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反课纲行动延烧至今,教育部和学生间的沟通依然没有共识,今日上午,却传出北区反课纲高校联盟发言人林冠华在家中烧炭自杀的悲怆消息。这几天,吴思华、周行一两位政大校长,让台湾教育官僚现象越来越浮上台面,来想想究竟为什么,他们会成为讨厌的大人?(同场加映:心理师聊“自杀”:他们渴望被理解痛苦,而非否认痛苦存在

遗憾!反课纲微调 高中生发言人烧炭亡”。星期四上午,我无法平静的工作,因为10点44分这则苹果即时新闻让我眼泪就快掉下来。我心里想的是,是怎样的无奈,是怎样的愤怒,是怎样的无能为力,会让一个20岁的年轻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只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据了解,死者是反课纲微调北高发言人。警方初步询问家属,死者昨天参加教育部微调教纲的会议,回家后感到心情不好,没想到关在房间竟然寻短,家属难过得几乎说不出话,警消已通报社会局、卫生局协助处理。”

小虾米对抗大鲸鱼,小虾米无力抵抗了,大鲸鱼却还在笑着呢。

从2014年初微调高中国文、社会科课纲开始,教育部的举动就争议不断。这份课纲微调版本,是由十二年国教小组表决后直接公布施行,在程序上本来就有非法问题,并早已经在2015年2月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一审判决败诉,教育部长吴思华却仍然坚持在8月强行上路。


教育部长吴思华(图片来源

而面对高中生、老师们的质疑和一连串行动,吴思华嘴上虽说愿意沟通,行为却一直和嘴巴对不起来。回忆起6月9日,第一场针对课纲微调的座谈会在台中一中发生,但吴思华却从一开始就避重就轻,从侧门进入台中一中,在座谈会期间也不正面回应学生问题,甚至用官僚式的口号,请学生“一起写历史、一起写教科书”、“为未来教科书努力”。

座谈会变成说明会,说明会成了摸头大会,这样的教育部长,是什么教育的典范?

7月24日凌晨,反黑箱课纲学生突袭闯入教育部,不仅学生遭警方逮捕,连前往采访的记者都一度与外界断了联系。事件结束后,吴思华竟说“有警察说,学生口供说是被记者教唆闯入”、“非法行为,坚持提告”。纪录片导演李惠仁对此表示:“高中生这样大规模被抓,这个国家不是疯了是什么?你们是用这种国家暴力来对待他们?”当上对下的权力关系被用到极致,拥有权力的嘴脸吃相难看又不擦嘴,年轻人的绝望,就是深到谷底了。

对这一连串抗议行动和教育部的处理方式,我只又再次看出一个令人难过的事实。为什么每当学生、年轻人有话要说,我们就突然“失去了独立思考能力”、“被教唆和煽动”?为什么你们就是不相信学生有独立思考能力,或是,你们就是因为不希望学生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要用霸王硬上弓的方式“微调”课纲?

这是政大前任校长吴思华的故事。而前几天现任政大校长周行一的谈话也让人匪夷所思。

同样从去年开始延烧的“教学助理纳保”议题,终于在今年6月有了结果,教育部发函到各大学要求在104学年度前完全所有行政作业,没想到,继台湾师大以财务状况无法负荷为理由停止招收教学助理后,政大也选择走上这条路。因为此举引发学生抗议,周行一在28日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提到政大校训是“亲爱精诚”,希望大家一直以这样的校风为傲。



(图片来源

“我(周行一)期待有一天,如果同学们愿意,即使没有实质的金钱收入,但大家仍然愿意争取主动为学校服务,因为财富真的不只是金钱而已。”整封信看完,周行一表面上和全校同学亲切问候,实质暗示教育部这项举动不但不会让学生受惠,反而会造成更大的损害。另外,我只想问,如果今天当校长没有收入,谁要先带头示范主动跳出来为学校服务?

我即将在9月进入政大读研究所了,但我却眼看着前后两位政大校长,不断展演着讨厌的大人的形象。台湾社会的世代鸿沟难道还不够大吗?是什么原因让你们要成为这样讨人厌的大人?你们站在湍急溪流中的一颗大石头上,却用手拼命把别人的头压进水里,因为石头太小了,你们深怕让别人上来,你们就摔下去了。

我心中的教育样貌,应该是一个刺激思辨的过程,一个开放讨论的空间,一个能接纳各种不同声音并且促使改变发生的场域,而不是一种“我给你什么你都要吃掉”的傲慢,甚至演变到现在扼杀一个年轻生命的悲剧。想让学生像海绵一样不断吸水学习,也要给海绵一点反弹的机会,没有弹性的海绵,只是一团无用的发泡产品。有反弹的教育,才是我心中理想的教育模样。

可是,讨厌的大人啊,你们却在一个什么都有的位置上,不让别人也爬上去,然后用一种傲视群雄的眼神,继续执行腐败的教育模式、恶劣复制世代和阶级的差异。此刻,我忆起郑南榕的那句话:“坐船心态与深耕心态。这里不是一条船,这里是固定在地球上的土地。”致讨厌的大人,很抱歉,如果台湾是你们的船,请你们放手,因为我们把台湾当家,请你把它还给我们。

补充

1. 课纲微调主要争议:

国文科课纲中,文言文比例提高,白话文减少,而社会科则包括淡化白色恐怖及228事件、将“台湾”和“中国”改称“我国”和“大陆”、“日治”一词改为“日据”⋯⋯等等,引发许多学者和学生不满。教育部坚持不肯公开检核小组成员名单及会议内容纪录,台湾人权促进会提起诉讼,2015年2月12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一审,根据《政府资讯公开法》,判决教育部败诉,教育部长吴思华认为此次败诉与课纲微调内容无关,坚持在8月实施新课纲。6月初,高中生展开串联行动,逾200高中职学校的学生社团站出来反台湾高中历史课纲微调案,并展开多次行动与教育部对话。(资料来源:台湾高中历史课纲微调案高中历史课纲微调 争议大事记

2. 教学助理纳保主要争议:

学生兼任助理到底是打工还是学习?学生助理在大学校园内的劳动权这几年在各大学、教育界吵的争论不休。今年六月劳动部长陈雄文已宣布:“学生兼任助理也具劳雇关系”,劳动部与教育部共同颁布“专科以上学校兼任助理勞动权益保障指导原则”等相关办法,各大专院校应比照规定办理,将学生兼任助理及教学助理比照劳动权益,全面加保劳保、健保。然而近日却传出,师大将在新学期全面取消教学助理(TA),200多名学生工作将不保;政大也将暂停排班工读生,影响上千名学生工读机会。(资料来源:师大全面取消TA 学生工读变深度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