞百出的恶质方式来企图掩盖些什么时,正表示他们是害怕的、害怕年轻的孩子可以轻易颠覆他们的掌控,不再老是以他们的宣布为尊,而是开始独立思考了。(写在反课纲学生自杀后:政大前后两任校长,为什么成为讨厌的大人?

亲爱的孩子,我知道今天的事件让你们又失望又难过,甚至不知道还要不要坚持下去,而身为一个读着教育相关科系却又是体制外的知识传递者,其实我也真的不知道能说什么来抚慰你们,也不能再坚定的告诉你们,即使外面的天很黑,也有带着光的遮棚为你挡风挡雨、给你温暖。因为你们看到的,就是那些说好要为你建立堡垒的人,拿起石头将你砸个头破血流。

但是、但是,亲爱的孩子,请一定不要放弃相信还有光的存在,而且请相信还有很多誓言为你建立堡垒的人仍然信守承诺,努力的想和你一起争取权益,并愿意无条件的守护你们、与你们讨论成长的方向。弱小并不会成为我们的阻碍,反而将会是能坚持下去最重要的特质,因为只有脆弱,才更懂得保护理想与自己是多麽重要的事。(即使是即将临盆的孕妇,也能走上街头抗争

我知道我们选的路其实很难走,根本不像歌曲里告诉我们的是条平坦的康庄大道,可是如果我们打从心底放弃了,那就是给敌人最好的武器来攻击你。毕竟最致命的,永远都是自己再也不能相信自己。

所以亲爱的孩子,如果对课纲一切的意见-无论是关于程序或是内容,都是经过你们自己思考而觉得有所疑虑,那就不要害怕去为了那些的疑惑而提出问题。无论前方的天多黑、路有多崎岖,永远要相信只要我们不轻易放弃思辨与争取的权力,世界就还有希望变好。(推荐给你:真正能改变台湾的,是大多数人愿意做微小的改变

记得,我们都会陪着你们的。

 

曾经被你们喊过几声“老师”的人  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