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从给予玩具就能看出性别差异。但在丹麦男还与女孩可以做一样的事情,性别平等在丹麦,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我当时 8 岁,哥哥贾斯帕 9 岁,美丽的母亲向我们解释新的家规:每天都要完成一件小任务,无论是摆放餐具、浇花、吸地板、收拾餐桌、取出洗好的碗盘,或是把垃圾拿出去倒等。这些虽然都是小事,但是对于教育我们工作的价值,以及让家中每一份子都出一分力来说,都是相当重要的。在工作的分配上,我们从未出现过男生或女生的问题,哥哥和我要做的事完全一样。

我们兄妹接受相同的一般生活教育,没有性别之分,享有同样的权利,也受到同样的限制。女生来我们家玩时,我们会玩娃娃或是扮家家酒。我母亲说得很清楚,如果贾斯帕也想要一起玩,我必须答应。同样地,男生来跟贾斯帕一起玩汽车、牛仔或扮印第安人时,也是一样。(延伸阅读:性别平等不只是女生的口号!从漫画开始,让“平权”成为动词

我们从未因为性别而受到不同待遇。不过,我家还是相当传统,父亲出外工作,母亲照顾子女和家庭。

家庭主夫

从小到大,我从未思考过性别平等这件事。我从来不觉得那是问题,事情本来就应该如此。

从某个角度来看,你甚至可以说,丹麦社会非常女性化,因为它的基本价值观一般都与女性联想在一起,如团结、合作、有爱心及谦逊等。其中,最重要的价值,始终是家庭和社会的保护观。成功,如同前文所述,并不等同于赚了很多钱。衡量成功的标准,是工作与生活保持良好的平衡,并在日常生活中能够做对自己有意义的事。

社会对于公开表达个人的感受,不但接受,还很重视。交谈可以培养和促进关系,我在巴黎有个同事,是个年轻貌美的法国女生,经常问我:“妳怎么可能跟几乎不认识的人,如此公开谈论自己和自己的感受?”每次我听到都会微笑,因为在丹麦说话坦白很正常,并不会造成尴尬或失礼。那并不代表将自己最深层的想法,透露给每个人知道,而是直率、真诚地对待说话的对象。(推荐阅读:教孩子前先教自己!从课纲谈起,给自己上一堂《性别平等教育》

能够表达自身感受、谈论自己,这种自由代表长足的进步,尤其是对男性而言。男性很自然地接纳这些他们也该有的“女性”价值观,如果想要,他们也都能自由地选择成为“家庭主夫”,不至于对男子气概有影响。在丹麦,父母双方都可以请产假。2002 年,丹麦的产假延长到总共 52 周,也就是一整年。父亲在孩子出生后可以请假 2 周,产妇可以在产前请假 4 周、产后请假 14 周,其余的 32 周则由父母自由分配来请。

与其他许多文化相反,丹麦男性觉得分担家务很正常。事实上,他们花在照顾小孩和家务上的时间,几乎与女性不相上下,平均只比女性少 1 个小时,而英、法的女性要比男性多投入 4.3 个小时做家事,墨西哥更是多出 5 个小时。世人经常遗忘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争取性别平等运动,解放男人的程度不亚于女人。人人都可以自由选择适合自己的角色,不必担心刻板印象或禁忌。

从小培养性别平等的观念

丹麦人从小就被灌输这种男女平等的观念,女孩与男孩的友谊非常自然。当年我在学校,男性朋友跟女性朋友一样多。男女没有分隔,就连上体育课也是如此,待遇完全相同。我时不时会在 60 公尺赛跑中赢过男生,他们从不在意,反而会替我高兴。减少性别的刻板印象,可以鼓励儿童与青少年自然发展,追求自己喜欢、而非他人期待的东西。(一起来看:“如果你相信平等,你就是女性主义者”艾玛华森十句精彩的性别宣言

世界多国政府都明白,促进性别平等必须从小做起。以法国为例,法国政府在 2013 年发布的报告,结论是“性别偏见与刻板印象,深植于集体潜意识中。它是歧视的直接源头,因此必须从很小的年纪便着手消除。由法律规定男女混合,形成日常生活的常态,这是男女孩及日后成年男女真正平等的必要但非充分条件。这件事必须由政府当局、教育体系相关各方及学校主动出击,加以支持。”

荷兰与奥地利,也推行过一系列的新措施,包括名为“女生与科技”(Girls and Technology)的计画,鼓励女生选择女性人数过少的科系和职业。在爱尔兰,教育科学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 and Science, DES)为了促进整个教育体系的性别平等,也制订了强制性的策略。

海洋、性事与冰雪

在丹麦,男女关系的禁忌极少。至少,无论对小孩或成人来说,我不记得有任何不准讨论的主题。我们的日子过得很平凡,相对较不复杂。最平常不过的动作,像是提着刚买的一大包卫生纸走在街上,丹麦人丝毫不会觉得不好意思。我在巴黎只做过一次这种事,但我永远忘不了路过行人的脸上,那种可怜我的表情。或许是因为我把卫生纸卷,挤在一个很漂亮、但明显小太多的名牌包里!

