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能联想什么关键字?你只是在做“该做的事”,还是让这件事能由你来做而发挥价值?一起练习把工作当作一种创作。

你在工作还是做作品?

以前当文案,有个额外的工作,就是报名国外广告奖项时,发现他们在报名的项目都写 work,一时不太明白。

后来,在读《圣经》时,也发现有段经文说“我们原是上帝的工作”,觉得不太通顺,但若是翻成“我们原是上帝的作品”,就好像比较懂了,也比较会珍惜我们自己。

曾经连续几年拿到全球风云广告代理商的 BBDO 的墙上,甚至还大大写着 work!work!work!那时我还想说老板只知道逼迫员工工作吗?原来不是,是公司在鼓励大家要产出作品,作品代表一切。(延伸阅读:人,为什么一定要工作?

Work 在我们中文里虽然翻译成“工作”,但其实也是“作品”,只是我们常常只想到“工作”,而没想到“作品”。我们平常是不是也常这样呢?只想到要“工作”,没想到要“作品”?

辛苦工作和痛苦工作?

工作之所以那么重要,是因为可以让我们交换到金钱,于是,我们牺牲,我们忍耐,因为工作嘛,工作本来就很苦,我们要付出代价,才拿得到钱,才拿得到别人也是辛苦赚的钱。这样的思考,或许没有错,但可能也没有对。(开始有人意识到,我总是提出一些看似白痴的问题了吧?但从逻辑的角度看,假使我们同意我们不是存在于一个二元悖论的世界里,那么只是没有错,并不代表一定对哦!)

我的意思是,工作当然要付出,但是不必然一定要痛苦,甚至在讲故事的世界里,可能多少要经历辛苦,但不一定很痛苦,甚至我敢保证,在你讲出好故事的同时,你自己是享受到圣灵充满,自己成为一个比平常的自己更好的人的一种出神入化、超凡入圣的痛快感。

我想,那种痛快,那种畅快,应该不会很令人厌恶、讨厌、压抑,或者想逃避,你应该会上瘾。

刚入行时,我跟大家一样,要去各大外商广告公司 interview,也不是很顺利,应该说大多不顺利,除了智威汤逊和奥美以外,其他的外商,我几乎都被刷掉,没有录取(唯二录取我的这两家在当时却是最强的两家,真搞不清楚我到底是优秀还是孱弱?)。当时李奥贝纳广告有位英国的创意总监叫做 Gordon,在拒绝我的时候,我请他给我一个建议。(同场加映:CEO 专栏:菜鸟老鸟都一定要学会的面试技巧

他说:“如果有一天你起床,发现你不想做广告,那你就不要做了。”

这句话,其实后来影响我很大,如果你发现你并不想讲故事,那你还是就不要讲了,因为你会浪费别人的时间,也浪费你的生命。

你一定得是因为很想讲,有个很棒的故事,才会有人愿意听。如果你只是把讲故事当做一个不得不然的工作,对不起,feedback 也会清楚得像在大太阳底下,你的阴影会很明显,你的故事不会打动任何人,就算你假装,也只能骗到自己。

人们不会因为你的工作很痛苦,而给你钱,但会因为你的工作很痛苦产生不了好作品,而不给你钱。

那怎么办呢?

其实,也很简单,只要你开始把你的工作,当做是做作品,你就会感到开心,你就会觉得付出是创作的一部分。回想你小时候的画画,你不会因为要调颜料而跟老师抱怨,你不会因为要趁着光影没变化前赶紧动手而叹气,你可能会觉得画完后要洗笔有点麻烦,但你不会因此不画画。当然,如果你会因此埋怨,你也不会成为画家。

当你想做作品,你就会开始有作品,你才可能有作品。

更有趣的是,现实如我们,却常常没有意识到,如果我们不单是工作,而是创作出作品,可能可以让我们交换到更多金钱。

诗意,让人不失意

有趣的是,在希腊文里的“工作”和“诗”还是同一个字源,你会想用“诗”来形容你的工作吗?

我自己在每个工作里都会试着找到一些意义,要是没有,一定是我的错。而且这错,可能会对不起很多人,但最对不起的是自己。工作通常因为我们的时间有限,所以只能完成;但作品就不一样了,作品只分成“好作品”和“更好的作品”,没有最好的作品。

那是一种态度,当你意识到你在做一个作品时,你会耐烦,你会敢于开口,你会去搭讪你平常生活里不会接触到的人事物,你会很容易肚子饿,你会很想吃点故事进去,你会想要再试试更有意思的故事说法,因为那是一个作品,而不只是一个工作。(推荐阅读:说出影响力:用故事说出影响力

甚至,它可能是一首诗。

再问一次,当一天工作结束,你拖着疲累的身躯,回谈想着今天的努力成果,你会说你完成了一首诗吗?

上帝说,我们是他的作品,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首独特的诗,而作为一首诗的我们,没有道理会没有诗意,没有道理不能让我们的工作没有诗意。

如果你肯让你的工作有那么点诗意,我总相信你应该不至于失意。

诗意,不会让你失意。

让工作变成作品,最好是一首诗。