唯一让丹麦人不分男女都感到不自在的,就是前文提过的不谦虚。听某人吹嘘自己有多么成功,比起谈论性爱更叫人脸红。性对丹麦人来说十分自然,在晚宴上与朋友聊天,性是很普通的话题。谈论性事并不会造成尴尬,也不是罪恶之事,女性可以完全按照本身意愿,像男性一样自由地追求性爱。同样地,没有固定的性别角色和刻板印象,便可去除社会规范或宗教施加的一切道德压力。

某天,有个丹麦女性朋友打电话告诉我,她跟先生一起出去吃晚餐时撞见前男友。她说:“我在先生面前有点不知所措,只好介绍他是我有过一夜情的人。”我相当讶异地回答她:“喔?那一定有点尴尬吧!”“对,我觉得他有点意外。但是,用一夜情解决掉他,总比跟他有过一段情要好!”丹麦人不排斥一夜情,据说在这方面,丹麦人也属于世界先进。

包含丹麦在内的北欧人,首次发生性行为的平均年龄,是全球最年轻的。冰岛人最早,15 岁;瑞典、挪威和丹麦人,在 16 岁时初尝禁果,英国同样是 16 岁。法国人要等到刚过17 岁生日不久,比美国人的 16.9 岁略晚一点点。亚洲人平均在 18、19 岁之间失去童贞,印度人则要等到将近 20 岁。

有一段网路影片,在 2009 年 9 月引起热烈回响。片中一名年轻的丹麦女子,替小孩寻找生父。短短几天内,就有超过一百万人次观看。这位女子上传影片的用意,是希望找到孩子生父的下落。她在影片中说,某天晚上她喝醉酒后,遇到一个迷人的年轻男子,她不记得对方的名字,但是与他一度春宵。

片中女子手上抱的男婴奥古斯特(August),便是那次一夜情的“结果”。女子解释说,她对孩子的爸没有任何要求,并非是为了钱,或是要他出来认这个小男孩。她只是想让他知道,他现在有一个儿子。

不过, 这其实全是在作戏! 影片根本不是那名年轻女子拍好上传网路的, 幕后的推手是丹麦观光局(VisitDenmark),目的是要制造话题,以吸引观光客。结果,这却变成一桩丑闻,理由很明显:它把丹麦宣传成女性会随便跟陌生人上床,而且没有采取保护措施的国家,格调无庸置疑很低。

提出这个可笑构想的人,在面对外界质疑的反应是说,原本的目的是要宣扬丹麦人可以自由选择人生,包括以单身身分生下孩子,也不必受到他人的评断。不过,丹麦观光局立即撤下影片,并且发布新闻稿,承认影片传达的讯息可能会造成混淆。(推荐你看:女人真心话:醉后,该不该上床?

至于我,我的立场是倾向于赞成!虽然我得承认,那个故事让我有点忍俊不住,因为情节实在是蠢得可以。但即便如此,它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丹麦人对性的态度非常开放。回到事件本身,由于整起事件引起太大的争议,观光局长没多久就被迫辞职了。

在 2013 年 8 月,另一对丹麦情侣又使我们传奇的性自由上了媒体头条。这对情侣在看完一场足球赛之后,决定就地在球场上做爱,以延续赢球的欢乐。只可惜球场的警卫想法不同,毫不客气地打断他们。各位是否觉得不可思议?一点也不。丹麦人显然保有情侣公开做爱的世界纪录。

公开裸露的行为,也经常令哥本哈根的观光客大吃一惊。丹麦妇女会在午休时间,上空躺在市中心的公园:罗森柏格城堡花园(Rosenborg Castle Gardens)的草地上。这件事大家都知道,而且丹麦人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与身体保持开放的关系,深植于我们的 DNA 里。

这大概也可以解释,丹麦人很容易在派对结束时找上彼此,并说:“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们一起上床吧?”不啰嗦、不做作,直来直往的作风。你们俩想做爱,那为何不让自己享受一个美好的夜晚?不过,千万别太高兴,因为不是每次都会顺利,更不是跟任何人都可以!

在享受性爱上,丹麦人与其他国家的人没有差别。世界各地的研究者一致肯定,性与幸福密切相关。英国经济学家莱亚德对性爱的评价是:它是可以带给人们最大欢愉的活动。同时,也有研究证实,做爱具有极高的快乐潜力。进行这项研究的人,是纽西兰基督城(Christchurch)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心理系研究生卡斯登・格林(Carsten Grimm)。他发现,人们喜好性爱仍旧多于脸书,这是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